印象深刻的是溥仪一直讲他最喜欢的妃子谭玉玲,有许多的赞美和惋惜,反正以他的描述,只有谭玉玲是他的真爱,对他最好,心意相通,他保留她的照片到死,几十年后骨灰合葬。他自己怀疑谭玉玲是被日本人害死的,理由是谭玉玲可能怀孕了,而日本人一直想塞一个日本女人给他,这样满洲国以后的皇帝就有日本人的血脉。

但是我对谭玉玲毫无印象,形象模糊——反而婉容文绣李玉琴,即使是从溥仪的角度刻画,都能感知一二性格。现在想来,也许是因为谭玉玲是他漫长人生里几乎是唯一相对自由的选择,又活得够短,就变成了真爱吧。

至于大清朝,它亡了又诈尸,亡了又诈尸,亡了又诈尸……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彻底死去。


Show thread

看溥仪的《我的前半生》的时候对具体年代和发生的事情不是很清晰,即只知道一些大致的事件比如辛亥革命满清亡了,张勋复辟和失败,也不知道溥仪退位后到底干啥去了。看杂志小故事知道文绣离婚——就更错乱了,不明白为什么大清亡了溥仪还能选皇后淑妃。后来看了溥仪这本自传,场景十分荒诞,大清亡了他已经不是皇帝了,然而紫禁城里他还有太监宫人,照旧有满清遗族以送选为荣;文绣离了婚,为了皇帝的面子还要登报宣布将她废为庶人。

一直到高中老师讲革命党人和袁世凯的协议,退位时签订的王室优待条件,才搞清楚这些弯弯绕绕。名义上他宣布大清结束了,但他能保留在紫禁城内有皇帝之名,那个小圈子里仍有一些人顽固地维持礼仪,所以要把明明是告上法庭后协议离婚的文绣“褫夺封号”,这来龙去脉知道得越清楚就越糊涂,不知道为什么一群人能如此荒诞地活着,仿佛光天化日之下的荒诞剧。

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突然想到这本书,大概是这个世界也实在太荒诞了吧。


因为蔡霞那篇文章里提到刘亚洲,就忍不住介绍一下我的言情小说启蒙:刘亚洲的《两代风流》(看名字就很有年代感了,1984年出版)。主角是一对父女:将军李辰和他的女儿菲菲,讲两代人的婚姻和感情,时代背景是文革结束后的军队改革。

李辰年轻时战功赫赫但文革时不肯写检讨而不断被贬,妻子以前是文工团的笔杆子,结婚后因为他认为家属发表文章“影响不好”而不再发表作品;文革后李辰被重用,但他感到自己已经年迈,嫉妒正值壮年的新生代军官;meanwhile女儿菲菲天天跟他对着干,为他对妈妈的冷漠鸣不平。

二代里有一个菲菲的追求者,父亲因为文革时很墙头草现在落魄了,他崇拜绝不检讨的李辰,但李辰唾弃他父亲而阻拦他和菲菲恋爱。然后这个男的就去参军(书里没有明写,但看时间应该是对越战争)然后战死前线。

and这时候李辰的妻子去世,李辰整理她的手稿时发现她一直有很多委屈,在婚姻生活中得不到他的回应。李辰十分痛苦决定要缓和和女儿的关系,让她带男朋友回家,然后接到了要给菲菲男朋友追授军衔的申请……N重打击后李辰决定退居二线,菲菲决定留下来走自己的路。

这本小说被归类在军旅文学里,出版时据说还被批评说军旅内容不足,写太多情情爱爱especially李辰和他妻子的感情故事(所以我当作了言情小说看…… :0010:

开始听Svetlana Alexievich的Secondhand Time: The Last of the Soviets,目前的感想就是……所有的故事都这么熟悉。

费慰梅的《林徽因与梁思成》里,有一篇后记,提到林徽因的弟弟林恒,在抗日战争里的成都双流空战中战死殉国后,他妈妈保留了他在军校毕业时的纪念品,一柄刻有“蒋中正赠”的佩剑。

这件遗物在文革中被红卫兵翻出来抢走,作为梁思成“怀念蒋介石”的罪证,老太太没办法同他们斗只能坐在家里哭。

今天翻到我两年前读这本书时的笔记:这样的暴行马上要在这片土地上重演了。

但也实在没想到这么快。

《宋家客厅:从钱钟书到张爱玲》

父亲观察解放区的状况后,对前景有点担心,便决定来香港定居。1949年4月,我在上海出生,几星期后我们举家南迁。5月,上海解放。父亲选择离开有两个原因:一是正如杨绛先生后来回忆所说,我父亲告诉她和钱锺书,他体弱多病,不能不常服西药,所以只好留在香港(参见吴学昭《听杨绛谈往事》);第二个原因,我相信更加重要,因为是父亲自己跟我说的——我们家是大地主,祖父宋春舫在杭州有春润庐,在上海有整条街那么多的房子,为免政治清算,不得不逃跑。 终其一生,我父亲的政治立场都很简单,就是既不喜欢国民党,也不喜欢共产党。不喜欢共产党,是因为看到两位好朋友傅雷、吴兴华的悲惨下场。“文革”时,他尽量保持低调,绝不发表什么政论,究其原因,就是为免连累国内的好友和亲属(包括曾祖父母)。

1982年9月24日,巴金在《一篇序文》里写道:“像高家那样的四世同堂的封建大家庭在中国似乎已经绝迹,但封建社会的流毒还像污泥浊水积在我们的院内墙角,需要我们进行不懈的努力和不屈的斗争,才能把它们扫除干净。有一个时期连我自己也误认为我的小说早已‘过时’,可是今天我还感觉到我和封建家庭的斩不断的千丝万缕的联系,太可怕了!我才明白我的小说并没有‘过时’。”

我诚挚地推荐各种拖延症患者阅读《拖延心理学》(Jane B. Burka写的那本),如果有人说读过没啥感觉,要不……再读一次?

anyway我是在反复读这本书的过程中认真解构分析我的成长轨迹,并逐步终结了我从读大学开始到读这本书的节点中间长达十余年的颓废生活(可能有点夸张的修辞)。

当然我现在也还是会拖延,但它们基本在我自己的可控范围,我知道哪些是我给自己的缓冲,哪些是拖延症又抬头我要马上一棒子把它敲下去。

推荐一下正在听的书

The Woman Who Smashed Codes

在听Walt Disney: The Triumph of the American Imagination,里面讲到Walt和他哥哥Roy一起开了Disney Studio后,Walt总是各种烧钱以求得到更好的动画品质,以至于他哥哥Roy从银行搞到贷款后不敢告诉他,怕他一知道有钱就烧光。

但你以为这样能阻止Walt烧钱吗?不,Walt的逻辑是:反正哥哥Roy总能搞到钱…… :aru_0520:

最近听完的两本书,推荐一下。
一本是Black and British,讲英国的奴隶贸易到废奴的历史;一本是The Wonder of Birds,就是讲……鸟?

最近在听的一本书,David Olusoga的Black and British: A Forgotten History,从欧洲对非洲的殖民时代开始讲起,到奴隶贸易等等。还没听完,推荐一下,内容非常翔实。

前几天看到叉子问关于工作生活啥啥的书,推荐一本不完全相关的吧。

Boundaries: When to Say Yes, How to Say No to Take Control of Your Life

印象中梁文道在很久很久以前的《开卷八分钟》里推荐过,开始看。

在A Time To Kill里,美国南方小镇上,黑人父亲Carl Lee杀死了轮奸并虐死女儿的两个白人青年,Jake Brigance帮他脱罪时认为死刑没有问题,问题是没把那些该死的人送进gas chamber。

到A Time For Mercy里,少年Drew误以为母亲被男朋友家暴致死,在长期被虐待压力下,Drew枪杀了母亲的男朋友——一个在镇上名声颇好家境优越的退役军人现警察。Jake Brigance不想代理这个案子但无法脱身,调查过程中发现Drew的妹妹被母亲的男朋友多次强奸并怀孕……

Jake因为帮“杀死警察的冷血少年”辩护而从全镇宠儿变成人民公敌,在接受采访时Jake说自己已经从一个死刑的支持者变成反对者——作者三观和角色的三观要分开来看,但考虑到A Time To Kill是John Grisham的第一部小说,加上John Grisham这些年来投身废死运动,感觉Jake的变化多少反应了作者本人的一些看法。

John Grisham是敬业而非天才型的作家,作为一个蹩脚的律师,他投身于法律相关的小说写作影响了更多的人,是我心中非天才型选手的一个楷模。

Show thread

推荐一本不算老也不算新的书,Frederick Taylor的The Berlin Wall,有中译本,重庆出版社《柏林墙》

----

第三件事就是:那个刚和他一起度过那个8月宜人周末的女孩,将会在漫长的30年之后才能再见到他。

1805年拿破仑的海军舰队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受到决定性打击,英国由此获得百年海上霸权。但是……听到这里的时候,才意识到纳尔逊将军是死于这一场海战。

补两张BBC纪录片《海上帝国》里纳尔逊的画像——发际线多么影响颜值啊。


这套书算是看完了。豆瓣的长短评里都不乏指点作者政治观点幼稚的傻鸡们,这本书的价值完全不在于作者本人有什么观点,而在于作者不厌其烦的史料罗列,为你展现少量疯狂人类如何利用大众的无知无识而导演出一场亘古未有的世界大战,制造出骇人听闻的人间地狱。

任何完整看完这套书而不觉得毛骨悚然,不对疯狂人类所能制造的悲剧感到恐惧的人,可以说是没有任何人性的。

Show thread


在布格多夫和迈赛尔到达以后,事实真相就清楚了:他们不是前来商谈隆美尔的未来职务的。他们要求和这位元帅单独谈话,于是三人去了隆美尔的书房。
“几分钟以后,”曼弗雷德·隆美尔后来追述道,“我听见父亲上楼到母亲的房间去。”他接着说:
父亲同我走进我的房间。他开始缓慢地说:“我刚才不得不告诉你的母亲,我将在15分钟内死去……希特勒指控我犯了叛国大罪。鉴于我在非洲服役有功,给了我一个服毒自杀的机会。那两位将军带来了毒药。这种毒药在3秒钟之内就能置人于死命。如果我接受的话,对我的家庭将不会采用在这种情况下的例行措施……我还可以得到国葬待遇。一切都准备停当了。在15分钟内你将接到从乌尔姆的医院打来的一个电话,说我在赴会途中因脑病发作死去了。”
事情果然就是如此。

Excerpt From: 威廉·夏伊勒
第三帝国的兴亡:纳粹德国史

Show thread


1944年7月20日 刺杀希特勒

1944年6月盟军在诺曼底登陆,西线战线一路溃败,施陶芬伯格(Claus von Stauffenberg)在犹豫是否还要进行刺杀希特勒的计划。因为德国的战败已经不可避免了,但如果继续刺杀的话,会让德国人民认为是他们促成了最后的灾难(德国人民此时尚未认识到德国战败已成定局)。此时驻东线(苏联战场)的第二军团参谋长特雷斯科(Henning von Tresckow)给了施陶芬伯格一锤定音的答复:

“必须不惜任何代价进行刺杀的尝试。即使失败,在首都攫夺权力的尝试也必须进行。我们必须向全世界和我们的后代证明,德国抵抗运动的成员敢于走出决定性的一步,而且不惜为此冒生命的危险。同这个目标相比,其他任何事情都是无足轻重的。”

施陶芬伯格在1944年7月20日刺杀失败后,在次日被枪决。仍在东线战场上的特雷斯科乘车到无人区,拉响手榴弹自尽。

左图是施陶芬伯格,右图是特雷斯科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