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长者谈笑风生的Mike Wallance曾经曰过:当我看到一只鸟,它走路像鸭子,游泳像鸭子,叫声像鸭子,我就称其为鸭子。

不能光听一个人说了什么话,还得看TA干了什么事。

摸鱼的经验可能有很多条,但核心精髓是:进攻代替防守。比如说:
1. 努力高效工作一天是有必要的,一天干完一周的活然后摸鱼四天,比摸鱼四天然后临时抱佛脚一天的效果好得多,摸鱼时的心情也好得多;
2. 及时feedback,老板给你一个活预估你5天干完,不要让老板等得不耐烦来问你进度,最好第2天和第4天去讨论一下进度、遇到的问题;
3. 多了解一下同事的工作,了解同事们的长处,一个活本来自己研究要3天,找做过的同事讲一讲可能0.5天就做完了,就省下了2.5天;帮助你的同事也有成就感;会上会下记得多表扬同事。

经常看到转码的帖子里,写觉得自己对CS本科的人没什么优势……

emm,我觉得,可能大家对CS本科的人的认识,总是集中在一路有清晰认知、也比较刻苦钻研,并且把握住了行业起飞机会的那波人身上。

实际上,即使是名校CS毕业,如果对职业发展没什么sense,对技术也不上心琢磨,3-5年后的职场竞争力很可能是一塌糊涂。我可以举一个例子就是……我自己。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我在这一行可能是要一路flop,纯粹是意外因素得到了一些机会,认识了一批很不错的同行,开始思考自己以后到底要做什么,才半路抢救了回来。

想到这些是因为,今天又看到了一份简历,名校CS,简历基本规则都不懂,从工作经历上你根本不知道这个人想走什么path,恰好就是……5年工作经验。而我认识的几个在转码的姑娘,很努力和大家交流,不断调整自己的学习计划,我觉得她们找到工作稍微积累一点项目经验,就比当年的我和今天看到的这份简历要更有竞争力。

今天在几个地方都看到那个大年三十被娘家人赶去住酒店的合集贴,怎么讲呢,衍生来讲就是个人归属问题……其实不管是中国动不动就强调集体主义,还是北美这种从上到下讲家庭价值的熏陶/洗脑,我都很讨厌。所有的个体构建成了这个社会,但每个人依然都是独立的个体。我讨厌国第一的宣传,也讨厌家第一的宣传。如果没有从小什么父母的爱是无条件的之类的洗脑,知道父母可能并不爱你的失望就会少一点。

同样的,解除了虚幻的“国”和个体的绑定,做一个世界公民不要太开心。之前有小姑娘私信问我怎么解决想跑路但纠结家国情怀的问题,我:你随机出生在一个国家,这和你有什么关系?假设你出生在印度/沙特/索马里/朝鲜,你会爱这些地方吗?

很多求助or咨询贴里都有怕自己能力低下阅历不够承担不了公司交给自己的责任,每当此时我都想起我签第一份出版合同时,很担心卖不好让出版商亏钱,编辑跟我说:卖不好那是我看走眼签错了你怕什么?(虽然一直是非畅销作者)但这句话多少改变了我一些看问题的思路,如果你不行公司用了你,是公司的问题你怕什么?公司都不怕你怕什么?

一个朋友的爸爸有两个哥哥,一前一后在去年和今年都去世了,他爸爸也恰好做心脏手术,很想去跟兄弟们见最后一面,被他拦住了,怕他爸爸身体不好加上疫情管控再遇到什么突发事件连自己也一起挂,于是他爸爸就没见到两兄弟最后一面。

他爸爸本来心里就难过,结果还被村民叨叨,说他爸爸没有亲情云云,他爸因此更加抑郁。

我:???

我说你爸这病也好治,当年你们家落难时贵村村民有啥救助之情吗?现在提毛线亲情,这还不是看你们家混得好了眼红滴血。你就该上淘宝,把你破解的微软漏洞的奖金email都给电脑刺绣成锦旗牌匾,给令尊挂家里,凡有村民来访,就用广西英语给他们念一遍!

农耕社会,搞不好有个天灾人祸什么的,就要靠亲戚宗族活下去,所以大家日常也依赖宗族,听话,不敢撕破脸。

工业革命科技革命到现在最大的成就就是让尽可能多的人靠技能自己生存下去,敢说“去你妈的”“关你屁事”,然而很多人的心态还是活在农耕社会。

一搞就有人问现在转码会不会读完就饱和了balabala,看起来很居安思危,你要是能找到下一个风口当然去读下一个风口,但是找不到就老老实实读这一个风口。

这事和20年前出国的为了找工作拿身份人均读会计是一回事,后来这条路衰落了但我认识那会儿读会计的人也都活得很好啊。风口行业就算逐渐衰落也比已经死了的行业好,20年前大家转会计的时候没这么纠结吧?会一点coding skills,可能十年后没那么火了,但竞争力还是比没有coding skills的强吧……

前几天和基友聊天时,基友说了一段我认为非常有道理的话:有时候你对一些(你认为审美不错的)朋友的审美下滑感到震惊,其真实原因可能并不是TA们真的审美下滑,而是这才是TA们的真实审美,只是人年轻时怕暴露还会装一下,中年人生活疲惫后懒得再装了而已……

重新做回dev的前后也是自信心低谷,原因是以前认识的程序员们过于优秀了吧,一度还有我到底能不能再做个dev的自我怀疑。。。

想通这个问题的契机也很简单,就是我突然想到,我的参照对象们在国内的package是200-500w rmb,我拿着TA们N分之一的工资,出活不如TA们那不是太正常了吗!!!!!

现在公司里也有一些和我同级别但经验高很多的dev,但我也发现了一群比我级别高但非常傻逼还不出活的dev!(充分说明了面试和薪资的不稳定性!)跟后者们一对比我自信心就膨胀了,鄙司对不起我,我要跳槽,哼。

这也是鄙加拿大万峰的另一点感悟,就是一定要收集一些傻逼样本,时刻给自己的自信心充值。

Java对我真是有再造之恩,当时学校的课都tm用C教的,上课的老教授不会用Windows(据说是国内第一代搞计算机的专家),从Windows切换进那个DOS窗口全屏后不知道怎么出来,就一脚踢RESET重启电脑。

我信他牛逼,但教学方法真的不行啊。

在学校的几年确实很颓,本来就很颓还不知道CS干啥的,几乎是我自信心低谷了。直到我找到实习,半年后组长跟我说当时看你一个项目经验都没都不打算要了,感觉你只会背数据结构和算法,结果进来干活挺好,所以我准备调整以后的招人思路。

当然我后面又自己瞎搞偏离了迈向牛逼dev的方向,现在又开始抢救。。。

感谢Effective Java的作者,赏了一碗饭给我吃。

Show thread

有时候TL上会转发出一些情感贴,总的来说这类帖子是我最烦也最懒得看的一类。

这一类里最烦的又是那种配种帖。我给你们概括一下,就是我的条件一通罗列,对象条件一通罗列,然后说我/对象的父母觉得差距太大不同意怎么办。顶多加一句XX真的对我很好(好的定义也很令人生疑)或者很上进。我从来没在这一类帖子里见人说对方人品的描述。

为什么叫配种帖呢,因为每次我看到这种帖子,条件反射都是:咋地,找配种啊?

这并不是否定由下(基础)往上(实践)的学习方式,由上往下也会遇到障碍的,这时候换个思路去看理论可能有打通任督二脉的奇效。当然这些话说起来很容易,我自己也经常做不到……但是知道有这么个事,能经常提醒自己换换思路,而不是直接否定自己,还是有好处的。

Show thread

还有一些是学习方法造成的,很多人一看高数就崩溃,进而得出结论“我数学不行”。部分看起来高深的理论是因为没有接触到它怎么用,不知道应用场景强行理解理论会出问题。比如你直接扔给我一个CNN算法我肯定崩溃了,但是让我知道这可以做人脸识别,我能先有一个大致概念,这玩意能干什么。然后我会想人脸识别怎么做,要把一张大图开始分块,开始比对,然后一步步往下讲,我能很快理解CNN的算法原理,再往下——我不做AI我也没必要懂更多了,但这是一个外行如何理解一项技术比较快捷的思路。如果我必须要学习这个领域,从这里入手心理障碍也会比较低。像爱因斯坦和费米那样十几岁就能钻研高深理论的天才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现实生活中的工作都是和具体实践结合的。

Show thread

有一些自我认知上的偏差是因为思维定势产生的,比如之前提到的很多人转码过程中,写了程序跑不通,就十分崩溃,断定自己“不适合写码”;或者花了几个小时终于解决了bug后,得出结论“这几个小时都浪费在这件事上了”。

这种思维模式大概是刷题型考试造成的,比如我准备了几次模考,或者做了几道差不多的题,下次大概率会做对。但写码不是这样的,你做了十个project,第十一个project也不可能一次跑通的,什么大神都不行。写码的过程就是在不断查错纠错测试验证,直到最后稳定输出。

我观测过很多和control freaks的父母作斗争的失败样本,具体体现在TA们一反抗,父母就一哭二闹三上吊,辅助忆苦思甜感情攻势,TA们一害怕就怂,父母就找到套路,知道怎么治你了。

我的经验之一是要让对方相信你“宁可玉碎绝不瓦全”。但是少数很极端的父母,可能真的宁可你“碎”也不能违背他们的方向。碰到这种情况,我的思路就是:要碎你碎,老子万金之体怎么可能为你碎。

在人际关系中也是一样,很多人抹不开面子,怕闹得太尴尬——只要你不怕尴尬,怕尴尬的就是对方;只要你不怕撕破脸,就变成别人怕撕破脸。

我从初中开始致力于说服父母,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到我工作数年后终于宣告失败。结果你猜怎么着?一旦我撕破脸,现在全家都特别尊重我的意见。

每次看到人问“怎么说服父母XXXX”,我就想万峰老师上身:你又不是要给你父母找再婚对象,为啥要他们同意?

免责条款补充一句,有人要谴责我没有亲情啥啥的——如果你觉得你的亲情特别重要,宁可牺牲自己也绝不让父母伤心,那你就别听我上面这些P话呗。

做了LASIK近视手术后有若干个朋友询问感受,犹豫要不要做,这个我才刚做完没多久也不能说有什么建议。我自己考虑要不要做之前主要参考依据是:

1. 做检查看医生评估你适不适合做,以及适合做哪种方案,最坏情况是怎样,Toronto这几家做检查+咨询是不要钱的;
2. 上B站或者YouTube搜你合适做的类型的手术视频+讲解,再搜几个同城经验贴看看,了解手术流程原理和操作,基本能更清楚评估自己要不要做想不想做。

有清醒的make decision的意识非常重要,不管婚还是不婚。我的朋友里结婚也能把日子打理得不错的都是比较清醒的人。

其中甚至有两个是大学时很明确地说不想结婚的,其中一个说不愿意妈妈伤心,所以肯定会选择结婚生娃;另一个是家里姐姐已经决定独身了,自己不可能再这样。她们都很早在周围认识的同事朋友里辨别物色人品相对比较好的男生,恋爱结婚生娃,老公们不说特别优秀起码确实都为人善良,对孩子有爱心,生活质量比被动选择婚姻的样本们强很多。

我因为很早就立了铁独的flag,吸引了很多不想结婚的人来跟我抱怨父母催婚催育。我都直接问她们,你知道你要和父母对抗吗,你知道你可能面对傻逼们的叽歪吗?如果你觉得你可以承受,就赶紧挣钱经济独立;如果你不行,就趁早去找对象,别tm又不敢单又不自己找等30以后天天抱怨父母给自己介绍高龄离异男子。

Show thread

我平时不爱拿学历说事,主要是觉得大家家庭背景出身不一样,本身读书难度就不一样,清华的傻逼我也认识好几个。但社会如此我只好用几个metrics来方便大家衡量。

我认为日子过得比较瞎的几个(不是我judge她们瞎,是她们常年吐槽),都是985的CS或者电信,大学时GPA可以保研的成绩,共同点都是特别乖而从来不主动make decision。当然瞎的程度有区别,几个挺着不肯瞎结婚的起码还有闲钱和时间自己找点乐子。

有时候我的朋友们会感慨,为什么这么优秀的女生把自己的日子过得这么瞎,我都忍不住刻薄地加一句:听话和优秀是两回事,读书时听话+运气不太坏那可不就能考个好大学吗?除此之外,听话在人生中完全不构成优点。

Show thread

三次元里我也认识一些本身条件很好(意即不会因为家庭经济条件比较糟糕而被迫选择不喜欢的生活方式)但日子越过越瞎的女生,都不是主动选择的朋友。一般是同学,或者是朋友的朋友,间接认识,有的是认识比较久对我比较好,不好意思拉黑。

有一个我印象深刻,因为我旁观着她一次又一次选择更糟糕且我知道她会选择的那条路。先是出国读研,毕业时碰到签证吃紧没有多努力一下找工作而选择了回国(事后很后悔且说当时是想留在外面的);回国工作又顺从父母要稳妥清闲去了高职院校做行政岗,现在又忙又看不到前景;之后是顺着父母的意思去相亲,相到一个连搭伙过日子的努力都没有的男生,懒得和父母抗争于是半推半就结了婚,结婚前夕才知道对方隐瞒学历其实毕业证都没拿到所谓的工作也是临时实习;结婚后几次三番和我们共同的朋友吐槽婚姻,赌咒发誓说这样的情况绝不能养孩子,养了孩子就万劫不复——然后年初生了孩子。

我用脚趾头想都知道她未来的日子是什么样。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