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根据我不算多但也不少的样本观察,许多人(男女不限)摆脱父亲的精神控制较为容易,但摆脱母亲的精神控制则很难。

因为在中国较为普遍的家庭模式里,母亲既和自己一样是受害者,又经常能无缝切换成加害者,且因为她们更加丰富的受害者经验,使得她们学会了一种生存本能,知道能如何更好地控制受害者(即子女)。这种“知道”未必是故意,完全已经流淌在血液里成为生存技巧了。

子女因为这种同情心和共情心理,往往觉得母亲也是受害者,甚至因为担心自己的反抗让母亲更加受害,而选择妥协,很难意识到她们扮演的帮凶角色。

为什么感触这么深则是因为我家就是这样的绝妙样本。

我妈作为家暴、出轨、重男轻女等多重受害者,现在轻轻松松作为我爸的伥鬼来折磨我妹妹,动辄以死相逼寻死觅活即使我妹妹已经精神衰弱也毫不手软,而我妹妹明明完全有独立的生活条件,仍然反复防守苦苦解释不肯让我妈知道厉害。

至于我妈为什么没对我这样——并不是她不想,而是我读研开始就不回家过年了她没有机会施展,偶尔几次电话里试图哭诉被我以二选一把她逼回去了。现在她对我完全采取怀柔政策,那种不求回报的话一套一套的,想让我帮扶我弟弟都不敢明说,因为已经几乎没什么联系了所以懒得拆穿她。有几次因为妹妹的事跟她吵,我怀疑她已经知道对我怀柔也没有什么回报已经到要撕破脸来骂我的边缘了,但是妹妹口头说不理她逢年过节就要自己回家找trigger我也实在无能为力。

因为过早树立一点就炸的形象,避免了大部分我妈的精神控制尝试,但也让我晚了很多年才认识到我妈的多面性,我到三十多岁才意识到她一直是怎样看菜下碟的。

@yun5s 就是我妈了。虽然说她说不上是加害者,我一度很同情她。后来想过来,不对啊,她应该是保护我的角色,她有经济能力,也有生活能力,但是她选择不离婚,置我于暴力中,置她自己于痛苦中,我为什么要同情她,她应该跟我道歉吧。然而并没有,她觉得自己是最倒霉那个。
好玩的是,她批评邻居溺爱孩子,说的头头是道,说你愿意溺爱孩子把自己累死,你就不要抱怨。人家那是孩子,又不能扔了,她这是老公,所为何来?手电筒总是照着别人用的。

@yun5s

我妈可能也是一种典型。她倒没有兴趣主动折磨我,但她习惯在她的家庭中扮演一个善良,无助,脆弱,不太聪明且绝对不会反抗的受害者。就导致我深受其害。

在我被她的家人蓄意伤害的时候永远默默旁观,偶尔轻描淡写的叫我不要和惹长辈生气。最过分的时候也会顺从旁人的意思一起“假装”伤害我,她把这种行为叫做“不得不做样子给他们看”,然后私底下不断和我道歉,痛哭,说自己没有选择。

但在她受伤害的时候还只是一个豆丁大的小孩的我就必须要站出来,作为她的英雄以及家庭中唯一的恶人保护她,让她可以继续扮演一个善良无辜不长爪子的弱者。

我知道她是受害者,她也不断地承诺她特别爱我,她人生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愿意为我牺牲一切。所以我从记事起就在主动担任她的保护者的角色。但是后来大了之后才发现,她所有表现为“爱我”的行为唯一效果就是让她能自己显得更可怜更无辜。而我除了心理负担没能得到任何好处。

@Hildaaa

"她倒没有兴趣主动折磨我" ——她的本能已经代替她的兴趣完成了这一achievement

@yun5s

靠!好有道理!

她完全不需要脏自己的手,只要继续像这样软弱的和家人保持联系已经足够把我的人生毁掉了。而我到现在还是容易觉得她没有主动害我,我们之间的感情还是可以继续的。

我已经被她的家人折磨地惨不忍睹了。打记事起就没完没了地猥亵侮辱虐待,甚至有两次差一点点就会被她家人们杀死,得亏我聪明机智跑得快,而且心理强大到难以置信才活到今天。对她来说可能已经足够了。

我还是快跑吧。

@yun5s
我妈那边一家都特别暴躁,我太姥姥会因为一句话不开心把一桌子饭菜掀了,我姥爷30多岁就气病死了。然后我妈妈也顺沿这份传统来对我和我爹。

虽然我爹问题也挺多的,比如小时候也打过我,说话不讲道理,骂人之类的。不过就频率和烈度而言远逊于我妈。而我爸正常的时候更多,我妈简直就是一个法官,有她在就不能安全和放松。

等我跑路之后一定跟我妈断绝关系

@yun5s 问题来了,有一个受困于他自己母亲的父亲是什么体验

@yun5s 我是知道她舍不得为我花钱之后,我才认清了真相。不过是个工具罢了。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