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低烧(37度多一丢丢)不退,打了两天也不见好,我25号飞机上学去呢,饶了我吧 :8081: :8091:

我很讨厌网络和人争执,但是诡异的人太多了,不怼两句闷死人 :0520:

突然心情不好,仔细想了想咋回事,哦原来是有人评论区怼我 :aru_0170: :232326:

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我前女友给我传来的小纸条写着。

川普推特被封不是限制自由,川普作为总统杯身就是权力的化身,如果他制造混乱而无人能制止,这才是对自由的迫害。

我有大概一年没和别人在手机上聊天了,昨晚和一个学妹闲聊很久,心情大好,现在有点担心我太话唠了

能换个说法不?听见“进入战时状态”这个短语我就头疼。

一件极其尴尬的事情 

在马桶上抽烟,抽烟了想从两腿之间丢进马桶,结果忘记了丁丁的存在……
现在起泡了 :aru_0171:

我说话结巴,不严重那种,求求了咋办呀 :0540:

我很怕我爸。这种害怕随着我长大成年有所减轻。从我妈那里听说我小时候经常挨揍,以至于看见他猛然抬手我都会被一吓的缩头,他大声说话我就会心里慌乱。我小时候曾因为太怕我爸被朋友嘲笑。记得小时侯有次和我爸洗澡,也许是电视节目给我灌输了父子关系应该其乐融融的想法,我突然鼓起勇气想主动和他亲近亲近。我伸手扣了扣他的肚脐眼,本想说为什么我的肚脐是突出的,大人的都是缩进去的?没来得及开口他的一巴掌就打在我头上了。

说起鼻血,往事太多了。高中时候五点起床,水龙头没有水,都是没人半盆冷水配上热水凑齐一整盆,然后洗脸刷牙洗头就靠这一盆水。具体这么操作;先装满一茶杯刷牙去。然后用牙杯盛盆中的水冲头洗头。这样洗完头以后盆里的水仍是干净的可以好好洗一洗脸。
我洗脸时擤鼻涕,很容易出血。经常鼻血滴到盆里将水染红。但是无奈,既没有多余的水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只好用发红的水洗脸了。

鼻子很容易流血。高三有一年早上,起床洗脸赶早自习,鼻子突然流血止不住。眼看着马上要迟到(高三那会迟到蛮严重的)人也走光了,鼻血还是一直留。又急又气,然后直接坐在盆边低头让血慢慢滴。止血后回到教室,班主任站在门口,教室内咿咿呀呀的背书声。老师看了我一眼啥也没说,我也就没机会解释我是因为流鼻血才迟到。

今天发个年度音乐报告把我不发朋友圈的计划打断了,现在身份后悔 :0b11:

音乐评论区有两种人,第一种是喜欢评论ta得知这首歌的书或电影,第二种是喜欢批评第一种的人。
我真讨厌第二种人。

苏北太干了,晚上洗头第二早就不能看了

我平时听音乐的音量就是iPhone差一格满格那种(耳机),对我旁边人来说就是小声外放 :0540: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