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在打压环境里长大的人,就连被爱都战战兢兢,时刻质疑自己是否值得被爱,根植内心的不自信让他随时做好被放弃的准备。给予了充沛的爱和耐心,他才会试着相信你是真的如此爱我啊。和这样的人谈恋爱最直接的表征就是,他并不沉迷性欲,只贪恋拥抱和皮肤亲密,还有需要时刻被表白他是被爱的。有时会对他的父母极其愤怒,他们知道自己几乎摧毁了一个人类了吗?!

看到冯唐的爹系发言,指导女性如何成事,某种意义上是难过的。他以前的意气风发应该很大程度上来自事业上的顺风顺水吧,失去这个东西后,支撑内心的东西仿佛一下子散架了。人到中年出本书叫成事心法,上一个弄心法的人是王阳明,很明显不是量级。看来他是真的妄求不朽了,而现实力量的薄弱,让他看起来充满了悲凉。真正的问题是,放到成功学的语系里,他的成功是不够用的。世俗坐标系里的成功人士,是懒得爹别人的,所以冯唐一下子就滑到机场成功大师的序列里了,看起来像个辛酸笑话。

如果一直沉浸于理论而忽略材料的话,很容易被“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式的万能质问打蒙。很容易色厉内荏,分分钟装逼失败,我就不信别人让你用自己的话说一遍时你不心虚。一般正常流程是先描述现象和材料,然后才据此上理论。理论多而材料少,必然导致的一个结果是先开枪后画靶,有些连先开枪后画靶可能都算不上,就是用修辞代替论证,属于清谈耍流氓。所以,接点地气吧,自称学富五车的朋友们。

有个群友直播求婚,雪地里拉起了“嫁给我吧…”的横幅,场地堆砌着粉红色的气球和搞气氛的友人,美学上很直男式的想当然了。最尴尬的是,女主角不知情,没化妆披头散发,时不时一阵风吹来长发掩面状若女鬼,而且她穿的绿色冲锋衣配大棉裤,防风保暖,臃肿无比,在一片粉红色里,像个敦实的翠花。她要是知道几百个群友在全程围观,不知道接过戒指后有没有想打死眼前这个男的冲动。

谈论一个问题,没有准确定义,那问题就是修辞游戏。比如啥叫官僚组织,国内的红十字会是算NGO还是算政府组织?啥叫政治权力,sns炸号删帖是不是政治权力的一种?社媒的政治影响力是否算政治权力?这种现象也就是互联网平台在删老川账号后强势冲入研究视野的,因为按照一般定义,推和非死不可都是私人公司,他们有完全的自主权力删除任何的账号而不牵涉到言论自由的范畴(言论自由主要是针对公权力的约束),但这些私人公司的公共属性又明显地如此之强,传统媒体没有这么强大的控制能力。私营企业具有公权力属性这点基本不用讨论了,国内还有很多名为体制外组织,实际上是公权力的马甲。

陈导演的悲剧在于,一方面,他的家庭不允许他不成功,不允许他不拿奖,所以为了成功会做一些“恶心”的事;另一方面,社会大环境不允许他出柜,所以他就只能用婚姻当幌子。从个人问题来看,他不敢正视没那么有才华的自己,不敢正视自己的性取向。从社会角度来看,社会让你不得不。所以,我们是谴责一个拧巴的懦弱的个人,还是谴责一个相对封闭的社会?

多出去走走吧,多和世界产生联系吧,俗气的事也做一些吧。

他很清楚自己这几年一直生活在巨大的沮丧感/扑街感当中,但病理性的结果似乎也不是特别清晰,可能是抑郁症,可能接近抑郁症,反正都不妙吧。它的具体影响更多只是让他无法专注在眼前欢愉中而已。有时候他能找到沮丧的理由,但很多时找不到。我能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继续如常相处。他心思敏感又高傲,无法忍受被差别对待。

也许得到过充分的爱,可能不会那么执着于证明自己对世界的意义吧。

看到官媒用阴谋论攻击美国,网民兴奋转发,我觉得世界还得糟心个四五年,但美国确实也干过差不多的事,所以就,人类社会就这样吧,够烂了。反正,不管疯批多少,大多数社会的infrastructure还是基本有序的。所以,不操心了,宏大叙事对冲不了因为意识到自我渺小带来的恐惧和无力感,我们继续喝酒,朋友。

很多事情的答案我确实就是不知道,我还没有非常自洽的关于应该怎么生活的理论,一直是走一步看一步。可是如果我真的把“不知道”宣之于口,接下来就会碰到否认这点的反馈,会让我解释,可能会有接二连三的拷问,所以我索性拒绝进入被提问的语境,比如现在,我多多拥抱你,你别问了。

我们都一样,不在意对方时最有魅力。

“我独处时最快乐”
“谁不是呢”

单身人士建立生活秩序真的要费点力气。寒冷的冬天,早起,喝水吃饭,打理好自己出门,稳定而克制地社交,阅读书籍,欣赏和了解一切有美学价值的事物。目的不是为了功利地让自己更有价值,而是,对抗虚无真的要竭尽全力啊,不甘心被吞噬啊。

中年人精神世界坍塌是系统性的,无法通过正常的生活和人际关系维持自尊。表征之一就是油腻,对未来没有憧憬,所以眼前精神领域的便宜能贪一点是一点。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很多人其实早垮了,内心失去了彼岸。

离别太让人,让我跟你走。
天哪,这话太有杀伤力了。真是瞬间愿意背负一生。妈的,不行,我要保持清醒。

所谓“中产生活方式”本身是一种消费主义建构,而且已经被大大透支了。你发现按照时尚杂志消费杂志(或者类似渠道)指点的生活,第一是累,第二是收获的幸福感有限。上等人符号分分钟反转的后果是,就算你是一个典型的物质主义者,也足够虚荣,还是会发现外界的指点经常莫衷一是,不同的逼格指南互相冲突。

他感叹:“永远”“一直”这样的词真的好好听啊!
我(赶紧解释):我真心的!
妈的,感觉被他pua了。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本服务器没啥特点,除了站长喜欢吃驴肉火烧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