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可以为了不过情人节不谈恋爱!

看东南亚Up主视频,想象自己在刺眼的阳光和空调房里发懒无所事事,睡到中午无所用心下楼找吃的,然后在咖啡厅里发呆,用笔记本玩游戏,总之就是,饱食终日,无所用心。

这些年也会不断听到朋友们生活一地鸡毛狗血淋漓的传说,但再见面时,每个人仿佛自动进入了角色扮演,又回到年少时的稳定人设,每个人还是会保持支撑着一个囫囵完整的个人形象。但有的事情不方便问,有的话题需要绕开,大家客客气气谈一些安全的东西,甚至团体里曾经脾气最大的那个还可以佯装发发脾气,大家都乐得伺候一下,恍惚间会有一种一切仿如昨日的错觉。

年少相识的朋友们相聚,可能在金钱的加持下肉体都能勉强维持成年轻态,但是大家对话题热点的敏感度,选择的娱乐方式能瞬间暴露人生的疲态。最伤感的是,你曾经可以装逼的秀场,会在某一刻发现大家都不关心了,台下没人看戏,聚光灯是不是打在你身上不重要了,就像收集了最难收集最炫酷的贴纸画片,正想好好秀一下,发现大家都用慈爱的眼光看着你:你还玩这个呀…

真的挺喜欢美国电影里换了新身份证件隐姓埋名带着一笔不大不小的钱逃亡中南美洲或者东南亚的情节,幻想过假如自己是个牛逼闪闪的人,在一切都腻味后也搞一套高仿证件,用新身份生活在马来西亚和泰国,没人记得我曾经是谁,漂亮的泰国书店销售员问起我的过去,我讳莫如深地一笑…

我觉得日式收纳教育让你震惊于整整有条之余,很容易忽略背后的维护成本,和对应的刻板生活方式,反正对我不太凑用。

以前年少无知,迷信收纳盒,走了很多弯路。其实收纳盒破坏了闲置物品管理的可视性和开放性,一个东西放进收纳盒,除非当时有个库管给你贴好标签,否则你很快就会把放进去什么东西给忘了。我经常出现的一个问题是,脑海里突然浮现出某个东西,忘了是扔了还是放起来了,还不到思考放在哪个收纳盒的层次,结果就是打开所有收纳盒寻找,把东西翻得更乱,然后通常因为找到这个东西了,其他打开翻过的收纳盒算是附带代价,就懒得整理了,结果永远有一堆东西位于awareness的边缘。

医院里经常有独自看病做检查的老人,常见的场景是他们眯着眼睛仔细瞅放远一些的手机。跟得上时代的老人还好,但大部分是折腾不动那些小程序收费人脸识别服务之类的东西。悲哀的是,没有人会觉得这是社会不够善良,只会想着还是要生孩子啊,此时有个孩子帮忙就不用这么辛酸了。这社会,配不上我们的孩子。

人文社科领域的复杂性,是个人都能说两句,从某个不严谨非充分的角度看,各人说得还有些道理,因此很多人看似人文社科简单(简单到出租司机,看门大爷也能侃侃而谈),或者认为人文社科无标准答案,怎么说都行。其实非也。人文社科是典型的门槛低,上限高。真正把问题思考清楚,并且明白这个所谓“清楚”基于什么条件和边界的人不多,很难。这也是为什么人文社科话题不容易形成共识的原因吧。

很多人吧,看起来像是超龄ADHD,大约是碎片化时代的通病吧。兴趣转移得飞快,无法集中在一个点上。手忍不住刷新闻,总害怕错过新消息,五六个窗口跳来跳去,并且普遍更喜欢聊天群(单独聊天就瞬间社恐),没有一对一关系,不对任何对话负责。偶尔还伴随着轻度中度抑郁症,也不太愿意接受治疗,对国内赤脚大夫深深不信任,活得又沮丧又刻薄又单纯又善良。

很多后天美女没有经过真正大美女那种成为话题人物被惦记被算计被排斥的内心煎熬,所以气质上永远不像美女。真正的美女一半是成为中心的压力磨砺出来的,莫妮卡贝鲁奇这种就是,跟自己的美女身份和解了,知道怎么当一个美女。大美女不会对男性的讨好一惊一乍,也不会对同性的排斥黯然神伤,因为什么都见过了。

多卷算卷呢,服务员编制需要博士学位吗?

几天没来,跨站被新闻机构刷屏了,这咋回事?

吃亏吃多了,自然就有大局观了

记忆是可以自我编辑的,所以不要信一面之词。

美剧有一种类型,是讲中年男人怎么应付生活中无休无止的麻烦,和挥之不去的童年阴影,我把这种叫做比惨剧,功效和日本治愈系列殊途同归。

极度疲惫的时候,谁没有过想死的心思呢?

被爹真的是很下头,能瞬间清醒不爱一个人。

穿了一条绿裙子,在大街上一路晃荡,朋友说像一根行走的葱。

今天的北京适合新人结婚,因为黄天不负有新人。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