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的时候在网上浅键政个半句,男的不赞同我倒还好,赞同我的时候往往回复“你可以去看马哲了”

给我滚啊啊啊你们在说什么东西而且男的怎么一说话就是这种居高临下的语气啊啊啊我杀

天啊不敢相信现在是周五晚上,也就是说我可以睡一觉醒来玩一天,然后再睡一觉,起来再玩一整天

而我已经因为断电48小时(在断网黑暗中)完了三天了

sxlva boosted

今天和朋友见面,聊到最近热点

朋友A:说服男生太难了,像xx(她男友)这么liberal的人,我怎么说他都不接受唐山的事是性别暴力…
我:啊这也可以算liberal吗?(打断
朋友B:你还是闭嘴吧
我(埋头炫饭(非常同意我应该闭嘴了

*就是说是可以自我identify为传统的中国男性的

对于身体经常不舒服不能运动,不爱打牌打麻将的老婆婆有什么推荐的爱好吗?

最好需要一点手工能力,但没有门槛高到让老年人望而却步,容易上手

现在有在玩拼图和填色本

没想到外婆这么沉迷填色,就在思考有什么平时不会去做的小玩意儿可以给老人玩

在和外婆打视频,外婆发言“从有中国人开始,中国人就是奴性的,共产党让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一个老太婆都知道新闻都是假的”

我震to the憾

突然想起自己很好笑的一个人性缺陷:饿起来会失去理智

和朋友去餐厅吃饭,一般点完菜我就会想着点的好吃的东西,进而饥饿感上升失去理智,非常着急想吃东西。上第一道菜的时候,我表面像个人一样,实际上心里疯狂计算我要吃几分之几,才不会显得没礼貌。这时候心里是完全被贪婪的兽性淹没的。直到肚子里有一点点饱的感觉,才会人性回归“啊我刚才着急什么啊不够吃再点就好了”

之前一次饿了,减肥的朋友开车载我去买东西吃,我手上抓着奶茶和盐酥鸡,她什么都没买,看我不方便就说“我帮你拿吧”

我“不!!!!!!(狂吃盐酥鸡”

还有和朋友约饭,朋友关心我最近状态,我真的压力很大很焦虑,向她们诉苦但饭也真的太好吃了,于是一边暴风吸入炒饭一边在说我太难了(朋友已经放下筷子震撼地看着我

失眠到早上七点,我现在应该
1. 起床去实验室(工作进度+,体力值- -
2. 尝试睡到十二点半起床去实验室(50%几率恢复体力,30%几率陷入昏睡状态,错过任务事件,对自己的信心-99,情绪-99

稍微读了下男性友人激烈辩论
“为什么不可以叫女生保护好自己”
“有没有一种可能就是如果从现在开始学校的体育课及格良好优秀都把女生的标准设立的比男生高我们就可以在不弱化人类集体的身体素质的情况下结构性改善女性的体质”

读完了,逻辑很自洽👏

如果是基于 黑暗森林法则 + 社会达尔文主义, 不相信普世价值观,很合理。

我看给这些男士每人发个石矛,互相把对方腰子捅个对穿,活下来的人每人统领180个女奴隶,解决了所有社会问题。

(对我就是想说占尽了社会资源的男小留,给我讲什么生存主义,从不为社会正义发声,我看不起

My生活习惯:晚上十点吃一包火鸡面然后没换衣服在床上睡死到凌晨三点,起来做僵尸六点再吃一包火鸡面

(脸上全是痘了(

有一次和男性朋友聊天,他向往地回忆自己在国内,和男性朋友半夜蹬着自行车穿过桥下,去吃一顿烤串,想到这些他就有点想回国。

本来是很温暖的回忆,但我没忍住说“但我回国也没法半夜骑车去吃烤串”

他愣了一下,然后说是啊,是啊

这就是让我讨厌我自己的地方。

原来我们才是移民国家 — 只要累生累世不断积累资源,最终一定可以移民在别的国家有尊严地生活。

正能量视频be like
*以防你好久没听过这句话了,我爱你,你好棒*
*如果你感觉抑郁或者想哭,去吃一顿甜品,洗个热水澡,睡个好觉*
*只有爱自己,才能学会被爱*

我(杀戮的欲望正在高涨

与此同时我妈:你这么容易烦躁一定是肝气淤堵每天敲下大腿外侧肝经

现在的作息是睡17个小时醒30个小时,如此循环

有些我承认一定是有高深的科学原理问题我们还不理解罢,有些嗯嗯一定是项目性质的原因就是比较难复现吧,但我不能接受,为什么一模一样的事情,我和mentor一起做就完美运作,他走开,电脑就奇怪地出现没人见过的信号,然后电流过载甚至把我样本溶解掉

我就不该搞电化学,众所周知超自然力量善于利用电流干涉我们所处的位面

小时候看刘慈欣写,科学家发现物理法则失去可重复性,绝望地自杀。我还想:哇他们好爱科学好有理想哇!我长大也要做科学家!

现在我真的,我玉玉,我怎么就,实验怎么就永远不对,也不是什么精深的科学问题,就是technical上天天出问题,我不能理解,我快博四了啊什么deliverable也没有,孩子都自闭了,我真的发疯,一周崩溃到哭几次一定每个人都这么做的吧

我做实验:
假设条件xx可以生成乙醇。
一个烧杯,配置一种溶液,分成几份,其中几份施加条件xx,其余空白对比,测量产物。

空白对比组里清晰的乙醇信号,实验组清晰地没有任何产物。

我和博后讨论问题:
那么,有没有一种可能,乙醇它挥发,挥着发着就从实验室random溶剂瓶进到了你的样本?或者这个烧杯,它不仅没洗干净,还神奇地被易挥发的乙醇污染了?

别人做科研:
精准定位的科研问题,对科学的深入思考,配以synchrotron实验

我做科研:
有没有可能我的乙烯其实不是乙烯?
有没有可能我新买的高氯酸钠,标签上写着高氯酸钠,看着是高氯酸钠,实际上不是高氯酸钠?
有没有可能我的电极,即使在电镜下看起来完全一样但发生了某种神秘变化导致气体不再吸附了?
有没有可能我被附身发狂了,附身在我身上的科学冤魂和电脑软件互动造成讯号不良?

(发生过半瓶甲烷实际都是杂质
(发生过把magnesium和manganes搞错
(电镀,永远那么神秘
(非常多次完全没动过一样的setup,我摁开始键,报错,找错三小时,报错,叫博后来,博后摁开始键,完美地运行

sxlva boosted

劳工你我她 

看到微博 @是小姬零鬼
上的打工记录,真的很想哭。伦敦就算谋生不容易的地方、资本主义老家,专卖店门口也不会站着人复读机那样一遍遍说“您好欢yi光—li”。

我特别讨厌出国回来的人说“还是国内服务好。” 雇员在没有工会保护、制度保障的资本家手里得到什么待遇,是切囫囵块还是压成肉馅,完全看供需关系。

工会形同虚设,工人自行组织的团体被打压解散,维权律师被迫害。2017年许志永被释放,2020年又被捕。近日当局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前清华劳动人事学院研究助理李翘楚进行起诉,在网上曝光的起诉书中,首条控罪是李翘楚与宪政学者许志永的“恋人关系”

综合一下FRI和ChinaAid的介绍:

李翘楚生于1991年,北京市人,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本科,之后赴英国约克大学留学,获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回国后她在清华大学劳动人事学院从事研究助理工作,长期参与、关注和研究中国劳工、女权及民间维权等议题,研究领域涉及劳工视角的养老保险等政策问题。

李翘楚曾参与为“低端人口”,被强拆和被驱赶的外来农民工的维权行动;曾介入996、MeToo等民间运动,声援良心犯及其家属。

2021 年 2 月,李翘楚在律师会见他的男友许志永博士之后,得知许志永在监狱每顿只吃一个小馒头,每天又饿又渴,还被酷刑。她挺身而出,为许志永争取在监狱中伙食能够得到改善发声,控告临沭县看守所的伙食远低于国家标准。

李在推特揭露中国监狱的虐待行为:“许志永在 2020 年 4 月底转入山东烟台“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期间遭受严厉酷刑,包括“(2020年)5月中旬开始,连续一个多星期,许每天十几个小时被绑在铁椅子上,四肢固定,连喘气都费劲。期间同时被限量喝水,每顿只提供一个小馒头,每天又饿又渴。往返监室时不仅要被戴黑头套,还要给许志永戴上沉重的摩托车头盔。 ”

2021 年 2 月 6 日,李翘楚遂被北京市警方约谈,李因爆出山东狱方对许志永的监狱伙食“一顿一颗馒头”招致地方政府的报复打击,以涉嫌 “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2021 年 3 月 15 日,被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2021年2月6日她被北京市警方约谈,随后被移交至山东省临沂市警方,被以涉嫌 “颠覆国家政权罪”刑拘。

2021年3月15日,李翘楚被山东省临沂市检察院以同罪名正式批捕。

李翘楚现被羁押在山东省临沂市看守所。2021年8月27日,她的代理律师与她会见后表示,李翘楚“在狱中出现幻听,需要长期服药,但不后悔发声”。家人多次为她申请取保候审,均被当局拒绝。

sxlva booste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