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须说,目前国内的经济情况真的非常糟糕,不止各个纳税的行业,收税的现在也顶不住了,试探收费核酸和收费隔离就是很不妙的信号。

根据清零帝的要求,各级政府不敢不核酸,检出了阳性和疑似,又不得不拉上关联者出去统一隔离。前两年还靠财政宣传一波“免费检测免费收治”,第三年了,财政的情况可能比我们老百姓预料的严峻得多。

前不久我还说过“改开的老本还能吃多久”,现在看来,恐怕是早把老本吃光了。
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如果经济出现崩坏,会首先反应在犯罪率上,象友们务必注意安全。

今天看到的让我醍醐灌顶的话,甚至做成了壁纸,应该能激励自己一段时间:

「多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正事儿,比如学习、比如日记、比如沟通、比如任务完成后真正的放松和休息日故意浪费时间;

「而不是让自己能逃避痛苦的事」:比如为了逃避投简历而不停地刷social media,毫无节制地看B站和YouTube;

让自己开心的事儿在做之前都觉得很难、很抗拒,但是开始做和做了之后会由衷的开心,让自己逃避痛苦的事情在做的时候只是在麻痹自己,做完更是会加深负罪感和焦虑。

晚上看完电影离上床睡前读书还有一个多小时的空档,选择了做让自己开心的事情,就是去学了一小时的习,果不其然很开心,比刷B站YouTube开心多了,不是卷,就是开心,是又能在todo list上画一个勾的开心。如果长时间的学习之后,那么放松时间刷B站YouTube就会是件令人开心的事情,我会毫不犹豫开刷,对,于是发现小高姐更新了,这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

过去我也希望有一个一劳永逸的关卡 跃过去就高枕无忧了
最近才意识到,老中教育下“上了大学就好了”“工作了就好了”这种存在一个无痛苦的乐园的定势思维,其实不就是因为当下的阶段实在是太苦了吗?
如果当下的阶段有一些值得快乐的事情与痛苦对冲,那不至于把所有期待都寄托在一个silver bullet上然后平白无故的增加一个注定要爆炸的失望炸弹。
期待一个永远的铁饭碗,没有风险的工作本质也是因为老中人面对的这个社会就没有抗风险的机制,走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所以只能病态的去追求一个并不存在的镜中花。

李老师不是你老师(@whyyoutouzhele)
2022-09-23 threadreaderapp.com/thread/157

其实中国的防疫现在是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
因为病毒是不会消失的,只要你还跟世界有交集,你就必须默认病毒会源源不断的通过各种方式流入进来。
但是你能放开吗?你也不能放开,因为你的国民没有抗体。中国的防疫是土办法,做核酸,隔离,其实就是新时代的大炼钢铁,数据上好看,实际上全是无用功。
twitter.com/whyyoutouzhele/sta

真正有用的,比如疫苗,你根本就没法普及,因为你已经普及过了,赢早了,现在再进口mRNA疫苗那就是打自己的脸,当然也没钱进了,钱都送给核酸公司了。
最终中国防疫的结局是什么呢?我想就是硬熬,要么熬到有一天新冠跟感冒似的花5块钱买盒药吃了就好
要么就是熬到终于研制出了自己的mRNA疫苗,然后接着加强针打名义再打几轮,宣称打完就是小感冒,再赢一次。
这还是病毒今年冬天不变异的前提下。不然还能怎么结束?我反正是不知道了。
好多人说,美国都死了100万,中国开放至少死400万。那现在我们就搞清楚,当下的防疫到底是没有让400万人死,还是只是延缓了400万人的死亡,用一种非常夸张的代价
当国外开始群体免疫产生抗体的时候,中国人的体质和2020年没有区别,只要放开就是400万,而且越往后放开风险越来越大,因为全世界都免疫了
全世界大家都有抗体,带着病毒往你这跑,你怎么办?学朝鲜整个封起来?哦,人家朝鲜封闭成那样都搞群体免疫了。
而且你如果真的关注这件事,你会发现在这场防疫里就是简单机械的筛查和隔离措施,没有任何的治疗和预防手段,你进了方舱也是自愈,简而言之就是其实我们对病毒是没办法的。
这就意味着在一味追求动态清零的情况下,无论是今年,明年,10年后,只要放开就是400万,但是不放开的话就是14亿人一起烧钱喝西北风。
那剩下的问题就无非是今年死,明年死,还是十年以后死。
但是中国经济还能折腾几年?到时候就不是400万的事情了。
我不信当下的那些人想不出解决办法,你好好的科普病毒的危害,老老实实的普及有用的疫苗,趁着这波奥米克戎毒性小以最小的代价最大限度的降低疫情对社会的伤害,让人们尽快过上正常的生活,这是一个对政权和老百姓都双赢的事情,结果现在就像整个国家被核酸机构绑架了似的
你天天验孕能防止意外怀孕吗
所以我认为现在就是一个死胡同,你放开也不行,因为你的民众没有任何保护。你不放开呢,大家还能陪你熬多久
实际上大家没有注意点是,从四月以来上海各处,深圳,花桥等多地,北大,北外,武纺等多个大学都爆发过群体性事件了,随着越来越严峻的防疫形势和防疫规定,这种事会越来越多
很多人看个开头就又开始了
封城是为了最大限度的减少感染,其意义是延缓病毒扩散换取时间来找出解决办法,但是我们是怎么解决的?疫情来了,封住,封到人自愈了,结束。而对于大众来说,依然没有获得任何保护措施,下一次疫情来了你就只能再封一次。
面对一个不会消失的病毒,你要一直这样吗?
有朋友说,这个事情是政治问题,我当然知道,不过我认为我们也应该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否则我们的所有讨论最后都会回到“美国死了一百万”
而这条推文的核心是,中国除了封城以外没有去做任何的进一步实际措施,一切防疫措施都只是围绕着“封到清零”展开的,这样没有意义,只是在单纯的拖延时间而已,
最后无非就是要么实在没钱了主动开放,要么实在没钱了被动开放。最后的结果是一样的,因为病毒不会消失,国外共存已成定局,你只靠封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的,因为你是世界的一个组成部分。
当下中国面临的困境是,不管你觉得西方是草菅人命还是怎么样,人家就是不跟你一起清零,人家选择了共存,而你的经济是依靠跟人家做生意,这就意味着对你而言必然要迎接一波一波的病毒潮,你在这种前提下,你要怎么做?这才是核心的问题,而不是看起来好像现在数据很好看,而实际上大家心里都明白
而封城的代价是什么?就是人们再也不敢像19年一样说走就走,再也不能出国旅游,再也不能脱下口罩,人们会失业,会停业,会还不起贷款,会陷入贷滚贷的恶性循环,如果你恰巧在封城,那你连吃东西都要团购,这样的事情要重复多久?你还记不记得正常的生活是什么样的?
我们不谈政治,我们就从疫情的角度来说
中国从四月至今感染了多少万人?死了多少人?后遗症严重的有多少人?你如果是一个关心疫情的人,你完全清楚
所以我们面对这样一个病毒,是否要透支我们的未来?我们的医保,我们的养老金,我们的地方财政,只为了变成一根根棉签塞进我们的喉咙?
账是这么算的。

伊朗人的集會塞滿了yonge-dundas square和邊上的十字路口,能聽到聲量最大的口號是MAHSA AMINI
在這樣的現場總是想哭,會覺得同一種痛苦產生的力量把所有人連結在了一起

转自推特@Gabriel Noronha

这太不可思议了——伊朗人正在以我从未见过的方式反击。

looking for work 

Hello fedi, as I'm looking for work, would you please lend me a hand and spread the word?

In short, I can do Chinese--English / English--Chinese translations. And I'm pretty good at it.

I used to translate for the New York Times. After getting my PhD in physics, I worked for the publisher SpringerNature as an editor, but my experience there only further radicalised me against the unethical practice of "academic publishing", and I quitted.

My career in science also saw me accumulating 15+ years' experience with C/C++/Python, contributing to projects such as scipy, numpy, etc. That made me a decent tech writer of documentations, too.

I actually quite enjoy translating -- so much so that I have a page set up for that -> ko-fi.com/post/Index-to-the-po

Samples are available on request. I am capable of most commercial translation projects in Chinese/English. In my spare time, my language skills are further honed by my Ukrainian/Russian/French/Sanskrit/Old English projects.

在乌克兰重新夺回的地区,有乌克兰人说他们的一些亲戚被强制转移到俄罗斯,也就是说即使乌克兰夺回这些地区,仍然有不少人面临亲人失联的问题。

怎么说呢,就是即使你已经知道普京是个丧心病狂的王八蛋,他还能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做到尽。

podcasts.apple.com/ca/podcast/

#乌苏里莽林中
这里我发现了一个还记得自己本族语言的老太婆。我说服她把她知道的本族语言告诉我。她费了好大劲,能够想得起来的只有11个词。我记下了这些词,这些词属于乌德海语。50年前,这位老太婆(她当年20岁)一句中国话也不会说,而现在她已经完全丧失了本民族特有的一切,甚至连语言也忘了。

加油伊朗人民!打倒独裁者!

伊朗人明知道反抗会死,目前已经被断网,但是他们依然勇敢反抗!

伊朗的防火墙技术还是中共赞助的#中共是世界之癌

在中国看不到这种事情,因为秦制大一统两千年用驭民五术筛选的顺民基因,反抗精神属于世界洼地水平。

上海合作组织简称上合,模仿北约,但是以独裁国家中俄为中心的邪恶组织。所以习近平参加上合会议表示重视,还跟独裁者们沟通怎么防止颜色革命。

就算是境外势力支持的颜色革命只要是为了推翻独裁政府那就是好的,中共这个独裁政府害怕被颜色革命推翻才污名化推翻暴政的颜色革命,污名化自由经济民主体制是资本主义

中共教科书对太平天国是正面评价,那信基督教的太平天国也是颜色革命吗?
共产党接受苏联境外势力支持,是不是红色颜色革命?

#伊朗 #颜色革命 #推翻独裁的颜色革命是正义的

又又又又看到她乡乡友晒出面姬牵手成功的秀恩爱帖子,甜度过高o(* ̄▽ ̄*)ブ每次围观这种帖子都要露出姨母笑,土拨鼠尖叫!!

我们论坛是真·女性交友网站23333

---
欢迎女性和non-binary朋友加入她乡,看到更广阔的世界,成为更好的自己。
注册网址👉womenoverseas.com

关于CPT OPT 绿卡 的经验 

既然看到了讨论我就发一条,不想让留学生因为可能可以自己解决的原因失去宝贵的实习和工作机会,先介绍一下我用cpt实习的经验,再说后面找工作的身份问题,可能不适用于其他行业,但是给大家参考一下。
PharmD是一个国际生不多的专业,我们学校每年十个以内,药剂师也不是一个传统的很多移民会选择的工作,所以从上学到工作很多东西都需要自己摸索。我觉得很幸运就是没有一个早先毕业的学姐学长跟我说你这么想肯定不行,虽然被泼过很多冷水,但一路过来没有因为签证失去实习机会,工作一年后医院主动提出给我办H1b,现在也在帮我EB2,我自己提交的NIW已经批准拿到排期,在准备提交EB1A,不管EB1A最后成功与否我也算是半个身份上岸了。
药学院的同学基本都有2-3份实习工作,实习经历对于之后找工作或者申请住院药师都非常重要,学位的要求280小时实习时间,因为这个要求,第一类cpt的要求是自动符合的,所以最开始办cpt并没有什么阻碍,也找到了两份实习工作。但是因为两份实习工作,很快280小时已经满足要求,不能再因为这个理由续cpt。去咨询了学校留学生办公室,得到的答案是建议可以申请第二种,报一门课程要求必须实习,但问题是药学院没有这样的课。
和几个其他国际学生同学商量之后,我们就开始自己给学校的教授发邮件(图1),解释我们的情况,我们自己写了syllabus,需要找一个愿意帮我们以direct study为理由要求实习的课,希望教授可以给我们签字,并且每学期见面一次讨论进展。过程其实很顺利,不久就找到了愿意帮我们的教授如愿连续了两年cpt,实习经历也对我后面找到工作非常有帮助。
我们拿到cpt之后意识到这个是对于所有国际生的问题,因为很多低年级的国际生同学都需要找我问经验,所以我又直接去找了系主任(图2)见面,去谈了国际生面对的一些困难,和学院怎么才能系统性的帮国际生解决这些可能的问题。后来学院会专门让student advisor提前给国际生讲这些步骤,用direct study续cpt实习也变成了一个常规的方法。
找工作这部分,我觉得一定要意识到的一点是,面试你的人,你的老板,对国际生F1、H1b这些身份相关问题可能一无所知,但是真正懂你身份情况的HR只是在做他们被告诉的事,就是告诉你公司的规定,他们无法评估你的工作能力,不知道你是不是一个值得被留下的人。我是在做opt extension的时候,主任问了续这一次能用多久我说两年,他说去问HR能不能给我办时间长一点,最后是HR主动提出给我办H1b和申请绿卡。顺便再一提,很多人说本科专业和工作不相关不能做extension,我本科是生物化学专业,但我办得很顺利。材料都是自己写的,只需要HR签完字寄给学校就可以,只要你能自圆其说,相关性不需要太强。
申请绿卡的问题我的建议是够条件就多管齐下,雇主的外包律师非常慢,有adavanced degree和发表文章的就一定拿CV咨询一下律师,不要觉得自己的科研很垃圾,移民局的人也不是专业人士,除了硬指标,怎么包装也很重要。
再重复一遍,这些都是个人经验,也有很多运气的成分,写出来就是希望有人能知道这样对我是可行的,对其他人和行业可能没有参考价值。总之,自己可以控制的东西一定要争取,大不了就是被拒绝,不要觉得因为没有人这样过就一定不行。自己控制不了的东西多问专业人士,知道条件之后提前准备,希望大家好运。

刚刷到象友说现在玩动物餐厅会有小狗医生穿防护服进来喷消毒水,动物餐厅我以前也玩过,本来很可爱一个经营小游戏,出这么一个角色不知道是恶心谁。sb防疫不仅强奸线下生活,还全方位入侵网络世界了,看同人文同人文写你产品小区封了不得不同处一室,看猫狗bot猫狗bot全他妈小猫小狗做核酸,刷sns评论区全他妈核酸健康码的烂梗,无孔不入摧毁日常生活一刻也不消停,我真的恨你们我好恨好恨。

我刚刚听了一个移民了英国的香港政评人的youtube podcast,才知道原来英国政府对香港人的移民政策又优惠了一点。需要bno的移民政策本来已经令到75%港人符合资格移民英国,但97年之后出生的年轻人没办法申请bno,是要以dependent的身份才可以和父母一起移民。但考虑到很多年轻人和父母政治意见不一,或者因为游行进了什么黑名单完成不了大学甚至中学,现在的政策改变到如果父母一方有bno,就算父母不愿意申请,子女都可以独立申请,令到更多年轻人可以移民到英国。

然后主持人还教路,特别是没什么钱的年轻人不用老是盯着大城市,著名大学等,英国没有香港经济那么单一有很多出路,可以考虑去报读那些政府资助不需要什么学费的证书班,先独立再算。

我觉得真的很好的良心建议,好像美国一样,很多low cost的城市非常容易生活。以前我住的南部小镇,不少人赚个四,五万年薪左右完全可以自己一个人买个标准3房2浴带花园房子,有工作之后马上换新车等。赚得多一点的人有很多fancy玩具,trunk,boat,jet ski等(附近很多河和湖)有时候和老公说起小镇生活,我都会说a part of me always want that。

虽然物质不代表一切,但your money could go a long way加大你对未来的掌控度,无论是心理空间,物质,时间,关系,最重要是不要太紧,人好像弹簧,不能绷得太紧,会断。

说起香港人移民,之前线上分享很广的纪录片,one way,Fiona和阿文一家的故事,频道最近刚好update了,一年后他们拿到visas啦,Fiona升职了现在是recruiting company的project manager;阿文打算做lorry driver但英国车牌难考failed了两次,现在继续努力,对于好多网友指责老公对老婆支持不够,频道的主持维护他说,阿文包办了所有的家务和接送儿女而且和儿女感情很好,希望大家手下留情。两个子女适应很好,nam nam幼儿园的所有小朋友都看过这部纪录片。他们拥有了自己的房子,跟频道分享了他们一家人在后院bbq的视频。

祝福他们 :blobcathearthug: 视频在这里
youtube.com/watch?v=_OfTvQbAC5

看到伊朗人民的抗争,突然有种寒意:你有没有意识到,咱爹还是比别处的各位爹厉害,它早就预判出,任何看起来人畜无害的进步(比如女权),都可能成为社会运动的导火索。江山永固的唯一正解,就是以一切普世价值为敌(是的他们就是明着这么说的),哪怕这意味着消灭全部的社会活力。

如果你查家庭暴力(domestic violence ) 就会发现其中一条是杀害对方的宠物。亲密关系中虐待和残杀宠物是非常重要的暴力指标。如果你交了个男女朋友,对方杀了你的宠物,你估计至少会觉得这状况不对劲吧?但是如果这是你父母,想想看你周围的人会说些什么。这才是习得性无助最难解的部分。你受了虐待,甚至不知道这是虐待。长大了再被虐待,你还跟对方争辩呢,这是爱你呀,不爱你怎么会做这种事呢。凌晨还不睡觉把你装车上很明显是关心你呀。死了也是意外嘛。

伊朗这次声势浩大的反头巾运动起源于9月13号一名叫做MahsaAmini的少女,因为头上黑巾没有佩戴正确而被伊朗警方强制拘捕擅自关押两个小时。之后释放的她陷入昏迷,并在随后三天抢救无效去世。为她接诊的医生说该少女曾经在生前遭受过凌虐。

而伊朗警方则在事故发生后不断推辞逃避责任,甚至在有目击证人站出来指控伊朗警方在拘捕女孩的过程中已经在警车里对少女进行非人道虐待。伊朗官方依然逃避责任。甚至将受害者家属一家禁言没收了手机。

至此伊朗女性怒火彻底被激起。她们或在网上剪发焚烧头巾,或涌上街头焚烧头巾对伊朗官方进行抗议。因为在Amini被害之前,伊朗就有不少女性因衣着问题被伊朗道德警察拘捕并非法惩戒。

伊朗妇女已忍够了这几年的高压政治,在这场声势浩大的纪念amini的反头巾运动中,不止成千上万名伊朗女性冲到最前面,甚至还有这些年长期生活在伊朗高压政教合一环境里的男性们也纷纷走向街头跟随女性一起抗议,并强调“还妇女自由,就是给自己自由。”
很快这场从德黑兰发起的大型示威扩散到全伊朗,在这场冲突中不止有女性牺牲,也有男性被军警重伤。
但伊朗女人并未被打倒,甚至越挫越勇把剪发反头巾运动扩到全球。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