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安安静静,消消停停的过日子也太难了。不停的健康码行程码,身份信息调查,加上太多的自己过得不痛快就得出来给别人添堵的孙子,还有时不时蹦出来想当爹的。活得不如蚂蚁自由呢

特别不理解,那么多人指责女的不该把丈夫不堪的一面说出来。理由是,孩子受不了。我的天,孩子真倒霉啊,孩子就必须被蒙在鼓里?就不配知道真相?想知道有多少人愿意接受真相,还是愿意活在父亲就肯定是伟光正的谎言里。为什么父亲就必须是伟光正的?不能是龌龊垃圾的?难道因为现实里垃圾父亲太多,才必要为他们强行欺骗孩子?

橘子曾经问我:你是因为曾经是医学生,看过产房的实况,所以决定不要生小孩的吗?
我:那个时候其实我并没有觉醒,但是看见几十号产妇,下身赤条条地躺在冰冷的产床上待产时,我心里开始打鼓。那时候你会意识到原来女人不是人,她是母猪、母牛,是生育机器。在产房待了两周之后,你会明白女人的真实身份,行走的子宫。
到了后面,在社会上开始混日子之后,你会进一步发现,女人她根本不是人。当人们说人权的时候,说的是男人的人权,婴儿的人权,但是没有女人的人权。胚胎在女人肚子里都比女人有人权。
再进一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为男人设计的,适合男人身高的安全座椅。男人使用的防护服。就连钢琴,都没有女人的尺寸。
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的药物剂量都是为男人服务的,从未有药物考虑过女人的剂量,药物是不是会和女人的生理周期激素变化产生严重影响。
所以,你看,女人在这个世界上并不是人。
从我意识到这个真相开始,我便决定了我不生育。

梦见一场强奸,一下子气醒了。带着一股对所有男人的滔天恨意醒来。想到了大学期间路边看到男人打女人,自己又无力又愤怒,而旁边的男同学却很镇定的场景,。还有小时候邻居的叔叔一巴掌把老婆打的眼睛都睁不开了,又顺手抓起了家里的猫,往墙上生生给掼死了。再也睡不着了。感觉自己的厌男症已经严重到不正常的地步了

感觉自己打开的姿势可能不对?被小学的保安鄙视了。老师让我进去找她,保安听了白眼一翻:老师有什么权利让你进去,你让她打电话给主任,主任同意才行。说完不过瘾还拉住了一个教工把事情重复了一遍,两个人又笑了一遍,我的自不量力?

严打時期犯流氓罪被判死刑的女人 

1983年翟曼霞因在湖中裸泳被人舉報,後被查出与十几个男子发生性关系,最终被判处死刑。

【被判決之後,翟曼霞說了一番在現如今看來很平常無奇但是在當時可以說是驚世駭俗的話:“性自由是上天賦予我的權利,是我選擇的一種方式,現在看來這種行為或許是超前的,但是幾十年後,人們不會再這麼看。”】

... ...一聲長嘆

这里活的这么难,来生咱就不跟大家争了,把这宝贵的种花人名额让给别人吧。

因为孩子上学的事,可以编一部家长受难史啦。本来抱着就想看看普通人办事到底有多难的想法的,现在知道了,难于上青天!现在各部门都可高级啦,能确保你连大门都进不去,保安就能让你在大门口等一天啊。嗯,写成现实魔幻小说,我就是第二个莫言

《使女的故事》在PRC成真了
• 剥夺女性财产所有权(以打击银行卡倒卖为由禁止无工作人员办理银行卡开户,意味着全职主妇无法办卡)
• 强宗教建国(高举爱国大旗,挑唆民众民族主义情绪)
• 剥夺女性妊终权(原本PRC就已经限制了妊终,需要持街道证明/丈夫许可等苛刻条件;现在又强化了「限制非医学需要的人工流产」)

现在看鲁迅,仍然心惊:
我一直从前曾见严又陵在一本什么书上发过议论,书名和原文都忘记了。大意是:“在北京道上,看见许多孩子,辗转于车轮马足之间,很怕把他们碰死了,又想起他们将来怎样得了,很是害怕。”其实别的地方,也都如此,不过车马多少不同罢了。现在到了北京,这情形还未改变,我也时时发起这样的忧虑;一面又佩服严又陵究竟是“做”过赫胥黎《天演论》的,的确与众不同:是一个十九世纪末年中国感觉锐敏的人。
穷人的孩子蓬头垢面的在街上转,阔人的孩子妖形妖势娇声娇气的在家里转。转得大了,都昏天黑地的在社会上转,同他们的父亲一样,或者还不如。
所以看十来岁的孩子,便可以逆料二十年后中国的情形;看二十多岁的青年,——他们大抵有了孩子,尊为爹爹了,——便可以推测他儿子孙子,晓得五十年后七十年后中国的情形。
中国的孩子,只要生,不管他好不好,只要多,不管他才不才。生他的人,不负教他的责任。虽然“人口众多”这一句话,很可以闭了眼睛自负,然而这许多人口,便只在尘土中辗转,小的时候,不把他当人,大了以后,也做不了人。

中国强调cisnormativity与二元性别规范,采取的话术是“防止男性青少年女性化”“反对娘炮不正之风/不正确审美”,这就是heteropatriarchy在入侵私域粗暴干涉个体表达的具象化表现,其话术成立的逻辑是男性中心+厌女的。
此地性别规范应该划分为man-not-man,而非man-woman. 所谓的“女性化”并不是独立定义的“womanhood”“femininity”,而是被传统男性气质/阳刚气质所淘汰的特征汇总,比如情绪化、比如软弱被动、比如身体瘦弱等等。在中文语境里,作为形容词的“娘”指向的不是“女性化”,而是“不够男性化/不符合主流男性气概的”。又因为这些特征是被传统男性气质排斥的,它们在父权主导的男性同盟社会里就是被贬低的负面特征。
男性被默认为社会主体,垄断了作为社会“人”(man)的定义权、解释权,更垄断了一切作为理想公民的素质与特征(即女性如果想要成为ideal citizen,就要成为“荣誉男性”,因为那些“荣誉特征”已经被男性宣布为男性专属)。因此一旦性别身份为男性的个体表现出偏离男性气质/男子气概的特征,他们会被视为自动放弃主体性,滑向低等的社会位置和低劣的社会角色,是一种自甘堕落的表现。在中文语境里,官方口中的“反对男性的女性化”,实则是“防止男性的低劣化”,其内核是强化男尊女卑的不平等社会秩序。

中国为什么可以从强制一胎化、多生的必须堕胎,瞬间变脸到鼓励生三胎、限制堕胎呢?这事完全没办法和美国的“pro-choice”和“pro-life”类比。其实中国政府是既不承认自我选择权利的法律严肃性质,也不承认胎儿的生命神圣价值,对两者都不在乎,为了所谓“大局”这两者都随时可以牺牲,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中国变脸快。所以在中国,强制堕胎不是女权的胜利,但限制堕胎一定是对女权的沉重一击。

不婚不育保平安。要不然啊,小学老师教你做人,教育局教你做人,连学校门卫都能教你做人。就是你小时候拼命想赶快长大摆脱的那些高高在上和颐指气使的噩梦,因为孩子,他们又成群结队来找你了

不生个孩子,你都不知道在中国办事有多难。嘴上鼓励你生,生下来,给你各种难受和不方便,生怕你不知道他们才是老大

感觉老师也只是一个职业,被强制高尚的话,会有被道德绑架的感觉吧。老师跟普通人一样,有好的有坏的,绝大多数是不好不坏的。
但是碰上一个好老师真的会让人温暖很久很久啊。感激自己曾遇上的好老师,爱你们

怎么能做到淡定的面对世界的恶意呢,强大了就行。那不强大和强大不起来的人怎么办啊

勇敢是需要体力的。压力一大,喘气都费劲,哪来的力气勇敢

成为弱者后见到这个世界的不善良要比善良多得多了,强者才能见识到这个世界的善意,弱者不配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