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蛮羡慕可以一直保持旺盛的表达欲,针对热点事件可以条理清晰地讨论的人。我的话,总有种……该说的,想说的,早在几年前就已经说完了,说空了……的感觉。发生再多事情,也不过都是过往的重复,产生的想法也都是过往的重复。当然情绪并不会因此获得免疫而是一直备受折磨,但痛苦本身是无法言说的。有想过把过去发在别处的东西搬运一些到毛象上丰富一下账号面貌,现在看起来基本只是一个无情的转嘟机器加偶尔几句碎碎念……但毕竟不是当下产生的想法了,自己搬运自己也有点奇怪,就还是算了。。。

Pinned post

最近首页经常刷到各种美丽的花花照片,象友都好会拍! :ablobcathappypaws: 就很想安利这套亚克力挂件扭蛋 ⬇️⬇️ 日本画师(冬野カモメ)原创角色,透明的设计使少女飞扬的裙摆随背景而变换,简简单单又有很多玩法,尤其适合用来拍花花!已经出了好几弹,有JK制服、浴衣、泳装等等……推荐给喜欢可爱小东西的象友 :ablobcatheartsqueeze: 关键词:SOTA 伴随着季节散步的少女

(第一次用tag希望有用对

源口 boosted

@mtfront 查了一下各种海生物的分辨方法! 海豹没耳朵没后脚,海狮有耳朵有后脚,海狗毛长脸短吃乌贼,海象有象牙(?)。从这个标准看,茶包晒的生物照片里没耳朵,所以应该是海豹 :thinking_very_hard: (两条腿的都是禽类淆

源口 boosted

熱知識:反對順直白男決定半數人口的身體自主權的時候,請不要說「只有女的有子宮」😅
世界上不是只有順直人的。
很多間性別也是有子宮的。而且一些跨男、非二元性別、流動性別、two spirit 人也有子宮。這些人也有身體自主性、也能懷孕。

钱包紧张,消费降级,最近开始棉条和卫生巾混着用。然而这就造成了:经常搞不清自己到底有没有一根棉条在身体里,生怕一不留神戳进去两根,整个经期都过得十分不安。。。

源口 boosted

#兔兔下厨
我有两根香蕉,亲眼看着它们都快要黑了,今天终于抽空做了核桃香蕉蛋糕(面包?内里绵软、外壳酥脆,这款甜品真的是不管怎么做都不会翻车又快手的了,菜谱详见「绵羊料理」在B站的视频,我所有材料都是两倍,另外去掉了酸奶,香蕉稍微多放了些,白糖我减少了一半(我不喜欢太甜的)不用十分精准,我之前甚至曾经因为鸡蛋太冰油水分离过、手动打不用电动打过、我的黑糖结块每次都打不太散,最后也都奇迹般地成功了。就是最后烤的阶段建议隔个十分钟十五分钟就去拿牙签插一下
做早餐和下午茶都很不错的一款甜品,操作简单,推荐新手小白做来增长一下信心

源口 boosted

#后封锁时代 最近关于上海餐饮业由于不能堂食而遭到毁灭性打击的报道层出不穷。没想到复工后的只能外卖加剧了灾难的严重性:被迫复工却不能堂食,收入被砍掉80%,人员支出成本和水电等运营成本却只增不减,外卖和自提利润率低,更不要说现做的中餐馆子有很多菜因为怕影响口感无法外卖。更好笑的是,“不能堂食也不会有什么生意,没有生意也必须开着,我们环贸、国金、太古、久光店都是这样的规定。”这戏演给谁看不言而喻。
链接里采访的店铺都是餐点一座难求的店铺,如今沦落至此。这波之后恐怕只有使用半成品和中央厨房的大型连锁能活下来——aka上海向成为美食荒漠杭州深圳加速进发一刚!
想起2020年的时候,这类文章的主角都是电影院,今年已经听不到电影院员工声泪俱下的控诉了——全国已经默默倒了1000家电影院,你国普通观众看电影的需求已经被封控措施彻底摧毁了,“不如在家看投影”。简而言之,餐饮业现在是垂死挣扎,而电影院已经死透了。
mp.weixin.qq.com/s/d4-E_lPMRAU

以前面对无聊的东西顶多抱怨一句「这什么啊都快看睡着了」然后扔下干别的事,现在是真的……会看睡着 :aru_0520: 已经不止一次发生迷迷糊糊醒过来发现手里还抱着 iPad,显示着刚才在读的文档/在看的剧集之类的事情了……这算变老的象征之一吗。。。

打开淘宝发现618活动还没结束。往年也都是这样子稀稀拉拉持续大半个月的么?反正我是除了猫粮猫砂猫罐头之外再没买别的了,实在是提不起一星半点的购物欲。

源口 boosted

新加坡政府声称遵顼自由主义“法治”(rule of law),但它实际上信奉的是工具式法条主义,即“法制”(rule by law),意味着在内容和制度事实上,“法律”都易受权力的影响,以至于“法律”上的权利以及对政府权力的制约和监督都被削减了。政府利用其在公共领域的霸权地位成为唯一参与解释话语的主体,只有它可以赋予晦涩的法律文本单一的意义,如此就单方面排除了其他的可能含义,让公民在话语中屈居于从属的地位。

新加坡的正当性一方面来源于物质繁荣,另一方面来自西方治理模式。新加坡利用前殖民者设置的国家机构,如宪法、威斯敏斯特式议会民主和现代官僚制来证明其法治身份。它不断向外展示各种可见的、可测量的法治特征,并努力阻止任何质疑政府权力正当性的行为。而在其中,有序繁荣是随处可见的,但非自由主义现象(受管制的媒体、被噤声的民间社会、受威胁的宗教组织)则是隐匿的、边缘化的。

新加坡政府借助法律来延申例外主义,在不存在法定紧急状态的情形下,将法律例外主义常态化(《内部安全法》),行政机构履行司法职能,阻止法院进行司法审查。新加坡用国家说辞来使例外主义正当化,它一方面宣传新加坡国家的脆弱性,另一方面歌颂殖民统治的国家历史和法律制度。通过渲染“国家”处于危险之中的官方话语,政府自认为是唯一胜任的社会主体,可以带领脆弱的国家走向安全,严刑峻法作为政府维护安全的手段在这一过程得到辩护。

《威权式法治》[新加坡] 约西·拉贾

源口 boosted

刷微博会经常看到有人在一篇博文下面给博主“考古”——说“你当年不是支持A政策吗怎么现在就又支持A政策的反面了”,甚至还有人在评论里冷嘲热讽“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等〇拳砸到自己头上就知道痛了”。我觉得,这也是公共讨论越发极化的表现。一个人对事件的看法本来就会随着经历和了解的不断深入而变化,更遑论在涉及到切自身利益时,就更容易产生切肤之痛,从而转变自己的立场,这是人之常情。公共讨论的目的之一不就是让自己的立场的声音被听到,吸引更多的人来关注与支持吗?那为什么当一个人正在发生来之不易的转变时,却要端出“立场元老”(自己生造的词,以表示以自己最先拥有某种立场为优越感的一类人)的态度,告诉对方“你就永远呆在你之前的立场就好”——那我就不懂了,有什么辩论和讨论是以希望对方永远坚持己见为目的的?
人性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理性和高尚,如果我们默认一个人只能永远坚持一种立场、一种观点,无疑是为已经濒临崩溃的公共讨论环境再喷一把焚毁的火,也为未来的自己斩断了后路——谁能保证自己永远有先见之明,谁能保证自己永不犯错?

源口 boosted

#丹东#封城中,大爷出门忘记带钥匙了,社区以跨区为由不让找开锁的,大爷自己爬窗户回家不慎坠楼。活生生的人命,官方通报避重就轻,根本不提社区问题,难道大爷爱好爬窗户?!

「美国现在通货膨胀严重着呢,还有什么猴痘,他们现在全想往国内跑,国内疫情控制得太好了主要」

「以后核酸就常态化了,多好啊这样,都正常了」

……这真的是什么平行时空吗,然而不是啊,是我亲妈。所以已经放弃沟通了,按人间消失计划准备。

源口 boosted

当初利维坦发现唐山施暴事件引发轰动后,民间对此关注的重点大多由女性视角主导,担心舆论失去控制遂下场把整个事往“打黑”里带----这对于当地被长期存在的黑社会侵扰伤害的人来说是个难得的申冤的窗口期----于是后续网上也相继曝光了更多当地黑社会的消息。

这可就不得了了,打黑可是包子上台以来最爱炫耀的治理功绩(之一),相当于掀开公厕盖子把积累的排泄物直接送到这些年来对CCP宣传深信不疑的人鼻子下面----更有甚者开始怀念平西王。

事情发展到这个阶段感觉他们也意识到有些失控了:“保护者”“好哥哥”形象树不起来,就只有搬出应付徐州丰县那滔天的民怨时装死不了了之的冷脸了

……搜索引擎搜了一圈,基本吓个半死(网络看病必然结果),姑且挂了个下周的风湿免疫科,还是先暂缓第二针吧。。。(虽然最后大概还是会打

Show thread

……过了一个月了依然在疼。明天约了第二针,但真的十分十分抗拒了……然而不打就跑不了,崩溃。

Show thread
源口 boosted

@solidotbot “主要影响男同性恋”是非常糟糕的论断,这一点既没有数据支持,也会加强对性少数群体的污名化。WHO的网站上写明了猴痘通过“与被感染者的密切接触”(皮肤-皮肤,面部-面部,嘴-皮肤)传播,任何性行为都在密切接触的范畴之内,都有传播病原体的风险,不存在“主要影响”某一类性行为的逻辑。(WHO的原文也没有这句话。)

who.int/multi-media/details/mo

日常 

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和partner发生过言语冲突了,因为我早已放弃了交流。今天大概是许久以来最接近吵架的一次。一周多以前他想去某家店,我抱着防控刚放松一点,不想惹麻烦的心态不是很想去,但最后还是一同去了。结果这家店后来成为风险点,而我因为扫码登记而被社区找上,连同他作为同住人一起被居家隔离。这期间,他一直在教育我为什么要那么听话要扫码,你看他用外宾特供护照健康码就没事,总之一副因为我不懂钻漏洞而被我连累的态度。此时我已经很疲惫,而且也真的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太过顺民,是不是连微小的消极抵抗都做不到。

转眼隔离期过去,他再次表示憋太久了要去一家餐厅,我依然在先微弱地抗拒后同意前往。一路上网约车扫码,进商场扫码,进饭店扫码,回小区扫码,有的他可以逃掉,有的(比如那家饭店)则直接拿出后台数据实时比对,确保扫上为止。到家后他开始大谈恶法非法,不合理的制度不应该配合,问我是怎么看的blah blah,而我已经忍受到了极点,说那我搬出去吧,哪天又隔离了也和你没关系。

……话出口之后,我才意识到这大概是句很重的话。他愣了一下,说搬出去干嘛啊,算了算了。由此结束讨论,各回各屋。

问我是怎么想的?我唯一的想法是真的很累了。不想日常生活都需要偷偷摸摸或者和陌生人纠缠。况且因着性别不同和体型差,在小区门口或是在封闭的车内,他强硬地不配合更容易被看作「这家伙不好惹,算了算了」,而我则没有这样的特权。这些话当然都没有说,也觉得没有说的必要了。事到如今真的只是室友,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而已。

因为最近的恶性伤害事件参与了几场小规模的线上讨论会。感想是,我真的应付不来……好直,好顺,好二元,好刻板……压倒性的顺直女性视角,这当然是可预见的因为受害者唯一可见的身份就是外表女性,但反正……每次结束后都需要缓好久,感觉听够了一辈子的女性如何女性如何女性女性女性女性男性怎样男性怎样男性男性男性男性……

火烧站咋啦_(:зゝ∠)_ 试了一天终于艰难爬了上来……

源口 boosted

有人说,坚持这是“性别议题”是为了让男性承认既得利益。我觉得是也不是。
正名当然很重要。但强调性别叙事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性别”和“治安”议题的最终走向必然相反。

性别叙事瞄准的是父权体制对女性的压迫,争取的是赋权女性从父权体系中夺回话语权,本质上是解放运动。治安叙事则刚刚相反,以抗暴之名扩充公权力,最终体现在加强警力和进一步缩减自由空间,关键字不是解放,而是严打整治。

就像美国的Black Lives Matter,之所不是All Lives Matter,除了突出黑人在现状下的劣势,是因为BLM的核心诉求是针对滥用警力和警暴,争取的是限制警权。
改成All Lives Matter后不出所料成了一个治安议题,很多白人反而以“我的命也是命”要求增加警力,保护他们免受黑人攻击。

把平权议题包装成治安议题,不只是和稀泥,而是进一步向父权体系和公权力让渡权利。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