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谢绝以任何形式转载内容到长毛象以外。
目前已锁嘟,零互动零原创嘟文者出门转右。

Pinned post

热衷于认识新朋友but长时间自闭中。
欢迎互关,每一次友善交流都让我感动。

直男,已脱团七年。

自认温和右狗(白左),和理非非,女权主义者,相对更关注自由及性别议题。

偶有暴躁及厌男。

喜欢肯德基多过麦当劳。

厨艺尚可。

通常活动时间为北京时间十二点后。

认为人类都是傻*,人类的本质就是要么我更傻*要么你更傻*

目前想到的傻*列表:
1,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嘲讽政治正确,嘲讽白左者。
2,喜好辱骂某一个具体人物者(纳粹党员除外)。
3,女权不友好者。
4,性少数不友好者。
5,观察者网、环球时报、胡锡进等各类喉舌、占豪青年大院之类自媒体及红媒、深蓝媒粉丝。
6,韩国瑜及特朗普的粉丝。(×
7,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
8,我自己。
9,跟我说“这个真的不辣”的人。
10,打lol会挂机送人头辱骂队友者。
11,狗粉丝。
12,有优越感而不自省之人。(最近也包括我自己
13,中国人。(主要指赵国人
14,地球人。(包括但不限于地球原住民

再次谢谢长毛象。

果然是我脱离微博久矣的原因。原来昨天再次出现大规模炸号及言论审查......

事实上我不太确定这是不是一种恰当的情绪。

1,败诉是必然的。无论是法院的尿性,还是客观上证据的不足,这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一场诉讼。但这是一场社会运动,我会认为这是一场成功的社会运动(就朱军案而言。

2,从1并不能导出“愤怒是不必要”的结论,但我确实没有很愤怒的情绪。或者说,愤怒已经成为了日常。(也可能跟我关了微博有关,看到那群蛆我大概会比较暴躁

3,由于近来越发好像“决定”了跑路计划,开始有点“麻木”,有点抗拒进入公共生活。

4,身心俱疲。

邹思聪:“本案真正讨论的,是一个人对十年前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对曾经遭受的伤害,对不曾磨灭的记忆,当年不曾报警,不曾投诉,没有固定过证据,当年甚至没有明确相关制度的情况下,她是否还拥有最后的救济渠道:公开陈述。“

这番话是许多分歧的源头。不理解何为“”的人,生硬地理解权利与法律的人,很容易发出这样的疑问:你没凭没据的,凭什么?

更有甚者干脆就指责这是一场猎巫的行动了。

但难道ta们不知道有风险吗?不知道正义不仅会迟到也可能缺席?不知道自己也要背上名誉侵权的可能?不知道自己面对的可能是攻击、撕裂?不知道自己在“伤害”某些“已经很难”的领域?

ta们仅仅只是想做一场公开的讲述而已。

如果没有ta们,性骚扰不会成为案由,这个概念也不可能如此的深入人心;女权主义也可能不会进入主流的视野;更不要说后来更多站出来的人。

这就是一场运动。哪怕即将消亡,这仍然是一场成功的运动。

香港的境况让我感觉到了白色恐怖的气息。

日渐暴躁中。开始讨厌一切“无意义”的行为。

我宣布淀粉改名🐔杂!然后我一如既往还是🐔杂!芜湖

说句暴言,挺想看到李哥再拿一个世界冠军的(虽然今天看起来许秀更值得…

我竟然绿到这个地步哈哈哈哈哈哈哈人类不行!
我竟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左,虽然比起前几年已经左了好多好多。

卧槽!谢谢小机场!出新歌了!!!(似乎是qq音乐上线了你敢信(公众号“我的小机场”可听

不去炸厨房逛都很难想象人类的想象力有何等无穷(想起小时候没有微波炉而且土到八宝粥都想加热了再吃结果我刚好学了金属热传导比较快的物理学知识于是没加水直接放锅里烧然后直接起飞以至于哄堂大笑荣获“读书读傻了”之名

我的最佳影片:《荒野生存》。 

这是我的最佳影片。对于这部片子本身来说,大多数批评都是合理的,因为“现实”。对于我自己而言,我却是不得不向往着这样一个不切实际的可笑的结局。操蛋的现实世界不允许逃离一切,不允许将自己的“快乐”建立在第三者的痛苦之上(主要指家庭,我倒是不太在意朋友们的痛苦,我相信ta们中的多数会理解并接受。于是我们“自愿”为自己套上一切制度或者传统的枷锁,活在“社会”之中。只是今时不同往日,哪怕跑路又如何,这世界并不存在一个理想的乌托邦。唯独死亡是完美的。(抱歉抱歉抱歉抱歉抱歉但我必须承认它一直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当然我还是想吃更多好吃的玩更多好玩的游戏去更多美好的地方与朋友们一同感受悲喜。说完。

端点星案今日开庭结果:寻衅滋事罪,一年三个月,预计15日出狱。欢迎回家。终于。
twitter.com/caiweifather/statu

中午看了一个视频,大概是一个游戏区up主看到经济观察报那篇“精神鸦片论”的报道后做的,核心观点是“将游戏视为精神鸦片是一种非黑即白的二极管思维,我们不能成为二极管”。

观点固然是极好的,但无法避免的是up主极其受众的自我矛盾——这条视频的开头那句“此生不悔入华夏,来生还在种花家”所代表的民族主义者恰恰是在某些问题上最容易成为二极管的。

浅层一点的,正如视频的评论区里对于“娱乐圈”“饭圈”的鄙视,这事实上是将精神鸦片的标签从游戏身上剥除,却重新贴在了其它领域身上。(甚至更像是一种性别的碰撞,尽管事实上双方都不限于一种性别,但游戏却常常被男性视为自己的领地,饭圈则是“女孩”的堕落之地。

再往深一点,港独、台独、辱华这种种被视为政治议题,意识形态的领域,ta们又突然不谈辩证唯物主义,不谈背后的深层次原因,开始高呼“biss”了。

对此,ta们也有自己的解释——这是原则问题,不可混为一谈。意思就是,原则问题可以非黑即白,其它问题则需要辩证看待。

这无疑是一句正确的废话,当然存在原则问题,但关键在于谁去决定怎样才算是原则问题?目前来看,存在两种关于原则的标准——“西方普世价值”、“中国特色原则”。

假如真的接受中国特色原则的表述,那假如这套标准继续延申呢?阳刚之气?青少年健康?疫苗?在赵国眼中,一切问题都可以成为原则问题。

总有原则烧到这群人头上的时候。

越发理解为什么“饭圈”和品客会出现高度重合,因为二者的逻辑本质上是高度一致的——盲目、狂热、拒绝质疑、圈地自萌、拉踩,每一种行为都能在狂热的民族主义者身上找到对应。

所以我一开始并不能理解,为何赵国会高举“整顿饭圈乱象”的旗帜。

现在想来大概有几个可能的原因:
1,舆论的倒逼。养蛊养到反噬的地步,流量明星与饭圈行为负面新闻频发,几成过街老鼠,为了维护自身的形象不得不做。
2,饭圈的高度组织化,与女权主义的交集。不得不承认的是,高度重合的饭圈与粉红女权,在性别议题上的发声是在持续强化的(豆瓣各个八卦小组——鹅组、象组等等如今无不成为了女性话题的聚集地)。而赵国向来畏惧任何组织化的可能,包括对于大学的“渗透”。
3,对“娘炮”的警惕。最近不少鹰派份子都在大谈特谈“阳刚之气”,或也可被视为与教育部相关文件的同一套政策逻辑(跟打游戏被视为精神毒品一个道理

“常玮平,我希望你听到我的声音”。via豆瓣“view”。

朋友圈发言:1,法律终结吃瓜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假如无法“终结”呢?正如jingyao案。2,作为一个圈外人,我是不太能理解鹅组一些人的心态的——ta们似乎觉得吴亦凡的道德败坏也好违法犯罪也好,仅仅是个人问题。但真是这样吗?看看吴亦凡超话里的反黑组这两天还在努力运作,我没办法认同这一点。3,正如王思聪事件里大家在刷“想你的液”梗,今天很多人也在刷“牙签”梗,我理解作为一个“瓜”,天然就容易被消解,成为娱乐大众的“粮食”。但我们是不是可以不止于此?

不要把自己仅仅当成一只“瓜田里的猹”。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