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谢绝以任何形式转载内容到长毛象以外。
目前已锁嘟,零互动零原创嘟文者出门转右。

Pinned post

热衷于认识新朋友but长时间自闭中。
欢迎互关,每一次友善交流都让我感动。

直男,已脱团七年。

自认温和右狗(白左),和理非非,女权主义者,相对更关注自由及性别议题。

偶有暴躁及厌男。

喜欢肯德基多过麦当劳。

厨艺尚可。

通常活动时间为北京时间十二点后。

认为人类都是傻*,人类的本质就是要么我更傻*要么你更傻*

目前想到的傻*列表:
1,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嘲讽政治正确,嘲讽白左者。
2,喜好辱骂某一个具体人物者(纳粹党员除外)。
3,女权不友好者。
4,性少数不友好者。
5,观察者网、环球时报、胡锡进等各类喉舌、占豪青年大院之类自媒体及红媒、深蓝媒粉丝。
6,韩国瑜及特朗普的粉丝。(×
7,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
8,我自己。
9,跟我说“这个真的不辣”的人。
10,打lol会挂机送人头辱骂队友者。
11,狗粉丝。
12,有优越感而不自省之人。(最近也包括我自己
13,中国人。(主要指赵国人
14,地球人。(包括但不限于地球原住民

再次谢谢长毛象。

“常玮平,我希望你听到我的声音”。via豆瓣“view”。

朋友圈发言:1,法律终结吃瓜当然是一件好事,但假如无法“终结”呢?正如jingyao案。2,作为一个圈外人,我是不太能理解鹅组一些人的心态的——ta们似乎觉得吴亦凡的道德败坏也好违法犯罪也好,仅仅是个人问题。但真是这样吗?看看吴亦凡超话里的反黑组这两天还在努力运作,我没办法认同这一点。3,正如王思聪事件里大家在刷“想你的液”梗,今天很多人也在刷“牙签”梗,我理解作为一个“瓜”,天然就容易被消解,成为娱乐大众的“粮食”。但我们是不是可以不止于此?

不要把自己仅仅当成一只“瓜田里的猹”。

当代赵人反智的一个表现是,我在同事的口中听到了一句很理直气壮的话,“我也只是一个吃瓜群众”而已。因为将自己定义为路人、吃瓜群众,甘当鲁迅笔下的“看客”吗,于是便可以不谈真相不谈理性不谈公共不追求智识,安于当一个从众者。

当然,甘于当一个“庸众”本身没有太大问题,有时候我自己也会想吃下那颗可以成为缸中之脑的药丸。

只不过,这是赵国啊。那么赵人就成了《美丽新世界》荣誉国民了。

更新:本人已加入人类自愿灭绝运动,“Thank you for not breeding”。

回形针没了,大象公会和黄章晋也没了,如果说前者我还能“理解”,但后者实在太太太太恐怖了。这说明的是,狂热的人们与利维坦,对“立场”的要求已经无限拔高,连坐也成了再正常不过的事情。科普没彻底死,但也差不多了。

btw,最近郭刚堂寻子成功的新闻里,对于过程其实是语焉不详的→里面提到的“DNA数据库”在官方通报里只是包括了被发现的拐卖儿童、乞讨儿童及未成年罪犯的信息,那么作为人民教师的郭振是如何被获取DNA的?目前猜测的方向大概有两个——一是其它途径公开或非公开地收集公民的DNA信息且与打拐的“DNA数据库”进行共享;二是有报道表示警方正使用一套AI外貌模拟技术,模拟失踪儿童的未来相貌,再经天网系统的人脸识别系统进行比对,从中识别到了郭振,再进行DNA比对。
无论哪一种可能,都是监控社会的两面呈现——官方话语中的安全,与现实里的无孔不入。

上班操作如下:打开电脑(可怜的社畜又要被蓝光伤害了——打开梯子(自由的互联网冲啊——开电脑微信(看看同事群又有什么睿智讨论——打开chrome——打开石墨文档(今天又要摸什么鱼——驴肉火烧(今天又要怎么摸鱼——打开立场等新闻网站(害——打开知乎(看看简中今天又有什么好笑的事情

我去问小助手,小助手是这样说的,“因为你在可话中发布涉政敏感言论”,“[叹气]因为这种言论对平台的影响特别大,所以……”。

我没有责怪过可话,从一开始我决定发这些内容开始,就是在钻“空子”,以获得些许喘息的空间而已。以前常常会在一些小圈子听到一种声音,就是“不要发这些内容”,因为会“害死”这片小天地。每边都会有自己的道理,只不过一边“尊重”现实,一边追求“正常”。所以我理解,尤其是可话这个初创的仍可被视为弱势的地方。(豆瓣微博则略有不同,活该被骂。

一直错的都是这背后的那套审查制度,那条不可逾越的红线。它在不知不觉间改造我们的认知,在我们的大脑中设限、上锁。我们于是失去了认识现实的能力,失去了对话的氛围,失去了表达的空间。岁月静好,就是这样炼成的。

我不愿成为那个被分为两半的人。

作为运动者与作为理想主义者原本并无冲突,只不过大家一想到理想主义者很容易就会套上一层光环,忽略了理想主义者也不过是个人,甚至可能是个扑街,这完全是不冲突的。所以多谈行动少谈理想少戴光环吧,我大概这样想。

(其实是看到区议员宣誓在即,因为面临宣誓不被认可则会被追讨薪资的风险,不少区议员都选择了辞职这件事。认同之余也不免唏嘘。

社会运动从来就不是“纯洁的”,正如很多人质疑所谓外国势力,真以为就凭九九公益日那点钱就能撑起那么多草根NGO?没有所谓的外国势力的钱(比如“臭名昭著”的乐施会),草根ngo根本没有什么生存下来的可能。拿了外国势力的钱又如何呢,重点永远是在做的事究竟是什么。

而国内NGO的现状恰恰是太谈理想,不谈现实。“为爱发电”的梗人人都知道,甚至连入行的人都做好了这样的准备。这或许也是正常的——只有那些做好了心理准备乃至存好了钱的有一定年资的人才适宜进入。至于那些底层的从业者,只能继续为爱发电了。

某一年的928。今天我把雨伞弄丢了。今年我会在那里吗。那里的人们还被允许存在吗。

“我的无知和你的博学一样优秀”哈哈哈哈哈哈哈太毒舌了(书是《专家之死》,或译《专业之死》

太好笑了,会议的主旋律就是——局长辛苦了,警队辛苦了,凶徒太坏了,市民太不道德了,建议23条立法,建议假新闻立法,建议设置举报热线,还本港一个朗朗乾坤!
周浩鼎甚至都声嘶力竭了,建制派个个都恨不得剖心献忠(原来立法会会议长这样,懂了!

“受到网络暴力信息的影响”、“自我激发”、“个别人士”、“义士”、“美化”、“冷血凶残的施暴者”、“拨乱反正”、“本地极端暴力分子”、“本土恐怖主义活动”、“全面提升本港反恐应对能力”、“反恐意识公众教育”、“拒绝美化、英雄化”——邓炳强在保安事务委员会会议上的陈词关键词。
不愧是在大陆进修过的,邓sir好嘢。(现在youtube有直播

香港好像正在变成另一个新疆。
白色恐怖,警察社会,摄像头,国安法,“孤狼式恐怖袭击”,悼念与禁止悼念。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