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热衷于认识新朋友but长时间自闭中。
欢迎互关,每一次友善交流都让我感动。

脱团八年,一家七口,号称炸面炭花罐三四。

搞不清什么主义中(大概是如果身在美国会投给桑德斯),和理非非(暴徒ing),普世价值。

偶有暴躁及经常厌男。

喜欢肯德基多过麦当劳。

厨艺尚可。

通常活动时间为东八区时间十二点后。

认为人类都是傻*,人类的本质就是要么我更傻*要么你更傻*

目前想到的傻*列表:
1,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嘲讽政治正确,嘲讽普世价值者。
2,喜好辱骂某一个具体人物者(纳粹党员除外)。
3,女权不友好者。
4,性少数不友好者。
5,观察者网、环球时报、胡锡进等各类喉舌、占豪青年大院之类自媒体及红媒、深蓝媒粉丝。
6,韩国瑜、特朗普、普京的粉丝。
7,没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
8,我自己。
9,跟我说“这个真的不辣”的人。
10,打lol会挂机送人头辱骂队友者。
11,狗粉丝。
12,有优越感而不自省之人。(最近也包括我自己
13,中国人。(主要指赵国人
14,地球人。(包括但不限于地球原住民

新增
15,爹味人类。
16,热衷网暴者。
17,热衷假新闻人士(多指推特中文圈。
18,不遵守🐘社区规则者且不反思者。
19,还是我自己
20,左男

再次谢谢长毛象。

Pinned post

新增置顶→本人第一目标:新西兰。
理由如下:
1,没有很冷
2,有海!还有大草原!
3,不大不小的国家我至爱(之前很晦气地想到不大不小岂不就是中!我呸呸呸!
4,其它待补充

Pinned post

谢绝以任何形式转载内容到长毛象以外。
目前已锁嘟,零互动零原创嘟文者出门转右。

请务必相信自己的情绪。
今晚无论你是感到恐惧、悲伤、愤怒或是快乐,那都是真实且宝贵的,不要苛责自己。

对我而言是这样的:

恐惧,源于不确定性的无限扩大,我既不知道战争会否发生,也不知道发生与否带来的影响是什么。我固然期待改变,但我内心实在觉得改变可能是往更糟糕的方向去。

悲伤,大概是一种兴亡或是无论ABCD,我都觉得人们很难吧。想起因为金马之后的事,有朋友没办法留学;想起相隔的伴侣无法回去的学校和再见的朋友。

愤怒,大概是朋友圈那群人(哪怕是“朋友”),此外是微博的断网,公众号也无法查看阅读量和留言,让我感觉到很无力吧。

快乐,其实和以上的情绪是相对的,我们需要快乐,我们需要去消解掉那些情绪,所以和朋友们在群里一起笑一起骂,也算是共渡这个晚上的一种方式。

此条所指不包含赵国人民的感情。

落地了。
目前的最新消息是战机穿越台湾海峡,但19年穿过一次,说是”正常安排的年度训练计划“;20年也穿了一次,当时是美卫生部长访台。(甚至今年年初也穿了一次

华尔街日报也做了报道,预计是明晚抵台,住一晚之后第二天早上见完蔡英文就离开。

风传媒的综述报道:
storm.mg/article/4451797

Show thread

CNN报道,分别有一名美国官员和台湾官员表示,佩洛西将到访台湾,时间未清晰。
(看表述也还不算很确切,中美军队均有所动作,但也是已有先例的威慑。

edition.cnn.com/2022/08/01/pol

有句流传多年的老话,叫“严格立法,普遍违法,选择执法”。赵国的立法同样会有滞后,但“有赖于”口袋罪与上限可至死刑的处罚,立法不可谓不严格。至于后两者,妇女拐卖问题就是典型一例,中国人毕竟是信奉“法不责众”的,只要不闹出事来就是平安无事,否则就是党国铁锤伺候。

Show thread

违规办丧…亲属加抬棺的邻居、打墓的加起来才20来个人。
地图炮不好,但河南的硬核防疫出镜频率未免有点高。

包括因为这次的指控里包括了“恨国”、“精神北欧人”,一些人也开始了新一轮意料之内的网暴。

要爱具体的人,不要恨具体的人。

要谨记刘晓波的这句话:我没有敌人。

“因為,仇恨會腐蝕一個人的智慧和良知,敵人意識將毒化一個民族的精神,煽動起你死我活的殘酷鬥爭,毀掉一個社會的寬容和人性,阻礙一個國家走向自由民主的進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夠超越個人的遭遇來看待國家的發展和社會的變化,以最大的善意對待政權的敵意,以愛化解恨。”

bbc.com/zhongwen/trad/china/20

Show thread

另外,死亡在互联网上已经成为了一件轻飘飘的事,动辄NMSL、你怎么不去死一死、你到底什么时候死,对于发言者来说可能是随手打字,甚至日常用语,但对于别伤害的人来说,其实和现实里听到一句恶毒的诅咒与谩骂没太多区别。

(维尼不在讨论范畴

一个截面——《到底什么样的人,会在网上专门网暴他人?》:
mp.weixin.qq.com/s/OMFDh_exf0m

Show thread

嘲讽理中客不等于二极管就是对的。每个人都可能成为二极管。

谴责网暴不等于全盘否定一群人。
对抗污名不意味着就要无条件维护。
同温层的好掩盖不了个体的坏。
就事论事不等于割席。
不以言废人,也不以人废言。

我不支持不接受也不认同任何对于个体的辱骂、诅咒等网络暴力。每个人都可能成为网络暴力的受害者,也可能成为网络暴力的加害者。
那些举着正义、爱国大旗的人可能成为网暴者,举着其它任何旗帜的人也可能成为网暴者。
别人是蛆,不意味着我们也要成为蛆。

不要成为你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世界的撕裂和对抗可能是不可逆的,那我宁愿带着无力和绝望去死,也不愿意添一把火。

想想自己吐槽《隐入尘烟》有点狠了,真实在这个时代就已经是一种美德,浪漫化的真实好歹也还是真实。总比精神鸦片要好一万倍不是(没错!我说的是网络游戏!

今天上午是常玮平律师案件开庭,以被告的身份,罪名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妻子陈紫娟昨天下午到今天,一直被堵在高速路口,未能旁听。

b站夏日祭这事也太搞了,先是日本地图后来是抗日战争战役发生地,现在又有人说宁夏也搞过,所以其实是镰刀和锤子。

晋元帝呕心沥血讨好洼地人民,这波反噬却来得如此突然。

唠嗑一下豆瓣书影音用户大战饭圈用户的最新一仗——“那不勒斯四部曲”小组战役。

整个事件并不复杂。近期豆瓣连续开展小组整风运动,导致不少饭圈用户失去赖以生存的阵地,重新建组却遭到了豆瓣官方的围追堵截,买组就成为了新的出路。

此时,“那不勒斯四部曲”小组的原组长不知出于何种原因,生出了卖组的念头,两人于是一拍即合。最终成交价格据传是“400RMB”。

事情暂时终结于豆瓣官方的一则公告,宣布将恢复被踢出小组的用户,且将小组由官方代管。

有趣的是这个过程。小组在买卖完成之后,新任组长迅速在圈子中传播,随即提拔了部分进组的饭圈用户,一场杀伐随即悄无声息地进行——近七千名原小组成员被一一踢出。

原小组用户迅速发帖质疑,满屏尽是问号,一场战役就此打响。原小组用户与支持者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竟然还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恶劣程度大概可以类比小城里的图书馆突然来了一群人,说已经把它买下来,打算用做抖音网红孵化基地,然后把书和读者全赶跑了。

饭圈用户们同样满脸写着问号:这不是私人小组?我可是花了钱的消费者?找你们原组长去啊?市场行为有什么问题吗?——大概是我买我的图书馆,我做我的抖音,你管我?

写到这不想分析太多,直接吐槽就是:这个时代的人们的自我意识在发展甚至膨胀,“尊重”更多时候被理解为“你应该尊重我”,而非“我应该尊重你”;其次,同样是前者相关的,就是对公共性的认知极为匮乏,之于上一辈可能是毫无顾忌地占领篮球场与各种公共场地跳广场舞,对这一代可能是对于将世界分割成一个个的圈子这件事乐此不疲,中国可能是一个大的圈子,abcd的明星粉丝各成圈子,“公共”不是被侵害,而是被消失了。

粉圈侵占“那不勒斯四部曲”豆瓣小组事件始末:mp.weixin.qq.com/s/vsegfq9Y-9E

《孤勇者》与一个叫金克斯的女孩(大量剧透 

对了!不要听陈奕迅同学的版本!!!个人认为只有技巧没什么感情…建议听祖娅的这个版本,配合视频应该还可以的!

【前方高能!《孤勇者》女声版 超A燃炸!!-哔哩哔哩】 b23.tv/e3reqbN

Show thread

《孤勇者》与一个叫金克斯的女孩(大量剧透 

补一张超帅的图!

Show thread

《孤勇者》与一个叫金克斯的女孩(大量剧透 

这首歌意外出圈成为儿童神曲,Eason也自嘲唱了首儿歌,后续也引来了不少嘲讽,算是很多最开始喜欢这首歌的人始料未及的事。所以打算讲讲这首歌的一些故事。

简单说一下背景,这首歌是游戏《英雄联盟》衍生动画《双城之战》第一季的中文版配乐,动画目前的豆瓣评分是9.0。另外还有一首英文版配乐是梦龙乐队的《Enemy》。

歌名《孤勇者》至少寄托了两重意思,这里先说其中之一,关于一个名为金克斯的女孩的故事。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个赛博朋克的故事,这里有一个双生城邦,光鲜亮丽的是皮城(也叫“上城”),充满了工业污染的是祖安。一个昵称叫爆爆的小女孩自小生活在祖安,与姐姐蔚和几位好友(都是孤儿)一起玩耍,Ta们共同父亲是一个曾反抗上城统治最后失败的领袖。

这个故事看似是一个救赎的故事。
一个曾经反抗失败的人,最后只想保护好身边的人。
一个不小心做错事的人,想找回真正的自己;
一个曾经鸡鸣狗盗的人,最后却成了维护正义的执法官;
一个打开了潘多拉魔盒的人,希望合上盖子;
……

实际上讨论的,却是何为“对错”,何为自我。

爆爆失手犯下了不可弥补的错误,与姐姐蔚分道扬镳,无助的时候,她最想看到的人选择离开,唯有一个叫希尔科的人出现在身边,愿意给予她无条件的信任。

再见之时,蔚是好人,希尔科是反派,爆爆成了“金克斯”。在蔚的眼里,希尔科是坏人,所以爆爆是“误入歧途”、“执迷不悟”,所以她要誓死拯救妹妹,找回原来的“爆爆”。

但对于金克斯来说,爆爆、金克斯,哪个才是真正的自己?如果她就是金克斯,如果必须要放弃自我成为“爆爆”,才能成为蔚眼中的“妹妹”,那这样做还有意义吗?

一切问题还是在于衡量好与坏的标准。

如果套回现实,你是跨性别者,你是非异性恋,你选择不婚不育,你选择成为异议者,你都可能在瞬间成为金克斯。

何为“孤勇者”?有一句很俗套的话叫“做不被定义的自己”,但不被定义真就可以不被定义吗?事实是,定义与否并不一定重要,我们永远会在光谱之中的某个位置,重要的是,当我们在某一刻成为被定义的少数时,我们是否足够信任,这确实就是真正的自我?

我们又是否会在这一刻选择战斗?

讽刺的是,这首为少数而作的歌却在某些时候成为了多数人霸凌的工具。

而在更广阔的人群里,喜欢这首歌的并无话语权的孩子,何尝不是少数?当嘲讽在不间断地出现进而成为共识,而ta们仍无知地在大人面前表达自己的热爱时,何尝不是孤勇者?

(今天有朋友吐槽我发散过多,但这毛病一时半会也改不了,只不过我一直乐于成为那个不合时宜废话与屁话百出的人,这不也挺孤挺勇的

(以上带有粉丝滤镜
(只是期待这个世界多一丝尊重

香港也开始学习xxx讲话精神了......很好奇十年之期到的时候,香港会是什么样,世界会是什么样。

習近平講話後的政治學習:一場黨國在港的意識形態治理|評論|香港|深度|端傳媒 Initium Media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72

关于《隐入尘烟》的主观感受 

还有两点。

一是在我眼中驴才是主角,时刻盯着这驴共情这驴爱上这驴。

二,当初部分被骗去看的原因是这句短评,“如果你觉得自己真的很关注中国底层农村女性的命运和生存现状,月底公映时可以花3、50块看一下本片。”现在觉得这句话是bullshit(如有冒犯先抱歉)。

贵英的剧情很容易让我在看的时候联想到农村残障妇女的遭遇、小花梅的悲剧、身边人的人生,但在这部电影里并非主线,甚至我觉得有被“淡化”或者“美化”(纯个人观感)。可能有点吹毛求疵,但我感觉还不如去看一篇深度报道…(真·纯个人经验与认知导致的观感

Show thread

关于《隐入尘烟》的主观感受 

先扬。很难得能再看到这样一部真实的电影,上一次可能还是看蒋能杰的纪录片或者《二十二》。是一年辛苦到头,卖小麦和苞谷得了3974,种子化肥就花了1570的老四;是爱嚼舌根、说话刻薄、势利且现实,又能透出几分朴素的善意的农民;是住在后院窝棚的贵英,被使唤了半辈子的老四与驴……现如今的影视剧满是滤镜,哪怕同为高分的《山海情》也满是电影工业的影子,更不要说描述城市人口的种种怪影视剧了——往往提到都市,不是北京就是上海,还是月薪一万往上那种,说悬浮都给面子了,本质是玄幻。

在这种对比下,《隐入尘烟》的真实显得难能可贵。

后抑。也恰是因为这份真实,我主观认为,这并不是拍给“我”看的。在我人生的前十六年,电影所记录的就是我每天所见的日常,它一直在我的经验里活着,未曾消失。不过是牛变成了驴,水稻变成了麦子,广东话变成了西北话……在戏剧性以外的部分,我几乎都能在我的经验里找到对照物。对于我而言,看这部电影就是在回忆里找“罪”受——尽管在此地活着就是一种罪。

至于戏剧性的部分我不太能理解,比如血,比如冲突,比如生死,似乎显得太刻意?(这就是我认知范畴以外的事了

大概这么多。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