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It’s important to be in the right kind of environment, and around the right kind of people. You want to be around people who have a good feel for the future, will entertain improbable plans, are optimistic, are smart in a creative way, and have a very high idea flux. These sorts of people tend to think without the constraints most people have, not have a lot of filters, and not care too much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

Pinned post

我的点赞是关掉的。对我发的内容感兴趣的朋友请回复勾搭!!!不然我觉得我tm是整个联邦宇宙里唯一一个德云社/宝冢双担。。。。。。。。

Pinned post

“You’re free when no one can buy your time.”

Pinned post

20210503 湖广晚场 靳鹤岚朱鹤松《论捧逗》

youtube.com/watch?v=EW55ElwTX7

上一场岚岚把自己说乐了,这一场开头两个人脸就是红的,后半段开始高能火爆,最后紧急刹车不然真的要台上骂街()

说也奇怪,相声这门街头艺术发展到今天,变成了”养成系“。。或者说,”养成系“是不是东亚特有的产物?好像老外不兴喜欢这玩意,就我们喜欢。

传统看相声,说的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现在看相声,会觉得”这孩子不错,有点潜力,过几年再看“

岚松算是我关注的德云社第一对养成系。我知道他们是因为同仁堂的快板,觉得基本功扎实但是相声说的不可乐。我还把他俩写进了我的德云社科普文章里,写”值得关注的潜力股“

没想到就短短一年吧,这两就开窍了。现在走出了自己的风格,眼看就要开专场了。

他俩的这个可乐还是很紧跟时代的,就是如果你对相声没什么概念也能乐,不像德云社前面红的几对。

"It’s important to be in the right kind of environment, and around the right kind of people. You want to be around people who have a good feel for the future, will entertain improbable plans, are optimistic, are smart in a creative way, and have a very high idea flux. These sorts of people tend to think without the constraints most people have, not have a lot of filters, and not care too much what other people think. "

邀请你们来看Nomadlist创始人放在他个人网站上的这些话:levels.io/contact-me/

我觉得值得每个人来看看。

虽然这是写给试图联系他的人看的,但是我觉得里面有很多random knowledge。

我最近在revisit Naval的一些思想。这是19年整个年份我经常看和经常想的东西。这个视频:youtube.com/watch?v=pmqpJsVH01 看完有兴趣的朋友欢迎随时@ 我一起讨论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上我最爱的女人出现了:bilibili.com/video/BV1jb4y1d7t

为什么就不能对镜头多说两句话啊要想死我了QAQ

这个走路带风的人啊实在是太帅太美了!!!!!!

我们这一代人看的日剧韩剧美剧,都是电视台引进的,现在的孩子能想象的到是什么感觉吗。你打开电视能看到各种外国电视剧,然后国产剧也很好看。我们这一代人名副其实的电视儿童。

每隔一段时间听一次德云社现任三大元老的《莽撞人》,酣畅淋漓!youtube.com/watch?v=6GFbymOJwe

每次听都有画面感,一页一页翻小人书那种感觉。话说我小时候第一本看的中国古典故事小人书是《秦琼卖马》,当时看得好伤心,觉得这个故事好悲惨,好汉流落街头还要卖掉自己的马。

我好期待赵芸一成为德云社出来的第一个火的女相声演员 youtube.com/watch?v=dpPlhgDTn6

妹子冲啊!!!!!!! 她面试讲的那一段八扇屏说真的,吊打你社现在很多小有名气的师兄。

我觉得不同人的学习mindset真的差别很大,但(东亚为主的)社会就是推崇做题家这个方法。我个人总结做题家方法,就是在规定时间,规定范围内学习一定的内容并加以应用。

但是我这样的人,学习不是在规定时间,规定范围的。这有点像去学相声,一开始去德云社搬桌子扫地,要“熏”,后面觉得差不多了,才开始学本子。学本子也就是初级学徒,距离能上台说相声又有一大段距离。

这里面要学多久,怎么学,学成什么样,都是没有任何规律的,所以就不会有什么3个月相声bootcamp,让你零基础说成岳云鹏。。。没有这个可能性。

对我来说,学日语,学编程,都有很长的“熏”的阶段。要是让我规定时间,规定范围的学,我指定受不了。

业余学日语的朋友我给大家推荐一个刚发现的日语老师博主:youtube.com/watch?v=xwW6vnbKtR

他在北语交换过,现在主页是做销售,我觉得讲的很清楚明白然后初学者也可以看懂,也很实用

#山森浪太郎的转码之路 

经过半年终于跟我们team一个小姐姐约上了meeting。我之前留意到她虽然在我们team,但是title挂着swe,就意识到她可能是转码的要么就是码农转过来的。

年初跟她约了一次,当时她太忙了没约上,后面我又上项目了,因此居然到六月初才约上。

然后聊下来的结果,这个小姐姐是cs背景但是进公司一直在我们team(我怀疑那些年ux热,她一不留神上了贼船也是很正常的)。反正大概就是有点被公司坑了,她现在可以做码活儿但是title没转过去。听她语气不是太满意,我估计后面可能想跳槽。

之前想的靠公司体系去转,这么看来不太行。小姐姐一听就能力很强很有自主性,她还特别告诉我一定要靠自己不要靠公司(这是被坑多惨)

开完这个会自己定了定神,根据小姐姐的建议有了一些清晰的想法。开了trello board正式开始计划我的第一个project。设计师嘛,不管怎么说不愁做网站这事儿,按照我熟悉的流程开始搭建,从内容到visual,我还可以全程记录自己的process作为portfolio的一部分。

最近下项目了,但是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focus。感觉自己在浪费时间。今天跟小姐姐聊完好多了,我果然是需要环境督促的人,还是需要跟其他正在转码的小伙伴有一点联系才有动力。需要去加一个转码群。

这个场景难道不悲情和充满戏剧性吗:

复旦大学有一位从美国归来的青年教师姜某华,因为在六年考核期结束后,被学院解聘,在宣读解聘决定的现场拔刀怒向学院领导,导致数学学院的党委书记王某珍(男)当场死亡。

前一秒还在插科打诨开玩笑,上了戏台子一秒变样,真是太厉害了。

而且他们明明穿着很普通的衣服,也没有什么好看的长相和身材,但就是马上能让你感觉到这个故事的气场。

第三场演出,改编自道林格雷的画像,换成了中国渔夫在江南的故事。好期待这个演出啊。

我经常看到有人抨击数据女工,嘲笑数据女工,说她们不干正事。

我对这件事是有不一样看法的,因为我是过来人,如果我们那个年代有打投那我绝对也是数据女工。

我觉得很多人批判追星还是用一种”你做的事情有用没用“这种思路。实际上,人不需要做所谓有用的事情,好好活着就是最大的成就。

在我自己和周围当年的粉圈基友,我们没有一个人是后悔当年追星。大家都觉得因为追星这件事情拓宽了远比同龄人宽的见识和朋友圈,我们的交友模式至今都是基于兴趣爱好的。很多人后来的工作都是跟粉圈有关系的。

数据女工这种事情,大人就别着急,到了一定年龄以后自然就不干了。你就当青春期一个兴趣爱好,跟玩滑板,玩游戏,打飞机一样,过了那阵就没兴趣了。

Show thread

youtube.com/watch?v=5tAKJPXUTQ

《文化十分》 青年导演丁一滕:把最好的作品奉献给乌镇

宝藏男孩小丁,我喜欢他身上阴柔的气质。他经常在作品里反串女角,我其实觉得他应该是lgbtq的一员吧(直觉)

小丁太有才华了真的。

Show older

山森浪太郎's choices: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