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都怀疑自己有一天会产生钉钉ptsd。不想听到提示音!

现在就处于 新朋友一个没交到,旧朋友都在慢慢越走越远的阶段。旧朋友因为观念不同越来越大,想回到当时的亲密已经不太可能,只希望之后自己能主动点,多交些观念相似的新朋友。

微博上看到的,横轴是人的超越程度,感觉比金字塔那个要更合理些。

压力好大,要崩溃了,但也只能怪自己之前太懒懒散散...
一点都不喜欢工作!

而且我真的很讨厌有人动不动就拿985,211,双非什么的来划等级,给自己创造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Show thread

今天和朋友c见面。

c有一种神奇的能力,总能让人短时间内焦虑直线上升。

她拿着手机吃着冰淇淋,重复着内卷,出国,读研,Offer,钱。顿时我感觉身边每个人都申到了QS50,不读研的也进了字节或者拼多多,最少也是小米,拿着年薪几十万,所有人都过着一种富足的生活,仿佛年薪几万是尊贵的985学生中不会存在的。

我不知道怎么回复她,她似乎生活在一个与我完全不同的世界。不过这个天赋可能工作中用在客户身上会有奇效,但作为朋友来讲这种聊天真的无聊焦虑又沉重...

Ali said live sincerely, not too seriouly.
Totally related.

之前看一个纪录片,把从宇宙诞生开始到现在的时间浓缩为地球上的一年,人类的出现是在一年的最后一天的最后几秒。

所以人类社会现在其实还处于极其早期的阶段,很多东西都不完善,才有这样那样的毛病,比如独裁,资源分配极度不均,性别压迫,种族歧视等。乐观地想,两千年后的人类社会是不是就解决了这些问题呢?

保罗说一切都清楚地表明宇宙有一个精确的起点,它也会有一个终点。
他说我们认知的一切都会消失于一旦。
现在我们所熟悉的人、事、物,都逃不过消失的命运。从这个角度想确实有种奇怪的惆怅感。

很多时候看到一些感觉挺对的言论,当时无法理解,过了几年增长了些经验,多了反思,回想起当时看过的东西,才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就像当年看王老师的微博,在有一条当中她提到了对现在网络上女权运动的忧虑,当时完全不能理解,帮助女性远离压迫,获得更好更自由的人生难道不是百利而无一害吗?后面看了伯格曼的电影,像被击中了一样,才慢慢理解了她的“忧虑”指的是什么。只可惜已经一年多没有她的消息了。

ludy boosted

又看了一遍玛丽莲梦六的那条微博,还是能看哭,里面90%都曾经是微博上的热点事件,我看它们根本不是在乎谣言不谣言,而是这篇微博破坏了它们为党唱赞歌感动中国的心情。

而我又想到这位姐妹,她被抓起来时得有多震惊多害怕,她只不过是总结了热点事件,那只不过是一条微博。谁会发一条微博就做好坐牢的准备呢?

我发这个tag的时候一直以为只会发周庭张庭董瑶琼这样做出轰轰烈烈人权女权运动的事,没想到有天会记录一位因发微博坐牢的女性。

她的微博号已经用户不存在,只把一个热门tag挂出来供众人唾骂。肉体判决入狱,网号游街示众,党国手段不服不行。

判决书是2020年12月,所以应该今年6月就出来了,很快了,也很久啊。

再一次,链接如下,这是一条代价昂贵的微博👇

matters.news/@yukito/%E7%8E%9B

Show thread

自从开始用毛象之后就不写日(周)记了,还是得把这个习惯捡起来,因为自己太爱删嘟了 :blobcatmeltcry:

ludy boosted

一个感觉,林毛毛就是女权议题里的川普。主导现象的不是一种理论,而是一股势能。女权主义的道路太艰难了,目标是利他的整体实现。而寻求个人解脱的女利主义则既有快速实现的可能,又满足社达的快感,将个体从女性积弱的整体中切割出,何乐而不为。人类世界前进一步退行百年,看似激进重归保守。 ​​​

为什么睡了一夜跟没睡一样,困到炸裂 :0b11:
以后再也不煲电话粥了

ludy boosted

林毛毛,十一年前的博文。她的中文功底真的很令人钦佩。甚至有点不敢信这么温柔又平和的文字出于她的手。她比我更爱这片土地,更爱这片土地上的女人与弱者。虽然也骂过她,也不赞同她的很多看法,但是仍旧要感激她。

有时候我怀疑我爱上的到底是s这个人本身,还是一个虚幻的影子,任何一个相似的人都可以代替他,又或者只是沉溺于falling in love的状态。他对于我来说好像是一个虚态,尤其是在将近半年没有见面后。前一秒还在痛不欲生,后一秒hr发消息有入职希望就完全忘记他带来的痛苦了,于是赶紧把发出去的诛心的说要分开的话撤回。
尝试去和一个人建立深度connection真的会看到自己的“丑陋”,小心思弯弯绕绕,同时也在怀疑对方表现出来的美好是不是也是伪装,但始终找不到塑料薄膜的一角去揭开。真的会有人这么美好吗?为什么偏偏就被我碰到了?是我真的幸运还是我太幼稚看不出门道?

突然意识到严格意义上自己其实没有深度的朋友。

中午睡了太长时间,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和一个两年未见的异性朋友一起出去玩,慢慢却有了心动的感觉,以及亲密的肢体接触,梦醒后突然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对他有好感,还是现阶段太过渴望亲密肢体接触,于是约了他明天出来,试试自己的感觉。

但其实一直这样困扰下去是没用的。能减轻这种困扰只有真正去做些什么,去真实地接触人,去在生活中感受。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