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亮马河夜晚发生的事。 

已经连续亢奋好几天了,吃不下东西,无法做任何事情,想了想还是要记下来,太冲击几乎都要失忆。

周五是我们例行出去玩的时间,这几乎成了封控生活中唯一的念头,北京从上周开始已经变的很严重,所有可以玩的场所都关闭了,26号周五,问朋友是不是彻底没地方去了,ta说在朋友家喝酒,要不要来。打车过去,周五北京的夜晚,路上像过年一样冷清,已经持续很久了,还是无法习惯,上周降温了,零下几度,有风,有几个防控人员就这么坐在外面,走到楼栋门前的时候发现是封控单元,有外卖员过来送外卖,问坐在楼栋门口的大白这么晚了还得待着啊,对方说,没办法啊,这不是为了生活。如果要问是肯定进不去的,就趁他们说话的时候拉起布条钻了进去,听见说,诶ta怎么进去了,也没有再追过来,就这样,进了高风险防控楼的朋友家里,ta们说,只是混阳,还没出结果。凌晨3点一起走的时候,大白关了单元门斜躺在两个椅子上睡的很熟。

周六的早上就没有办法吃得下东西了,朋友一直看上海的直播看到很晚,我实在熬不动就睡了,中午从此起披伏的尖叫声中醒过来,是哪里的声音?楼下有人在抗议吗,半睡半醒中觉得这不可能但又觉得也不是不可能,仔细听了一下是有人在看世界杯,欢呼声从隔壁传过来,原来这世界上处了愤怒的呐喊还有欢呼的角落。

抑制停不住的刷新sns,不停的转发,看看上海看看新疆看那么多地方。从朋友家回来处理完工作,还是很犹豫,很害怕,上次去法院的时候带给的冲击还在,又特意问了懂法的朋友身份证的问题,有人说已经有大量的警力在了,朋友问要不要买一些白纸,说还是买吧,但事实是一直瘫在床上什么也做不了。不记得从哪里刷到视频,有人在亮马桥的河边吹笛子,吹李叔同的送别,空荡荡的周五的北京的亮马河的夜晚,只剩霓虹灯和笛声。

决定要去。
找了附近的花店,是关了门的,老板站在外面问,要什么,然后再进去给你拿,这样就不会被发现恶意营业,要了几朵花,递给对方现金,“这样最好了”。花不是很新鲜,但拿着花却没有勇气去买纸,好像拿着花买纸犯法一样,路上做核酸的人排了两条街,抱着一束花从TA们旁边走过,在想,你们都看看吧,这里有一束鲜花 。
回家觉得这不够,花放在哪里,放那干什么,从垃圾堆里翻出来箱子,写了字,藏在大衣里带了过去。

抱着花找到朋友,让我把花收起来,说太明显了要不然会一直跟着我们,旁边有一个骑电动车巡逻的人,有人说要不然放到包里吧,有点犹豫还是给ta了,ta把花束头倒过来塞到包里,我说这样会压坏的,但也没有再动那束花,我能感受到所有人的恐惧。
有人端着酒杯,有人拿着滑板,我们好像都知道要去做什么,但需要给自己一个无害的借口。

在河边转了很久,看到零零散散的年轻人,等红灯,我们在对面看他们,他们在看我们。
路上已经有很多警车和警察在河边,沿着河散步,走到一个可以休息的区域,有路灯,放下了花和板,被一同的人呵斥,不要现在放放在这里,周围全是警察!有人这这边拍照不要放 ,我没有听,还是执意放到了栏杆边上,又有人呵斥不要拍照,拍照干什么。也有陌生的年轻人过来问可以拍照吗,我说,可以。
我们就在附近转来转去,又走到放花的地方的时候,那一片灯全都被关掉了,黑漆漆的。

后来实在忍受不了同行的人,独自去了对面,宝格丽酒店附近。有人把我拉进微信群方便联系,我说这有人唱歌,可以过来。他们又说,就是听到有人唱歌啊,所以警察增派了大量警力。
怕什么!实在不想被这种恐惧包围 ,立刻退了群聊。就是一个人也要去。

周围很黑,下石阶的时候看不见因为旧伤又扭了一下,下了台阶,终于找到了可以纪念的地方,人们在沿河狭窄的路上点起了蜡烛,有人不断的往前放上鲜花,有人唱起了歌,就是送别。跟着一同唱了起来,几乎都是女生的声音,轻轻的,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晚风拂柳笛声残。。很久都没唱过了,几乎没有人记得全部的歌词,唱几句声音又小了,过了几句大家又唱起来,完全靠遥远的记忆。人们需要纪念,需要抒发情绪,唱到后面实在忍不住就哭了,立刻有海外的记者过来拍。不唱的时候周围就变的十分安静,没有人说话,手机响一声都会变的特别刺耳。后来我们又唱了国际歌,也是同样和上一首一样磕磕绊绊,起起落落。

后面安静了好久,期间一直有警察站在中间,高举着手机录像,我们没有人在意,中间他又讲了很多话,大概就是让我们早点回家,疫情严重为了防疫之类的,大家没有听,又唱起歌来,还是唱送别。中间他又开始讲话,一些人在喊,好好好,支持封控,支持清零,我要做核酸。河边的路被警察封起来,只出不进。
我们都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大家都不想走,站了很久,中间好几次找地方坐下休息,周围十分安静,河对面也有很多人,天太黑了,看不清楚。但好像对面的警力更多,时不时有一些骚动,我们站在这边朝对方喊,你们还好吗?他们回,我们还好!我们喊不要走!对面喊,不走!不要走!不走!不要走,不走!来回很多次,像在对山歌,大家都笑了。
有陆陆续续的喊了一些话,有人说,我是新疆人,大家说,我们都是新疆人(我又要哭)。

朋友们陆续和认识的人道别,打算回家。
突然有人在对面喊,我们去京城大厦了。
虽然这样还是打算回家,但路都被警察拦起来,只有一条,是通往京城大厦的,很多人在马路上,朋友跑的很快,我们怕走失就一路追着,走到人群里,举起白纸,开始往路的前方走,人群一起走动,一起唱歌,很多人都在录像。
我走在人群中,像在做梦。
到了一个路口,有闪烁的警车和大量的警察,人们站在那里,喊出了不要核酸要自由。

跟着人群继续走(中间喊了什么已经记不起来了),手举在外面也没有那么冷了,有人爬在树上录像。
走在人群中,有几分钟的出离,好像站在一个中心,所有的人都在拍摄,大家在喊,我什么也说不出,呆呆看那些拿着手机相机gopro的人。
又渴又累,陌生的朋友听到了递过来一小瓶水,没有厕所,去路边尿尿,有一个男的态度特别恶劣地说你踩到我了,我走的匆忙,还是很诚恳的说不好意思,没看到。
看到有一辆很大的大巴车开过来,看到很大的信号屏蔽车开过来,看到大量的警察围过来。

走到另一个路口时,被警察的人墙堵住,无法往前,往回走,发现也是警察的人墙,被堵在了路的中间,很慌乱,有一小撮人跑到了小区里,有大量的居民往小区里走,有人问,你们要回家了吗,他们说,我们是要回家,这小区里出不去,是死路。

那一刻真的很慌。只能出去,已经快十二点了,很累,想回家。
走到人墙附近,有一个年纪大的人像是领导的人在劝大家回去,可是人墙是死的,我们问,不是刚刚还说可以回家的吗,怎么又不让走了,他好像听见了,放了一个口出来,但是朋友还在里面,仅仅放了我们出来。朋友想要其他人出来一起走,这时我们才发现所有的信号都是屏蔽的,联系不到任何人!
联系不到朋友,没有人想走,警察一直在推我们走,不走,那个像是领导的人听到了又说,像是父母呵斥孩子一样说:一晚上就你吆喝的厉害!

我们只能去找朋友,又发现有一个男的,是那个说踩到他的人,才回过神来,他从头到尾都在追着我们拍!只要我们看他,他就扭头不敢直视我们,他是便衣!!
那一刻才意识到我们连口罩都没有戴好,多少人直面镜头,多少人被拍,多少人毫无防备。
回去的路上遇到有警察聚集,有人被抓了,周围的人大喊放人,后来又说没事了,人群才散去。
后来我们出去打车,剩我一个人,信号十分差,又看到便衣快速跑进车砰地一声关上门扬长而去,中间司机说三环封路了,开不进去,又取消重打,找不到车的地点,在路上疯狂的跑,那是一整天最恐惧的时刻,就连司机路上停车去上厕所的两分钟都觉得心脏要炸掉。

第二天,几乎所有的人都收到了派出所的电话、上门,要不然就去录了笔录,朋友被警察蹲守抓进去24小时,十分煎熬,出来后被没收了手机。
后面还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

我在十八日早晨,才知道上午有群众向执政府请愿的事;下午便得到噩耗,说卫队居然开枪,死伤至数百人,而刘和珍君即在遇害者之列。但我对于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下劣凶残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刘和珍君,更何至于无端在府门前喋血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她自己的尸骸。还有一具,是杨德群君的。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杀害,简直是虐杀,因为身体上还有棍棒的伤痕。
但段政府就有令,说她们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她们是受人利用的。
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board

如果你被喝茶,请一定记住以下几点——转需
一、如果警察没有他想要的口供,要入刑就必须把其他证据做得非常扎实,如果有口供,他就不需要把其他证据做扎实。
二、喝茶时,要求对方全程打开录像设备,这是你的权利。
三、回答问题时,尽量不要牵扯不相干的他人,“不认识”,“记不清楚了”,“没有印象”,这样的回答对你、对其他人都是最好的。
四、即使对方拿出现场照片或录像,你也不一定要承认,你可以说“太模糊了”。证明这个照片是谁,是警察的义务,不是你的义务。
五、签署笔录之前,一字一字看清楚,所有你没有说过的,你都有权利让他改过来,所有你说了他没有记录,你都有权利让他记录,如果他不改不记,你有权利不签署名字。笔录和你所说的不一致,不论他怎么吓唬、诱骗你,都不要签字。

试问谁还未发声
都舍我其谁卫我城
天生有权还有心可作主
谁要认命噤声

试问谁能未觉醒
听真那自由在奏鸣
激起再难违背的那份良知和应

为何美梦仍是个梦 还想等恩赐泡影
为这黑与白这非与是 真与伪来做证
为这世代有未来 要及时擦亮眼睛

无人有权沉默 看着万家灯火变了色
问我心再用我手 去为选我命途力拼
人既是人 有责任有自由决定远景

对一名富士康员工的采访

#富士康 这是我对今晚一位持续向我供稿的参加了事件整个过程的富士康员工的一些私人采访,经对方同意讲内容公开,希望可以通过他的视角,作为对今天一整天视频的补充,让大家可以从另一面来了解这件事。(来自迎仙店22/11/23)

阅读原文:lilaoshibushinilaoshi.blogspot
备份1:archive.ph/wip/vDUCk
备份2:web.archive.org/web/2022112317

不得不说!!!一年四季都是做爱的好时候!做爱!做爱吧!做爱吧!!!终将一散的人们,做爱吧! 

春天!就应该做爱!
春夜里橘黄路灯下的花都是嫩嫩的,要在电线杆下的长椅上接吻,在门口找钥匙的时候换气,锁上门就继续舌吻扒衣服。
夏天!就是应该做爱!
洗完澡之后穿个内裤就享受空调,裸睡的快乐谁试谁知道。要亲吻吮吸挑逗乳房,用手指让伊兴奋起来后紧紧抱在一起,空调调到二十度,做爱让人感觉温度还是高了。
暴雨的时候天黑得很快,就像入夜了一样,雨滴落在树叶上好吵,但是很快就会听不到这些雨声了,耳朵被伊舔湿,全身都开始起鸡皮疙瘩。
秋天就是该做爱!
天气转冷,要两个人一起洗热水澡,要口交和指交之后滚到床上去,湿着头发做爱,第二天早晨起来对着自己的鸡窝头职责对方……
冬天怎么能不做爱!
窝在被子里就该互相取暖摸摸彼此,手上没眼睛,但是很容易摸到衣服里面,手不暖和的话会让人冷得一激灵,但是在暖和过来的期间做点什么简直太合理了。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爽到了。

疫情政策消磨掉了我所有性欲,今年可能是成年以来性生活最少的一年,毫无想搞和爱人的欲望。

没有得新冠,但有后遗症:

1.开始觉得出门犯法,至少是在违法边缘试探,出门要先想自己有没有资格(核酸证明),没有证就像裸奔,无证出行,走在街上跟做贼一样心虚

2.现在对家的概念不再跟以前一样了,以前觉得家是个唯一真正属于自己,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方,现在知道了,原来有人可以随便不让你出去或进来,你以为属于你的东西,其实并不真正属于你。以前进出小区就是正常出门和回家,现在过门岗都觉得是得到了他们的允许,心里甚至有点庆幸

3.有一次从刚从餐厅出来,走了几步,觉得脸上好舒服,还在想是怎么回事,反应了几秒,啊 原来是风啊,然后再反应过来,是忘带口罩了

一直都在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昨天两次打车,上车后扫码司机的手机直接就能看到谁扫没扫,扫了的叫什么名字,一清二楚。

看到版聊上有象友提供用洋葱浏览器访问z-lib的链接了,但是似乎缺乏对小白友好的说明。
(不要默认大家都懂得洋葱浏览器是啥啦)

(我在微博看到有的友邻拿到那串链接之后以为可以直接输入普通浏览器来访问的,嗯,可见有z-lib需求但是不懂的友邻很多)

我知道象上有很多技术大佬啦,但是大佬不一定能教明白小白。正好我也是一个小白,也许可以理解到小白的难处呢,我把我摸索访问z-lib的过程分享一下好了!

先简单说一下目前的情况:
如图一的维基百科所示,美国时间的11月3日,z-lib的许多域名被美国邮政检查局查封了。现在用普通的方式似乎已经无法访问z-lib了,但是使用洋葱浏览器依然可以访问并使用z-lib。

然后是我谷歌到的背景知识:
洋葱浏览器是一种特殊的浏览器,长得像普通浏览器一样,也可以访问普通的网站,但是它是为了暗网而设计的,几乎是暗网的代名词。(应该没有理解错吧,轻拍)

以前我以为涉及到暗网这样高大上概念的东西,用起来应该很麻烦吧?就一直懒得去弄。直到今天惊闻z-lib下线,又看到电报上讲z-lib还可以用洋葱浏览器访问,就尝试去洋葱浏览器的官网下载了一下。

洋葱浏览器官网链接:torproject.org/download/

(虽然看到了选择语言的界面,但是我没有选语言,就直接下载了安卓版本,APP也自动帮我把界面调成中文了)

下载安装好了之后,我直接在洋葱浏览器的网址栏输入了友邻提供的z-lib的链接,然后就成功访问了z-lib啦!(图二)

原来不需要任何特殊的设置,只需要像使用一个普通浏览器一样使用洋葱就行!

全过程:访问洋葱浏览器官网选择安卓版,下载,安装 → 在浏览器网址栏输入友邻提供的特殊链接 → 成功

(以上操作默认全程保持翻墙)
(iOS设备可能麻烦一点,不过我猜应该不难)
(更新:才知道洋葱浏览器没有iOS版本!因为苹果强行要求iOS下的所有浏览器使用苹果的内核。因此,iOS用户只能使用第三方的替代品。洋葱浏览器官方在自己的页面中有推荐一款第三方的浏览器,大家可以试试这款官方推荐的)

就这么简单!毫无技术要求!
像我一样因为怕麻烦而停滞不动的技术小白们,请不要被吓倒了哦!

(刚才提到的在洋葱浏览器内访问z-lib的链接:

zlibrary24tuxziyiyfr7zd46ytefd

@board

*使用风险自行评判
我不是作者,任何疑问与建议可以通过Github页面issues 反馈。

各位原来的伪行程卡的作者更新了。
北京健康宝、上海随申码、四川天府健康通、苏康码、山东/湖北健康码都能伪装了!
作者的Telegram频道在下面,看频道发起的投票,以后可能还会更新其他地方。

t.me/gh_ilovexjp

网页地址
Cloudflare: ilovexjp.pages.dev

Netlify: ilovexjp.netlify.app

GitHub:github.com/ilovexjp/health-cod

07年周云蓬发布了歌曲中国孩子,时长六分钟,15年过去了,如果要更新这首歌,是不是一小时都唱不完?

Club从一个公开据点变得流动隐蔽,好像今年参加的活动都是这样,不管是什么女权,蹦迪、bdsm还是什么,不知道还有什么,开放的骄傲展示给他人的姿态的变得封闭、个人、审核化,好像上世纪外表是财会所的lgbt酒吧。每个人不敢喝多、哈哈大笑,每个人彬彬有礼,没人会发疯,没人躺在地上,相互审视、融入。一个不化妆的女人是在萬聖節扮演上班族吗?呵,还能怎么办?面对随时都被举报的风险,被疫情命中的风险,中止活动被抛弃的风险,被cop带走的风险。还想发疯吗?身在其中的洋洋得意吗?独特吗特殊吗拿到入场券拥有了特权吗?当然了,还苛求什么,有打不绝的活动可以参加,有人还在寻找快乐,上有政策下还有对策,有个人的抵抗者。家族群里发上万人的封路转运,发带了两瓶茅台的物资,发正在做核酸的云,发有封闭才知道自由的可贵,早上好!

最近渐渐在又在踢球⚽️,虽然很难掌握人球一体的从容,但在急促的呼吸中一下子就抓到了那种快乐。

看四通桥的视频比看到图片震撼,黑烟滚滚,伴随着横幅文字从喇叭念出的声音,平常播放着“佩戴好口罩,保持一米距离,提前出示健康码和核酸码”的喇叭居然也能喊出这样震撼人心的话,这个人是如何在北京,在离权力中心如此近的地方,是如何怀着一腔怒火将想法付诸行动的,他又会有怎样的结局。我看到他在桥上的图片里第一个注意到的是他没有戴口罩,利索干脆得不行,让我想起艾芬医生那句“老子到处说”,在场所有的人里,只有他好像个人啊,真正的人,自由,勇敢,有尊严。

晚上被激得不画点什么就睡不着,就想把他想要传达的尽可能地完整地,以一种可以相对安全流传的方式画出来。简单地选取了象征的符号,有的易懂有的抽象,大部分是考虑到传播。

他说了我想说的。我觉得不那么孤独了,他的举动撕开一个口子,将我从满目的岁月静好中捞了出来,我回到了意识中的现实。

不要核酸要吃饭 不要封控要自由
不要谎言要尊严 不要文革要改革
不要领袖要选票 不做奴才做公民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