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啊啊啊下次出来见人之前一定要喝茶喝咖啡。 :aru_0170: 现在的我就是……不知道是更困还是更社恐。

Show thread

Duolingo之《谁是卷王》。
(截屏一分钟后我已经跌到降级区了。)

Ishtar boosted

求助嘟:

周一收到更多坏新闻:公司马上要shutdown了,我要在1月14号离职了。如果毛象上有任意北美UX设计师的内推,请马上联系我,我现在非常需要了。

再次感谢各位。

既然都知道“此事古难全”了,何必还要唱“但愿人长久”呢。这是愿得来的吗。

前一阵天气比较好的时候,总是看到小区里绿地上有一群小学生叽叽喳喳在玩。半男半女,大部分都是印度裔,每次都是拿着个橄榄球🏈丢来丢去。

我: :0080: :0080: :0080: (玩啥不好玩橄榄球?)

今天得知本地公立高中是3A橄榄球豪门,赢过两位数的州冠军,几年前还得过全国冠军。比较orz的是四年前因为抢球员搞小动作被罚了四年(另外取消了两个州冠军),今年强势回归再次夺冠,而且表现非常MVP的四分卫还是个华裔。

就,虽然我自己是个绝对的弱鸡,但还是蛮羡慕这种有正儿八经体育竞赛传统的中学生活的。

豆瓣上看到一个帖子说自家ABC表妹在曼哈顿投行工作,年薪翻倍一年十五万刀,男朋友吃软饭。

我的第一反应:投行待遇真这么凄惨?当年商学院前辈们(?)不都说是拿命换钱十年退休吗?我表妹今年不是扛不住了降薪一半跑去了LA吗?然后看OP说表妹的哥哥芝大本科毕业进投行一年八万,总感觉这中间哪里不对啊…… 不是说十五万不多,但投行十五万是图个啥呢……

要不是朋友多年不见,真想告诉他我生病了不出来了…… :aru_0070:

Show thread

埃及亚历山大港的海滨道,2010年。

我对埃及作为旅游目的地整个印象不太好,属于绝对不会推荐女性独自前往的地方(摩洛哥和印度同理)。不过亚历山大港给我留下的记忆堪称一股清流,多少给这个国家挽回一点印象分。 :aru_0520:

队友周日就回来了。发现自己有点想他。

估计是因为这里天气实在太可怕了。睡眠又再度开始紊乱,基本上是睁眼已经天黑——但就算一大早起来也没什么用,因为根本不见阳光。

一个人住,做的饭剩了都没人吃。 :0010:

在纽约的时候不是这样的。怎么说呢,在纽约通宵的那些日子,至少早上能晒到点阳光,下午能跑去楼下的小公园晒太阳。

庆幸自己不用在这里呆太久。下周有加州朋友要过来踩点看要不要搬家,我一定一定要进行实力劝退……

今年Spotify听得很少,而且感觉数据不准确。比如说,我完全不记得自己听了那么多次《绿袖》。 :weibo_d_erha:

不知道Spotify是怎么算的。其实除了歌剧那固定几首,我一般都是直接选了自己的音乐剧歌单一直听下去。

自杀相关 

朋友A的朋友B自杀未遂。我不认识B,以下括号部分是A转述的:

“认识才两个月的朋友,一直在很高兴地筹备婚礼,前天晚上突然告诉我不想结婚,昨天突然告诉我要自杀。
“她不想结婚,被父母骂是废物,觉得自己没有价值。”

A努力语音B劝说不要自杀,但B到后来不接了。A的纠结点是她当时没有报警。

“我就一直在想,如果别人没有报警,她就死了。
“当时我整个人非常崩溃,我觉得我们作为网友才认识两个月,突然要我去和她父母解释,我觉得怎么能把这样一件大事交给我……
“我潜意识就不相信她会去自杀。我觉得如果她只是出去兜风散心,而我把警察叫来了,她在单位就社死了(她在国家事业单位)。
“我大概就是反复在想,为什么我这么糟糕,为什么我没有报警?”

A非常自责,因为几年前她学校就有人自杀,那次她也是很难过来找我开解。而我当时神经比较大条(不排除是有隐情她没告诉我),完全不明白为什么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毕竟我学生时代经历过大概两位数的同学自杀……)但这一次,对方是和她切切实实有交集的人,并且向她发出了求救信号,而她选择了不报警。

我和A分析说,B的困境不是你造成的,你不报警也不是出于恶意。你们认识才这么点时间,说穿了就是关系没到那份上。

想一想也是很诡异的:如果是路人或者点头之交,那报警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但如果是半生不熟的关系,反而缩手缩脚了起来。

这里有个前情背景:作为一个被命运连环坑的人,A和我讨论过很多次自杀。她和我共有一种真诚的困惑,用她的话说就是:“一方面我觉得一个人如果真的想去死,劝不动,也拦不住,让ta走了,可能还轻松些。另一方面我又觉得,可是很多人是中间状态,拉一把,ta就回来了。”

自杀如果真死了那就是字面意义上的一了百了。就算是高楼一跃而下后悔,给人后悔的时间也不多。主要问题无非是怕疼和怕后遗症——和医生问过,哪怕拿枪对着脸打,仍然不是百分百有效。

一方面是自杀未遂的人很多时候的确就放弃了,但另一方面总会觉得,真想死的还是会去死的。Living, it ain’t for everyone.

A的人生就给我这样的感觉。说实话,如果我是她,说不定早自杀了。可是A还活着,真的很努力地,跌跌撞撞地活着。

就算这样,看到她偶然写的一句“好喜欢喝很甜的奶茶,因为生活太苦了”,仍然会很想哭。

这方面也许还是荷兰的系统好。我们既然无法代替别人承受痛苦,就没有资格要求别人一定要活下去。

A难过是因为她没有救B。

我难过是因为我救不了A。

我接受我能力的局限。天地万物之中“我”的渺小,甚至让我感到安慰。可是每次想起A,我还是好难过。

这一幅也想装框挂起来。
第一次拼Antelope出品的拼图,手感非常非常惊艳,色彩也很正。可惜它家东西太少了。
I miss Orsay.

我这什么破毛病啊。自己做的菜明明也不是什么黑暗料理,为什么到第二天就不想吃了呢。 :aru_0170:

Show thread

家里一共三双筷子,昨天放洗碗机时发现有一双失踪了。有点崩溃,机器里检查了好几次不说,甚至翻了不止一次垃圾箱,但最后也没找到。

今天打开洗碗机,叨念着“哦红的在,黄的也在,那就是那双蓝的不见了……”

然后拿走了剩下的叉子勺子,第三双筷子就出现了。我愿称其为魔法。 :0080:

这块肉皮啊,我啃了一小半,被腻了三个小时。 :aru_0520:

今天也是政治抑郁边缘的一天,外加喜欢的球队输球+讨厌的球队赢球。但是!明天!我花费重金网购的麦丽素就要寄到了!(注意是正版麦丽素不是美国版Whoppers :aru_0170: )麦丽素配茉莉花茶,想想就幸福。

Show thread

我已经很努力不在网上回复别人输出观点了,毕竟1. 很多事情我不懂,2. 懂的事情我讲了也没钱拿。
但有时候是真的忍不住,然后就会血压飙升………

在超市发现了方方正正一大块的咸肉。叫Smithfield Salt Pork。
qfc.com/p/smithfield-salt-pork

买回来切小半块,搭上土豆香菇和豆腐,煮了很鲜的汤。有一大块很厚的皮,拿空气炸锅弄了一下,晶莹剔透可以慢慢啃。(很咸的,一边啃一边喝水😂 )

汤里面放了些上次熬的高汤胶质。剩下的明天做米线吧。

April 2014. Volendam, Netherlands.
白色的点是水鸟。

昨天高汤熬了六个小时(因为没有铸铁锅),放了冰箱后发现全变果冻了。 😂

想着要不要去买个Le Creuset的汤锅。价格倒没有特别贵,但是我要的那个尺寸,所有的颜色都断货了。看圣诞节能不能补上吧。

很久没联系的朋友突然给我发消息,问我近况(因为西雅图的冬🌧️都创历史记录上新闻了)。我问了问她的,她说她妈妈老年痴呆情况又恶化了……她其实算是FIRE了,以前满世界旅游,但是现在因为照顾母亲,哪里都去不了。我一开始想问她过两周要不要在旧金山聚一下,但现在觉得问不出口了。当然了朋友本人很厉害,这样了也保持着良好心态,说享受加州阳光也挺好的。

Show thread

都快八点了,试着做一下朋友推荐的高汤………
明天队友就去东岸了,等他回来一天我就去旧金山和新墨西哥。哎嘿嘿眼看又是一个月不会见面,感恩比心。(咦哪里不对)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