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anna 经热心象友科普,不是铃兰,倒像是黄精一类的。😂

Show thread

圣派翠克大教堂大门上的雕像,左下角这位是原住民Kateri Tekakwitha,“莫霍克人的百合花”,抗婚成功典范,蒙特利尔的守护女圣人。

Wiki上读她的生平,感觉不管是接触到天主教信仰之前还是之后,她的信念都可以用“拒绝结婚”四个字概括。哪怕后来她的天主教信仰指路人劝她结婚,她也坚定拒绝了。

还有一个让我倍感亲切的细节:她的原名Tekakwitha的意思是She Who Bumps Into Things。作为一个经常撞到家具的人,我简直太心有戚戚了。😂

说个好像有点…………尴尬的事情。

队友的叔叔最近去世了。叔叔没有妻子儿女,所以遗产是他们这群侄儿侄女平分。我们尚不知道具体数额,但这种飞来横财(???),肯定是不管有多少都挺感恩的。

然而我很快就想起,因为我们不是直系亲属,新泽西州对于继承遗产是要收税的,而且还挺多——于是说好的“不管是多少都开心”马上就变成了“可恶要交那么多税啊”。

就,从感官上来说,“一共有X所以拿到了X”,和“一共有X*115%然后交了15%的税所以拿到了X”……是完全不一样的。

结论:我真是个俗人。 :aru_0520:

买了明天下午MOMA的票。时隔一年,终于要踏入曼哈顿岛啦。 :blobcatfluffowo:

mobile.twitter.com/ystvns/stat

Simon Rattle评价柏林爱乐的乐团文化有云:没人会背后捅你刀子,大家都是众目睽睽之下大大方方捅正面的。
If there's a problem you tend to know it full on straight in your face. You don’t get stabbed in the back here, you get stabbed in full view of everybody

突然意识到等到了中段,不管是Glacier NP还是黄石还是哪里,正好赶上Memorial Day Weekend…… :aru_0170:

早点走吧,我这边事情干不完。晚点走吧,买家又不干。

简直想直接躺平算了……

Show thread

想问一下熟悉科罗拉多州Rocky Mountain NP的象友(比如说 @PigeonAdultman 咳咳),如果去的时候Trail Ridge Road还没开,在对徒步/露营没有兴趣的前提下还值得去吗?

为了搬家,NYC开到西雅图,目前正在试图决定是走北大荒线还是大中部线。芝加哥这一站是固定的,问题是那之后要走Badlands/Rushmore->Montana (Glaciers NP)还是Iowa->Nebraska->Denver (Rocky Mountain NP)->Salt Lake City (Arches NP, etc)。都是没去过的地方。

本来想去黄石,但是具体日期不是100%确定,又听说黄石限流入园要预定,作为几乎从来不去国家公园的人就觉得不太好搞。(我知道Rocky Mountain NP这个月底开始也要预定了……)

最近看起了The League,里面果然有不少Seinfeld的影子。就是,实在,太黄了。 (然而不管台词多黄,床上镜头里女人无一例外都戴着胸罩,甚至男人也穿着tshirt。:bili_emoji_doge:

一、你会列一二三不代表你有道理,只代表你会列一二三。
二、一边要求我不回复你(并且我确实没有再回复),一边另起一条嘟文骂人,那我只好也另外写一条。
三、世界不围着你转。如果听不得任何不同意见的声音,无法容忍哪怕最温和的疑问(不是质问是疑问),你大可以发只有自己或者你朋友可见的内容。当然了,你也可以拉黑我。我发了这条就以身作则拉黑你。

(隔空喊话结束的分割线)

所以……回到我原本的朴素疑问:既然女性洗手间有隔间,为什么有相当一部分女性要求女性监护人不要带小男孩进女性洗手间呢?
再发散一下:我知道有的女性看到这种事情心里不舒服(我原意就是问为什么不舒服),但“心里不舒服”也不能构成要求别人放弃自己正当诉求的理由吧。

看到有象友吐槽自由职业者的骨感现实,突然想起来,开心麻花拍《超能一家人》的剧本是我翻译的,欠我三千块尾款,直接装死不给了。

我认识的国内翻译者不算多。不过,直到2019年碰上开心麻花,我是我们那个群里唯一没被出版社or甲方黑过钱拖过稿费的人。

2020年,有大陆学术界的人跑来问我,要不要考虑翻译一本人文社科学术书籍(并没有说到底是哪一本)。我以前翻过一本文献,被大陆的审查制度搞得很火大,而且这次来人又非常中国地没有开门见山谈报酬,我就说自己中文水平不够,婉拒了。谁知对方说没事,你翻就好,翻完了我们这边找人给你看看,到时候译者署名先列他们的,再列你的。

我到这里已经内心一万个WTF了,于是说我不行,我要做手术,赶不上你们进度。

对方隔天回来说,没关系,我去问了,进度是弹性的,你去做手术吧,我们等你。

……………我至今没回复。

复习Bloomsbury Group八卦有感——

中国版的书香世家:家教严家风好
英国版的书香世家:fais ce que voudras

有点想看Angelica Garnett的《Deceived with Kindness》和Sarah Knights的《Bloomsbury's Outsider: A Life of David Garnett》……

翻出了在俄罗斯历史博物馆做的现场笔记。果然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

11厅—蒙古来之前Old Russia两个公国: Novograde和弗拉基米尔—苏兹达尔
妈呀建筑真好看,好多房间都so好看
12厅—蒙古人来啦!conquest而不是invasion,有意思,但是解说等于没有
13厅—莫斯科厅讲莫斯科公国。14-16世纪俄罗斯统一。蓝金屋顶真好看。库里科沃之战。
17厅—development of Siberia哈哈哈哈
18厅—首位沙皇雷帝伊凡,莫斯科沙皇的权力来自于拜占庭……?
20厅—不要再给我看圣像画了你们的和伊斯坦堡的一比都是渣渣
彼得大帝搞了好大一个地球仪
21厅—Time of Trouble,当年被波兰路瑟和瑞典揍
上楼的楼梯无比漫长,上了楼房间突然变素
22厅—彼得大帝,俄罗斯第一位皇帝,揍瑞典人,军事改革,港口,欧洲化
25厅—叶卡捷琳娜大帝,评价很高,黄金年代,彼得大帝继承人继续改革,贵族权力达到巅峰,给夺权卫队发黄金鼻烟盒
强调凯瑟琳非常勤勉,起草很多法律,送眼镜给大臣
波将金出镜率很高
普加乔夫起义:封建俄罗斯时代内最大农民起义,伏尔加河居民和哥萨克人反对农奴化,拷问门
27厅—开始在欧洲拽了,Balance of Europe,军事强力打趴土耳其人包围欧洲,进入黑海
大吹苏沃洛夫,阿尔卑斯山,打趴法国人解放意大利(??)
28厅—农民的衣服能留下来是因为好的平时不穿
强调阶级之间的鸿沟
29厅—贵族阶级改革思想萌芽,未来的十二月党人
physical elimination of the emperor暗杀就暗杀嘛说得那么清新脱俗
31厅—亚历山大二世大改革,解放农奴,资本主义开始发展
鹅毛笔并没有看到
32厅—changes in post reform
新的阶级和社会关系出现
十月革命之后的部分据说在修不开放

Show thread

为了周日的double date和MOMA,我这周还是干掉一个DDL吧。 :aru_0520:

说实话,虽然打全了疫苗,想到要长时间和很多人共处一室,还是有点怂的。不过我上次说的作死亲戚,老公老婆小娃都确诊了新冠,但是同样朝夕相处的老一辈打全了疫苗就没得。

对了,那个亲戚是打了第一针之后感染的,所以建议只打了一针辉瑞/Moderna的各位不要掉以轻心。医生说要等到第二针打完后两个星期才算圆满噢。

人是残酷的,只有历尽坎坷才能变得温驯;孩子残酷,因为他年幼无知;青年残酷,因为他以纯洁自豪;神父残酷,因为他以圣徒自居;学究残酷,因为他自负是饱学之士——我们全都铁面无情,每当自恃有理的时候,更是寸步不让。

人心融解和变软,通常是在遍体鳞伤之后,在翅膀灼伤之后,在意识到自己的没落之后,在令人毛骨悚然的发现之后——当他独自一人,没有旁观者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多么软弱而渺小。心变得温厚了,于是他一边揩干惊惧和羞愧的汗珠,怕人看见,一边为自己寻找辩解的理由,但找到的却是别人的理由。从这时起,法官和刽子手的角色才使他感到厌恶。

А. И. 赫尔岑《往事与随想》
项星耀丨译

(来自俄罗斯文学bot)

Man is cruel and only prolonged suffering softens him; the child is cruel in its ignorance, the young man is cruel in the pride of his purity, the priest is cruel in the pride of his holiness, and the doctrinaire in the pride of his learning – we are all merciless, and most of all merciless when we are in the right. The heart is usually melted and grows soft after severe wounds, after the wings have been burnt, after acknowledged downfalls, after the panic which makes a man cold all over when alone, without witnesses, he begins to suspect what a weak and worthless creature he is. His heart grows softer; as he wipes away the sweat of shame and horror, afraid of an eye-witness, he seeks excuses for himself and finds them for others. The part of judge, of executioner, from that moment excites his loathing.

Alexander Herzen
My Past and Thoughts
Translated by Constance Garnett

BIG & Little’s in Chicago (bigandlittleschicago.com) are (still) open! I am so looking forward to going there on our road trip. ​:aru_0180:

Chicago has some GREAT taco places, on par with those in CDMX (okay I hope no Mexican ever read this jajaja).

Ishtar boosted

微信朋友圈:

我看中国网友与其声嘶力竭辩解中国没有种族歧视然后三天两头被官媒打脸,不如趁早把种族歧视吸纳成五千年传统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这样就没人敢骂了。

今天的Tootle发现:居然tab右滑就能看到“屏蔽”“拉黑”“拉黑实例”一系列信息。这点比网页版方便多了。

(点开我的“屏蔽”页面,哇我靠,好长好长好长一串啊……)​:0080: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