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置顶一点关于我:

大橙,女同性恋|lesbian,性别认同女|She/Her/Hers,已婚,育有一猫一狗。

@在中国大陆学习并实践教育学12年,辅导青少年心理健康5年,心灰意冷放弃,出走并定居加拿大。

@加拿大持牌移民顾问|CICC-RCIC|R70***5

——互相关注的象友,如需要加拿大移民事务信息,我免费提供相关咨询服务一次,不限时。
——来自香港和台湾地区的象友,我本人愿意倾情奉献,并提供签证服务费折扣(虽然很抱歉我不会讲粤语)。

目前专攻领域:同性恋伴侣移民关系材料;学生签证材料;加拿大访问和探亲签证--访问签证境内转学生签证材料;加拿大联邦快速通道EE-FSW/CEC签证材料,加拿大联邦蓝领技术工人签证材料/Federal Skilled Trades

@加拿大注册会计师学生|CPA Student-PREP阶段,目前刚学完中级会计和初级税法,现在不要问我税务知识,未必比你懂。

毛象上是比较真实的我。偶尔会有政治性暴言,大部分是吐槽。三十岁以前是社交媒体话痨,现在很懒,聊天更喜欢打电话。
会屏蔽和预防性屏蔽脑子被洗红的人。

说起来水灾,又想起来爸妈给我讲了无数次1975年驻马店板桥水库溃坝,造成惨绝人寰的十几万人淹死,几十万人流离失所的惨剧。我父母当时十几岁,都在属于平顶山石漫滩水库的灌溉区域居住,其实已经离溃坝核心区很远了。但是,做为重大洪水灾害的幸存者,他们这一生也没有克服对“湍急的水”的恐惧。

这次郑州暴雨我爸妈所在区域始终比较安全,他们还是几晚上都没法睡完整的觉。这种接近过死亡又幸存之后会产生的心理变化,心理学上叫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半个世纪了,我父母已经学会了跟这种心境共存,就像千千万万的中国人一样。

👇链接是维基百科关于1975年8月河南省板桥水库溃坝事件的介绍,国内基本上没有系统性的介绍,再次贴出来和大家一起学习历史:

zh.m.wikipedia.org/wiki/%E6%B2

我到现在看到京广路隧道、地铁五号线、贾鲁河区域这些字眼还会心有余悸,有关新闻点都不愿意点开。

我出国前住在京广路隧道和地铁五号线的中间区域,上班在东区大学城贾鲁河区域。亲眼见到家乡曾满目疮痍的样子,即便是我已经离得这么远,零零碎碎的信息也多多少少被traumatized

我的发小朋友到现在说起来当时的遭遇,现场的惨状还会数度沉默不语,甚至哽咽/红眼框。他们甚至家里都没有人员伤亡。

我没有点开任何特大暴雨调查报告的国内新闻,党媒出的东西,我连标点符号都不相信。

我有个毛病,事情多压力大的时候就喜欢把家具位置换一换,搬搬抬抬从新布置一下,非常解压。今天中午很烦啥也不想做,突然非常想把电视搬到一楼,条案搬到bonus room。可是电视80寸,条案200斤,哭泣😭我觉得我的乐趣被剥夺了 :blobcatcomfsob: 行吧,我今天躺平了。

我最喜欢卡尔加里的一点(同时也是带来困扰的一点)就是阳光明媚,日照充沛,气候干燥。现在室外零下10度,但是在温暖阳光的怀抱里,白天furnace基本不工作室内也能保持20度,中午这会儿躺在沙发上享受温和日光浴,简直忘掉一切病痛。

阳光太多的缺点就是超干燥,作为鼻炎患者的我只好靠NeilMed各种洗鼻器续命了😂 不过让我再选一遍,我还是会来这种内陆地区,做为土生土长在内陆的人的命吧。

嗓子痛的已经要失声了 :blobcatcry: 上一次嗓子这么痛还是在新西兰的时候,现在回忆应该也是被传染上了当地的流感病毒🦠,嗓子痛的像针扎一样好几天,之后又咳嗽了一个月(这么说好像比很多人的新冠症状都严重,队友当时也是咳嗽一个月,最厉害的时候吸气就能咳嗽到吐)

再上次嗓子痛很久是连续上了20节课直接急性咽喉炎失声。

好讨厌咽喉部位的难受,是一种窒息感,比鼻子不通气还窒息。(掐脖子 :blobcatsadlife:

臭狗昨天早上偷吃了N多猫粮和treats,昨晚上开始loose bowels,早上依然木有好转,决定断食一顿观察下。我还没有给她买保险 :ablobcatcry: 想起来万一需要问诊的bills我的心都要滴血了 :ablobcatknitsweats:

没吃饭的臭狗,采用时刻跟着我狗盯👀给我压力,估计过一会儿要咆哮了。

反正队友公司90%的同事都小阳人又痊愈了 :blobcatcomfsob: 我们省应该最早能实现“居民阴性清零,荣获群体免疫”的省份。大家都是容易注意到阳性日增人数最多的魁省或是安省,反而忽略感染率(7 days or daily positive rate)我简单看了一下Statistic Canada,安省的daily positive rate一般在20%上下,我们阿省基本上一直在40%左右 :blobbroken: 更别提我们省非紧急根本不给做PCR,还有那个反疫苗protest一波接一波。哎,佛系了。

Show thread

说起来最近的访问签证visitor visa application. 

前段时间和带我的前辈例行讨论,说到了最近婉拒的一个代理服务。具体不能讲太多,就是诉求申请旅游签,境内再说转学签然后再上岸。境内的事儿就算了,我们一般也不签约那么远的事情。总之,各项条件很好,但是我们在travel of purpose上实在找不到任何理由能往上扯的,所以就只能请TA另请高明了。

这个case主要问题是“访问目的”。
没有孩子在读书,没有亲人多年未见,没有朋友结婚or死亡(关键是加拿大动不动也capacity limited,都不能做理由),没有商务活动要参加……总之就是没有任何connection,就是纯旅游。旅游这个理由在疫情前非常正当,但是现在你哭着喊着要来参观加拿大的大好河山,移民官又不是傻子,why?why now? why you are so urgent? 我不知道能说什么了,反正就是能力有限,臣妾真做不到啊。 :8111:

目前即便是免签国,想入境都得研究一下各种要求,头疼不已,邻居美国人都不能随时来往的时候,其他地区真的没办法,哎。

PS:我也是身份角色换了之后,才体会到大部分时间确实是clients挑consultants/agents,但反过来也是必须要挑的,这是负责和良心地一点体现,不仅仅是怕失败/有污点。(虽然我现在还处在能力有限被迫挑的阶段,希望有天能理直气壮地挑,昂头 :aru_0350:

自从猫狗进家门之后就再也没有进过山了。fully occupied :weibo_d_erha:
blue
暴言:我不管,就算狗子晕车我也要进山!!!

虽然知道更新了“关于我”一定会引来流量,可是上了半节课功夫收到几十个象友申请,社恐syndrome都来了。好慌,抱歉我可能要花点时间看看再过fo或者申请互关
ps: 好喜欢基佬们和女孩子们的热情~~~~~

置顶一点关于我:

大橙,女同性恋|lesbian,性别认同女|She/Her/Hers,已婚,育有一猫一狗。

@在中国大陆学习并实践教育学12年,辅导青少年心理健康5年,心灰意冷放弃,出走并定居加拿大。

@加拿大持牌移民顾问|CICC-RCIC|R70***5

——互相关注的象友,如需要加拿大移民事务信息,我免费提供相关咨询服务一次,不限时。
——来自香港和台湾地区的象友,我本人愿意倾情奉献,并提供签证服务费折扣(虽然很抱歉我不会讲粤语)。

目前专攻领域:同性恋伴侣移民关系材料;学生签证材料;加拿大访问和探亲签证--访问签证境内转学生签证材料;加拿大联邦快速通道EE-FSW/CEC签证材料,加拿大联邦蓝领技术工人签证材料/Federal Skilled Trades

@加拿大注册会计师学生|CPA Student-PREP阶段,目前刚学完中级会计和初级税法,现在不要问我税务知识,未必比你懂。

毛象上是比较真实的我。偶尔会有政治性暴言,大部分是吐槽。三十岁以前是社交媒体话痨,现在很懒,聊天更喜欢打电话。
会屏蔽和预防性屏蔽脑子被洗红的人。

听了一圈Enno Cheng,还是最喜欢她的台语系列。台语的软糯+Enno的灵气太命中我emotion
《Jade/玉仔的心》
youtube.com/watch?v=tbOrmOWDYR

说起来台湾,很遗憾我当时的台湾通行证都过期了也没去过。台湾在我心里的人画像总是一个女性的形象,她对不同事件的response是不同年龄段、不同性格特征的女人,或温婉美丽,或坚韧包容,或沧桑睿智,或灵动诗性,等等等等词穷了,请用无数形容女性美好的词语堆砌。

我认为红朝根本没能力/胆量搞什么一统台湾,除非是真的疯了,每次听到这种说辞总能让我想起来一位什么都不懂,但就是有能力张嘴就吹牛B的男性亲戚。如果真的有那天,我余下的生命里就多了一项使命,尽我所能帮助每一位台湾人到安全的地方。

PS: MV简介里的小表述真是萌到我了几秒钟,哈哈哈。
CC是摄影师,好甜
——
【Mv製作團隊】

導演Director - 鄭宜農Enno Cheng
演員Actress- 温貞菱Forest Wen
攝影D.P - 林予晞Allison Lin、黃河River Huang
剪接Editor - 黃靖閔Kassey C.M. Huang
造型Stylist - 童男Naoto Tung
製片Producer - 強尼Jonny Lin
妝髮Make Up & Hair Style - 王禎旎Aura wang
亂七八糟助Assistants - 陳科翰Ke-Han Chen
字體是温貞菱寫的 Types Were Written By Forest Wen

最近Kiwi开始疯狂leash pull,walking dog完全变成了拔河比赛,看完各种training videos,唯一的感觉就是我需要买10袋子treats :8111:

youtube.com/watch?v=tNTKgzdTsV

郑宜农/Enno Cheng的《给天王星》也太甜了。这几天各种扒了她和CC的点点滴滴,好喜欢这些女孩子,女孩子怎么可以这么美好~awwwww~

我最喜欢Jade,591,Dear Uranus,其实除了The touch和Thief,都很带感

洗个狗洗的人狗都精疲力尽。哭喊骂狗声一片。
昨天看兽医,小姐姐还开玩笑说,她现在进入了最annoying的阶段,it is very normal to have some “puppy blue”.
希望她拆家能力小一点吧,是不是该带她上上social or obedience class🤦🏻‍♀️ 毕竟也是只COVID baby🤦🏻‍♀️

关于老家疫情的。纯吐槽+暴言🙄️。 

我妈跟舅舅前几天回了一趟老家办事,直接变黄码加星星被加入流调调查名单,14天不准出门。(我刚知道星星就是外地来的意思,搞不懂从郑州到籍贯地算什么外地),我妈什么都没带而且还只能住舅舅家哪都不能去。她还笑说她17岁之后就没跟自己弟弟一起住,而且还要一住住半月。

烦死了,刚给老爹美团了好多菜,可是我跟老妈还是担心眼睛不好的老爹自己在郑州又不会做饭把厨房给炸了。

刚又看见omicron已经到了天津并且本土化。我其实很怀疑omicron的毒性根本没降低多少,只是加拿大和其他正常国家打的疫苗有保护作用而已。还是很担心这波对国内亲人朋友的冲击。我爸已经被捅了16次鼻子/喉咙,我妈20次,我他妈想起来就要诅咒那帮决策者得了死了算求,
PLEASE Almighty God(if there is a The one)

我每次提让老爹老妈过来加拿大,起码打个正常疫苗再回去。每次我爹都犹犹豫豫回这句:“去你那可以。但是我不想回来的时候隔离,也不着住啥龟孙地方,我不想受那个气。”

我他妈的对这个理由的合理性哑口无言。

关于亲密关系的碎碎念 

这两天网上不止一个人问我类似问题:“你们在一起这么多年没想过分手吗?要是我,我早跑了分手拉到了。”

这些人应该都是“小朋友”(笑),所以我也就没怎么回复。其实但凡有点经历的人都应该不会觉得 “从来没想过”。任何一对儿光鲜亮丽的couple背地里的各种“aggressiveness”,只不过没有让别人看到罢了。我觉得这是个常识,只是很多抱有幻想的“年轻人/physical or psychological young”不愿意承认而已。

我一直认为婚姻或者说高度体制化社会化的亲密关系其实不太符合人性。人的本我/基本需求跟动物本质上没有太多区别。可能更像群居动物/herd,大家生活在一起,有个头羊/头狼,该交配繁衍的时候交配繁衍,该养育后代的时候群体养育后代,群体里也会有很多同性恋者不会繁衍交配,但起到很重要的支持/辅助/守卫/头领等和维持后代数量平衡的作用。之后成年后代另组herd而循环不绝。(个人观点,不讨论不辩论不回应该话题回复)。

现代社会亲密关系里的幸运鹅们,其实就是幸存者。他们并没有在关系里一直彼此伤害,反而形成了依赖性共生的关系,这种平衡虽然一定会让彼此都牺牲掉一些“自我”,但是又能保持舒适度,所以亲密关系就一直共生并存续,一旦缺了对方那块反而生活质量大幅下降或者是情绪平衡都会被打破。

我们在一起这八年,至少有四次都到了要分手的points.
1. 出柜。我们是半年内先后都跟家里出柜了,而且是主动出柜,不是被捉住。就是硬生生摇醒父母并且还给了几拳。中间经历各种狗血事件,没点运气和精神病一样的执拗就肯定玩完。
2. 出国。这点我俩一开始并没有达成一致,我其实15年就动了念头并开始规划,之所以没有立刻一走了之也是顾及对方的感受。但是到17年我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双方也正好在疲倦期,她虽然没有说,但是我知道这种日子下去,迟早就是要么开放式关系,要么就直接一拍两散。我在一次心情极差的时候,就迅雷不及掩耳的搞定了新西兰学签。我走的时候她其实什么都没有准备,我等于在逼她再次做决定。结果是她也迅雷不及掩耳的办了旅游签过来找我。她在走的前两天差点被她父亲扭送去精神病医院,住院证都办好了。好在我们得力的朋友保护,我也及时回国接到了她,顺利出境。(如果我们再犹豫一两年,疫情爆发,那也是只能拜拜的节奏)
3. 贫穷。我们在国内哪里为钱愁过。刚出国,突然间过起来每一刀都要自己拼了命式的挣,想吃西红柿都觉得买不起,订个外卖都觉得对方浪费钱而吵一架的生活。现实的骨感分分钟击碎什么浪漫。
4. 人生重置,再次危机。移民后无异于重生,个体的不断刷新一定会影响亲密关系,我俩等于要重新再次认识一遍对方,这次的冲突其实对我俩来说是本质意义的磨合,这个阶段过去了,未来还能再稳定一段时间。

所以,人生还有这么长,谁知道下一步又会有什么大事件。挣钱可能需要规划,亲密关系里,规划明天的事情都是很ridiculous. “我今天和对方一起又过了开心的一天。” 这就可以了。

“关系”本质上和好好工作,好好经营生意没有太多区别。爱情?那只是荷尔蒙罢了,自己DIY都可以high的不行,所以亲密关系是否是必须的?太personal,任何答案都可以是对的。

桌子上长猫,脚底下长狗
俩东西长的太快了,狗已经抱不动,猫已经抓不着。

这个假期全在养病了。疑似中招omicron, 反正也没去测┑( ̄Д  ̄)┍,天知道。周围三个朋友positive,两个疑似,然后我们还一起愉快的聚餐聊到半夜。我和队友是头昏脑胀嗓子疼打喷嚏鼻塞什么的很轻微。然后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打了booster。结果直接撂倒三天站不直。天知道经历了森么,反正我是瘦了几斤还有点小欣喜。队友今天吃了一粒布洛芬竟然还是去扛木头了 :weibo_d_erha:

在家窝着头昏眼花的时候,复盘了这些年和队友的relationship里的大事件,然后没刹住车一下子写了上万字。发成了豆瓣日志希望能引起点positive response. :8111: 起了个很恶俗的标题 “我在亲密关系里对情绪问题的思考”。写论文太多的后遗症,怕是难治好了。

douban.com/people/161366179/no

(我他个娘嘞,复制链接的时候才发现Part 2篇又被锁了)

所以,因为恶毒的审查存在,其实我在文章里略去了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些事件。那些迫使我日益厌恶那份工作的事件:

比如: 学校设置“学生监督员” ,美其名曰“学生民主”,其实就是监控教师言行。
某同事(我知道她知道我的性取向,但是从来没有当面说破)当着我的面谈论:你们班那两个女生就是在搞同性恋,恶心死了,你也不管管?
两个男同事每天都在票圈和工作群发布“美帝亡我之心不死”或者红的发烫的段落和文章,无法屏蔽甚至还要被迫点赞。
等等吧,总之就是即便是我是异性恋,也照样会辞职走人的,不然会精神分裂。

另:这两天在做research到底选哪个博客网站做个赛博小窝,或者把豆瓣日志什么的搬到哪里放着比较安全但是又能分享给还在国内的小伙伴?毕竟豆瓣的抽风和被杀也不是不可能的,哎。不知道象友有没有什么好建议。(毕竟伸手党了,弱弱问)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