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若是【总】要求个人牺牲去成全集体,那集体到底是谁的集体...

把那些在网络上重拳出击的人叫键盘侠是不是太宽容了,这种人怎么担得起一个“侠”字,充其量就是个“键人”

深夜痴言:《红楼梦》里愿意与之做伴侣的男性,想了想只有个薛蝌,虽然出场少,细心周到,感觉很稳重可靠;宝玉只好做“姐妹”的,柳湘莲太刚毅侠士,秦钟也有点疯魔。

对文科的歧视和污名化,其实就是在否定个体的生命,思想,感情羁绊的意义,一个专制独裁国家是不需要有思想的人,需要的是顺从听话的螺丝钉,但人一生下来怎么可能会没思想感情呢?

为什么这么讨厌这些网络用语/不友好。 

说“讲道理”的差不多都在胡搅蛮缠,说”有一说一”的没有一个在就事论事,说“屁股歪了”的人基本上都没长脑子。

经历了香港和缅甸事件,还指望“国际社会”?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政权间相互绥靖勾结,资本开心地数着独裁者的钱。

另附:

美国能源巨头雪佛龙、法国石油巨头道达尔、瑞典通信技术巨头爱立信、法国连锁酒店巨头雅高(Accor)、以及韩国钢铁和能源巨头 POSCO,都在为缅甸军事集团提供资金。记者无国界组织呼吁仍在缅甸开展业务的跨国公司终止与 Tatmadaw 的所有合作(众所周知,这是为缅甸军政府部队提供财政支持)。

🔗 rsf.org/en/news/stop-funding-m

本人长期求好消化,营养相对均衡, 容易批量生产制作成盒饭,在冰箱里放3-4天微波炉一热就能吃, 的快手菜菜谱。外卖太贵了而且现在肠胃吃辣开始不舒服了,但是我跟家属近期忙到飞起周中都不想做饭。目前开发的菜有:日式咖喱(吃了胃酸已放弃),白菜豆腐五花肉大乱炖,土豆or西红柿烧牛肉, 单次3小时大概能做两个人吃3顿的量。希望有经验的象友们不吝赐教!

周玄毅转了一条lgbt内容,评论里照样好几个恐同拳在那蹦跶,点赞最高的无外呼又是代孕问题,就好像lgbt人群对代孕的需求能高过传统异性恋似的,这世界上但凡有一个gay敢代孕,lgbt就得全体连坐诛九族,就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可见周玄毅粉丝也不能免于低智,就有那么一群人吧,哪是女权啊,就是恨自己没占优势,你要让她投胎,她巴不得投胎成白人男性,打着人权的旗号,却咬牙切齿的想把其他争取人权的群体打压下去,似乎时刻在表达一种“在惨这个领域不能有任何其他人比我更惨抢我风头”的意味,lgbt得靠边站,黑人得靠边站,你们被歧视都是有情可原,只有我最冤,感叹不愧是你中特拳,仇男、仇黑人、仇犹太人、仇性少数,但却觉得自己女权

中国的女权每年都是元年,因为她们的前辈都被铁拳打碎了她们看不见。
(这一方面是由于信息的不透明,另一方面是由于她们习惯于听从宏大叙事,缺乏学习个人叙事的意愿和能力,并由此导致一种自大,以为自己是特别的一代)
今天豆瓣小组女权被铁拳打碎,我敢说她们还是不会反思,只会说一句“豆瓣管理员是男的”。
#每日拳经

老话还得说,ccp就是一个专制独裁的执政党,而女权主义势必就会反抗专制独裁政体,就会要求有参政议政,选票投票,保障弱势群体权益,提高女性政治地位,这些都是与ccp相冲的,所以ccp会允许女权主义存在吗?不说女权主义,ccp允许有言论自由等基本人权存在吗?在讲女权主义之前,恳请某些人能不能先抛弃对ccp幻想再来说女权主义?认清形势放弃对ccp的幻想?

河北货车司机喝农药死谏这件事,最绝望的点是“死亡”,甚至是“引起公众关注的死亡”,在官方看来已经不再有什么特殊意义了。

在过去,这种以自杀的方式唤醒公众注意,靠的是人们对生命价值的承认,以及与“放弃生命”等价的现实不能承受之重。

但如今,官方已经可以对公共讨论做到完全的控制,所以生命价值几何,也可以被肆意操弄。当事者的死甚至令他们窃喜:因为死者不会说话,无法自证,反倒给了他们轻松改写事实的机会。一通春秋笔法之后,议程被设定,系统无罪,不必追责,家属情绪平稳,“领导为我们解决了问题”,死者只是“无征兆迅速喝下农药”的一桩意外。

以死明志,在当代中国,已经是条被解构的道路。被系统困住的受害者们在生命尽头爆发出的呐喊,如今也被捂住口鼻,太阳底下无事发生。

中国疾控中心:当前国产疫苗保护率不高
dw.com/zh/中国疾控中心:当前国产疫苗保护率不高/a
在4月10日的一场演讲中,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呼吁各界关注mRNA疫苗技术。作为官方代表,他还罕见地指出“要考虑解决现有疫苗保护率不高的路径”,提出了几种不同技术疫苗交替接种的建议。
#deutschwelle

那份“唐山市披露货车司机服用农药死亡事件调查情况”真的是把政府恶政隐撇得干干净净,写文里面透露着货车司机不配合执法,易怒上头走极端是咎由自取的结果,北斗系统发明者、执法者、收费者、交通规则制定者层层推卸责任,层层靠着一套北斗把人困在系统里面看不到生的希望,技术和系统沦落到政府机关手里成为了最可以出台合理化压迫敛财公民的法律借口,把公权力面具戴上却又成为了公平公正不计前嫌的好政府机关,这才是司机走上“死谏”呼唤其ta人关注推动更人性化的规则目的,官媒一开口说话“北斗是我国自主研发的导航系统不必过于指责”,跟风的民族主义者也纷纷议和,全都“看不到底层百姓困难之处”,货车司机变成了好脆弱的群体,脆弱在没法上缴官僚们想要敛ta财的数目。

外交部拿不出实质的证据戳破所谓的“bbc谎言”,只能曲线拿出性暴力受害新疆人私生活混乱等“肮脏龌龊”的私德证据来降低“bbc谎言”的真实性,转移性暴力的事实,聚焦私德层面上种种不堪,就这“福报”下降到爱国蛆也是如此,用着同样的路数不断要性暴力受害者自证意识形态和立场,罔顾性暴力犯罪事实,有什么样的锅真配什么样的盖,一帮流氓外交部注定有一帮阴毒的下手仔。

>4月7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①医保个人账户将允许家庭成员共济;②#常见病普通门诊费用纳入医保报销#;③单位缴费不再计入个人账户;④加强医保基金监督管理...…

人民日报下面的评论真是印证很多时候没波及自身利益的人对着被动了蛋糕的ta者往往“战狼野性”般叫嚣最大声,逢人就劝忍一忍就过去了不会死人的,牺牲个体成就国家繁荣昌盛就是应该的,要有这样的大格局。

真到切了属于自己的蛋糕的时候就不干了,看得比谁都清楚,劝人大度慷慨嘴脸一秒变成“谁动我奶酪我跟谁急眼”入木三分的小人模样,说这群人不明白,也不是,其实看得很清楚里面的门门道道,只不过没到抢了自己的蛋糕就睁眼说瞎话。

“无事大格局,有事震天响。”

出门干嘛都要扫码,而且某些地方只给扫码。对老年人极不友好。我妈一说这个就很激动,不给老年人活路啊。基本上网民们意见也比较统一,都觉得不合适。当然不合适,这没什么说的。
不过我天朝这样的现象不是很正常吗?逻辑这事儿,跟数学一样是个客观存在。无视一群人,蔑视一群人,只要自己不是那群人,就装没看见,甚至为欺负人找理由。无视/歧视穷人,无视/歧视残疾人,无视/歧视同性恋,无视/歧视劳动人民,无视/歧视老年人,无视/歧视女人,有啥奇怪的。思路已经订好了。你可能不穷,不残疾,工作高大上,不是女的,不是gay,但是所有人都会老,谁都逃不掉。但是,天朝群众可不这么想,只要欺负我的时候,我才生气,仅限生气。

前后用一个月的空余时间把《那不勒斯四部曲》看完,将近100万字,很久没有这么专注看小说了。羡慕她们这份跨越几十年的友谊,有竞争,有嫉妒,有很真实甚至不堪的龃龉,才更凸显她们那些惺惺相惜、彼此支持的时刻的美好。

中国人最怕的两件事:1客死他乡,2断子绝孙,对我来说都是祝福语 :blobcoffee: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