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2018年夏天我跟着旅游团去过新疆,路上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刀子都要拴铁链早已不是新鲜事。在那一周的旅程中,我印象最深的是两个细节。
其中一天的行程是到新疆人家家访,我们去的那户人家接待我们的是一对母女,母亲告诉我们他们平时要去学校学习,这房子只是他们平时招待客人用的。她们一家是被村支书筛选后,才被选中招待我们这些客人的。言谈中,她不断说起党的政策好,女儿从小就要学汉语。
女儿看起来还没上小学,不到六岁,她的反应让我过了四年仍记忆犹新。
她说:“我给你们跳支舞好不好?”这显然是被安排好的,小姑娘语气隐隐带着气。
跳完舞,她问:“我跳的好不好?掌声呢?”于是我们鼓掌,小姑娘又跳了一支维吾尔族的舞蹈。
小姑娘虽然跳了舞,但表情一点都不开心,我感觉她对我们说话的语气、表情饱含着怒意。
现在我意识到,招待我们的这户人家平时被送到教育营,估计是因为“表现好”才允许出来招待我们这些旅行团,才能享受贩卖自家葡萄干的“福利”。
第二处细节是游览赛里木湖时,碰到了南疆某村组织的旅行团。这群南疆的妇女在领导带领下举着鲜红的旗帜在景点前拍照。我忘记她们有没有举党旗,但她们的表情就像刑满释放或出来放风一样,好像是能出来旅游是件新奇事。
让我不适的是,他们明明是原住民,为什么出门、完成一次省内旅游还要领导带队?为什么要对此感恩戴德?
旅游时导游曾给我们讲起新疆人受到的许多不公正的待遇,比如住不了内地宾馆、不能自由出行、大多数人手机不能用4G上网,但车厢一片安静,似乎也没有多少人在听。
如今读到关于新疆的新闻,我感到愧疚。在新疆旅游时,我享受了少数民族不能享受的风景和自由。面对当地的暴政,保持沉默或粉饰太平是一种罪恶。

Paprika boosted

我一直很想感慨中国人普遍性的爱无能,无法给别人稳定的情感支持。

男性拒绝承认情感的价值,把世界的运行粗暴地简化为只要有钱就能买到一切。这种感觉非常像一个大脑理解能力只有小学生水平的人,会把所有超出认知水平的东西简化为非黑即白的判断题一样。

但是那些抱怨另一半不关注自己情绪需求的女性,自己其实也没有什么提供情绪支持的能力。
我早年是个很容易对别人释放善意的人,自然而然会吸引到很多人来和我倒苦水,这些人的通病是只会单方面对你倒垃圾,你如果想要从对方身上获得同样程度的情感支持是不可能的。能感觉到对方很明显是不在意你,或者是想努力理解你但是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最终结果就是像男性一样嗯嗯啊啊敷衍几句或者说点类似“多喝热水”的话。

所以我一直觉得本质上中国男女在这方面都很无能,都缺少对情感的深层次觉知与洞察,这样的人自然不可能给予他人情感支持。唯一的区别只在表象上,由于社会对男女的规训不同,所以大部分男性显得更加木讷愚直、女性更加多愁善感。只要你观察过的人足够多,就很容易得出结论:普通老中人对他人的冷热苦痛,一概都是不关心也不明白的。

Paprika boosted

我个人读长篇小说有点吃力,所以想找点短篇来读。我比较喜欢科塔萨尔和博尔赫斯这些有想象力的短篇。但是我阅读量也不太大,想拓展一下阅读范围。随便看到这条的象友能推荐一些你喜欢的中短篇小说作者或者集子吗?

Paprika boosted

不行,又想到刚刚那个爹味十足的【别把你那AO3黄雯当回事儿了】
爹不爹啊你,就要当回事,就要当回事!!!女人不把自己当回事都几千年了,到现在就一句【你妈你奶都忍过来了,怎么就你不能忍?】打发了?
我偏不!我就要当回事!!!从做同人女开始当回事!!!
我的CP就是天下第一!!!我的产出就是很重要!!!我的想法即使不是当下最好的,那也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同人女的黄雯就是很牛逼!!!那可是在深夜安慰到了无数个同好的黄雯啊!!!
尼尔盖曼说,他在签售会时总会遇见被《鬼妈妈》治愈的各个年龄段的女生来跟他表达谢意。我想说的是,同人女写的黄雯也拥有同样的功效!!!
同人女创造出黄雯、黄雯慰藉到同人女的心灵,这就是最有价值的【创造】和【传递】!
比只知道破坏!迫害!的傻逼爹味人(不分男女)要抢上三万七千倍!!!!!

也许站长是对的,做记者确实不适合我。
我知道自己社恐,但知道自己很有可能是女性阿斯伯格后反而松了口气,为我这么多年的恐惧、忧虑、受伤、讨好找到了理由。

做帕梅拉,照着各种健身视频做真的有用朋友们。
我就断断续续照做了十天,居然有了一条马甲线。

Paprika boosted

忘记有没有翻译过AO3cotd姑娘对AO3使命的绝赞回答了,今天拿出来重温再合适不过。顺手翻一下:

匿名:AO3上有些同人好重口,为什么还能挂在上面?
回答:因为AO3是一项托管服务。只要不违反基本条款(Terms of Service),AO3不会审查网站上的内容。分级、标签、警告是作者的责任,而读者的责任就是仔细阅读这些分级、标签、警告并决定自己要不要点进去阅读。不想履行自己那部分责任的人大概也不该使用AO3的服务。
补充:有鉴于AO3在中国被禁,这条汤在微博和推特被广泛转发,所以我想在这里多说两句
AO3有一套非常翔实的标签系统,方便用户检索或过滤内容。AO3本身不规范网站上的内容,是因为这件事用户在做。试想假如作者没有好好打标签,或者读者没有认真看警告,那么这个规范机制就失败了,大家就可能会看到自己不想看的东西。
我喜欢AO3把这项权力交到【我】手上,我喜欢掌控权在【我】手里,而不是什么我看不见摸不着的陌生人,更别说我的政府。我可以只看我想看的东西,避开我不想看的东西,而平台上每一个用户都有这样的权力。
这是团结的力量。要说同人圈最擅长的是什么,那他妈就是团结在一起。打好标签

Show thread
Paprika boosted

如果你去年给AO3捐了钱的话,现在就可以开始给OTW理事会投票了。今年的参选人里有一位叫Tiffany G的,引起了很大争议。她在面试里表示自己对法务部的工作很感兴趣,希望能够对基本条款(TOR, Terms of Service)做出一些改进,尤其是儿童色情,因为那导致AO3在她的祖国中国被禁。

其实我完全理解她的出发点是什么:现在微博上都还很多人把AO3和淫秽色情娈童画等号,也许她是想在TOR里明确写出禁止这些的条款来为AO3洗清污名?我不怀疑她的出发点是好的,但她根本不了解AO3的历史和核心价值。AO3当年的建立就是因为英语世界的同人女们受够了传统同人网站的审查和清洗,决心建立“我们自己的档案”(archive of our own),最大包容(maximum inclusiveness)和反审查(anti censorship)是绝对不能动摇的底线。

事件始末:olderthannetfic.tumblr.com/pos
Tiffany的发言记录:elections.transformativeworks.
我的立场:tumblr.com/blog/view/direwolf-

看《宜春香质》,醉西湖心月主人肉写得真香艳啊。《弁而钗》李又仙那篇教化意味更浓些。

Paprika boosted

以前说话不喜欢加“我觉得”“我认为”的引语,后来被我导纠正了几次,改过来了。现在也很不喜欢市面上让人删掉“我觉得”的各种写作/演讲技巧指导,也不同意“女权主义者应该少用上述词汇”的观点。
认识到观点的多样性和自己的无知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大胆自信不代表要把“敬畏”和“边界感”驱逐出去。如果不给表达留下空间,互动就只能剩下攻击或者一边倒的赞同。这不是熟悉的权力之间相互倾轧的父权叙事吗?我对这种斗争毫无兴趣。
其实在我说“我觉得”、“感觉”的时候我反而更大胆,都说了是个人观点了,面对不认同我更不必担心,所以我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说话不是为了说服人,我知道我说的不是真理。我说我想说的,这就够了。

Paprika boosted

记录昨天声援弦子发生的事。 

昨天从出门到回家12小时,又加上经期,一进门累到倒头就睡,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从决定自己去现场声援弦子,就没预料过是这种情况。弦子2点开庭,到法院附近一点半,周围两三条街全部被封锁,但看到仍有行人通过,过马路等红灯的时候,有一位年长的姐姐问是不是今天有什么大的庭审,我说是的,然后也没憋出别的话来。晚上和44聊天的时候她也遇到类似的情况,讨论到我们应该练习,向周围的人告知正在发生什么。
法院周围分布了大量的警察和便衣,几乎每隔十米就有一两个,道路上都是警戒线,被查了身份证留了电话,转了一大圈都看不到声援的人,但能看到许多形单影只的年轻人,于是鼓起勇气问:你是来声援弦子的吗?得到的答案是肯定,就这样不断的问向周围的人,问到一个女生和他们的朋友时,被热情的拥抱了,我们就这样慢慢的聚在一起,决定像法院门口走,因为我们人多,几乎每走十几米就被盘问,被警察拦下要求登记,同行的女生特别勇敢的和对方辩论,说我们已经在前面被查过了,你可以去问后面的同事,这样的话说了好多次,在法院对面我们决定停下来,仍然被警察严厉禁止,被驱赶,不许停留,我们在路口转弯处被打散,被警察大声呵斥超过3人就是聚集、石景山有疫情、这里不准待、这是临时规定,已经离法院很远了,许多人向更远处走去。不许超过三人,我们就零散的待着,不许停留,我们就慢慢移动。被盘问,是来等朋友的,什么时候等到,不知道。后来去了附近的肯德基,被报警,去了麦当劳,有便衣,我们分散各处。
44说她下出租车时就被几个便衣包围询问,正驱赶,那时我们在路边坐着,我问她你是来支持弦子的吗,她便和我们一起。等待的过程很漫长,在麦当劳44说,这好像是在参加漫展,就各种奇奇怪怪的人,一看就跟普通人不一样,(就有很多lgbtq啦)一起聚在麦当劳肯德基,明明很闲,还要假装很忙。去外面借火抽烟,也能看到许多便衣在周围。后来我们在网上得知庭审结果出来了,我们在的商场周围突然出现了许多警察。我们从后面的必胜客出去,分散在即将见面的广场周围,晚上的风很凉快,有同行的人说她们买了花,我们坐在路边看小朋友玩耍,44说她也来月经了,借了卫生巾给她,把收到的反对捐卵的小广告贴在了商场的卫生间。很疲惫,又去公园一起喝了一罐啤酒。
晚上快十点,终于见到弦子,和无数次在照片和视频里见到的一样,瘦瘦小小的,我们围着她,她把法庭上的自我陈述读了一遍,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们好像经过了醒来,经过了伤痛,在这里面已经成长了起来,大家还是忍不住哭了,弦子和她的朋友们给了我们力量,我们围着弦子抱在一起,好像白天经过的一切都被抚慰了。

Paprika boosted
Paprika boosted

《控诉朱军,弦子滚了哪些钉板?》
——理记又玩弄了什么春秋笔法?
——衣服上没有检测出DNA,就证明不存在性骚扰吗?
mp.weixin.qq.com/s/h5vqc0J8UOo

Paprika boosted

@mukuyou 因为我是有几个翻译的朋友被出版社拖欠过钱的,,【有的因为翻译的书/文章一直没能出版/登出,所以就一直不给…】本身出版业就也,挺惨的吧:wb60: 日常东西出版不了……相对新媒体给钱少但拖欠情况好像好一点,正常三个月内能给钱【当然我也只是说我认识的人的情况,似乎也有给新媒体供稿被欠钱的……

Paprika boosted

中文字幕:
佩洛西(裴洛西)MSNBC专访 称台湾之行卓有成效 批习位置不稳、是胆怯恶霸youtube.com/watch?v=dKKbwr7KNE

Paprika boosted

cn.wsj.com/articles/%E5%8D%8E%
若中国攻台,那么头三周会击沉两艘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美国航母,袭击日本和关岛的美军基地,并摧毁数百架美国先进战机。
而中国的损失要更惨重。中国军队在台湾登陆,夺取该岛南部三分之一的地区,但两栖部队在美日导弹和潜艇的无情攻击下减损严重,部队无法获得补给。台北牢牢掌握在台湾人手中,北京方面没有多少远程弹道导弹对抗美国依然强大的海空力量。
这是上周末华盛顿的一个智库进行的一场为期一天的复杂兵棋推演…
此次推演涉及“红方”和“蓝方”、各种地图、20面骰子和复杂的电脑运算,与其说这是一次模拟,不如说是对未来可能局势的一次预演。…
这场耗时7小时、模拟三周战斗的推演表明,即便有近年来取得的军事进步,中国在100英里宽的台湾海峡发动一场两栖入侵也将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这场设想中的冲突设定的时间是2026年,各方实力以其在现实中已展示的军事能力为限。对垒的团队基于太平洋地区地图你来我往地出招,地图上布满代表军事部署的推演棋子。然后,他们转至一幅详细的台湾地图。计算机算出从飞机跑道规模到潜艇整备所需时间等所有一切。骰子引入随机性元素。

Paprika boosted

看到象友推荐The Dawn of Everything (万物黎明),以及Bullshit Jobs: A Theory今年又出了新译本(毫无意义的工作),我又支棱起来为心爱的作者David Graeber卖安利了!

David Graeber的写作主题大部分是人类学和无政府主义。他的行文风格非常轻松有趣,一点也不端着故弄玄虚,但所讨论的既fundamental (问题本身) 又edgy (他的观点和角度)。比起给出一个严密的理论框架或者提供一个解决方案,他的写作是为激发读者自己的想象力和思索而生的——这也和他作为无政府主义者相信普通人可以通过思考和尝试去管理好自己身处的社会并且推动它的进步(不需要被一群“精英”统治)互相呼应。这种信念和想象力是普通人面对庞大统治系统能(哪怕微小)resilient的火苗。

“想象力”是我对他写作的最强烈感受:不仅是对历史的想象力,比如人类曾经有过许许多多不同于今日父权制等级制的社会结构实践(并且找到了证据);还有对当下的想象力,比如作为普通人的我们可能比我们自己所想的更强大、系统可能比我们所想的更容易崩溃(我爱死他提出的“direct action”和“pre-figurative politics”理念了);以及对未来的想象力,比如我们在推翻旧的统治者之后可以不用新的取代他们,而是用新的更好的社会结构取代旧的,等级制不是从来就有的,当然也不必是永远存在下去的。

如果觉得啃一整本书太长 (而且万物黎明目前还没有中译本),可以从短的文章试水呀。他的文章和访谈也很棒。以下是一些我觉得特别有趣的:

自述:我是怎样成为一个无政府主义者的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如何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至少是已经发生的那部分)
mp.weixin.qq.com/s/FHdR5zxsOXt

胜利的冲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技术减速主义:我们为什么没等来“飞行汽车”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互助也是一种激进:恢复“冲突与和平之真正比例”
mp.weixin.qq.com/s/fDZw9ybn2L-

最后摘录一段我最喜欢的话 (出自《访谈:“直接行动”与“预兆性政治》 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 ):
“无政府主义者之所以喜欢“直接行动”,是因为它拒绝承认权力结构的合法性甚至是必要性。彻底退出规训博弈,宣称我们能自主行事——没有什么比这个更能惹恼权威了。“直接行动”就是表现得你好像已经自由了似的。”

Paprika boosted

8月10日晚7点,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公告,称弦子诉朱军性骚扰一案二审维持原判。朱军和此前一样没有出庭。
弦子中午在大家的陪同下到达,晚上9点后才走出法院。因为封路,被驱赶,支持者都三三两两水一样分散了。弦子出来后,朋友们又从四面汇集到离法院有一段距离的广场。
大家纷纷向弦子献花。之后,弦子向等待在外的关注者朗读她在庭审中的陈述,并对到场的人表示感谢。大家拥抱在了一起。
直到9点49分左右,警察将人群驱散。

我渐渐意识到:我爸妈极为反感我家里蹲,更不愿我多花家里的钱。
本科时的寒假,我爹说我应该去超市做兼职,给人端盘子试吃而不是在家看电影。
大四时,母亲曾提过要我放弃保研去考公考编,尽早找工作,被我拒绝。
研一时,我母亲说家里不能再多一个人无业了,因为这样压力太大了。彼时,我哥哥和她的妻子从英国回国,家里蹲。
上周,我抢到了49元三人餐的秒杀券,带我父母去吃饭。餐桌上,我爹提起他同事的孩子专科毕业进了某体制内单位,言语中颇为羡慕。我明白他对我不满,我研究生毕业又如何,待业在家是给家里增加负担。
找工作两年,母亲替我投过政府临时工,替我投过月薪1750元的行政岗。这两个职位被我拒绝后,母亲遗憾、怨恨至今,说我错过了极好的工作机会。她说我去工作好歹一个月有1750元,好过我在家待业一分钱收入都没有。
我极为节俭,高中时便恐惧失业,自幼立志要尽早赚钱补贴家用。未曾想却没能立即找到让父母满意的工作,还在给家里增加负担。
为表歉意、为尽孝道,我给母亲磕过很多次头。哪怕厌恶,也参加了母亲替我报名的若干体制内招聘考试;但因为厌恶,我不愿复习,场场裸考,结果不尽如人意,母亲极为不满。
还记得高中时,我被父母软磨硬泡学了三年理科,因高考分数我不满意,我想借机复读读文科圆梦。我之前曾在文科班,成绩为全校前60名,是能上一本线的。但母亲不愿意出钱供我复读,要我把前18年的抚养费还给她。父亲指责我被录取了还想复读,是偷了没被录取考生的梦想,是自私和不懂事的行为。无奈之下,我只能作罢。
现如今,我只想尽快还清业债,从此自由自在做我想做的事情。可是我但凡拿到薪资稍高,处于业内头部的offer,父母便百般阻挠,他们极为抵触我进私企。我爹曾言道:“你是女生,不需要高薪只需要稳定。”最后,在他们的阻挠下,我offer泡汤,又陷入考编死循环。
我软弱无力,无法摆脱他们的控制。孝道和自我无法两全。

Paprika boosted

其实第一个问题并不是桂敏海电视认罪以后瑞典政府做了什么。而是从2015年十月到2016年一月桂敏海完全失踪的时间内,瑞典政府做了什么呢?他的女儿报了案,他的老婆报了案,并清楚地指出,这可能是一桩绑架案。答案也很简单:瑞典政府啥也没干。在桂上电视以后,瑞典政府当然有所反应。但非常克制。可以说过于克制。简单讲,发了个推特。其他国家的驻北京大使都迷惑了。这好像不太对劲吧。德国大使们表示可以支持瑞典大使,欧盟大使也表示可以支持。瑞典拒绝了。瑞典大使馆的行为很清楚地表明了,他们不愿意为自己的公民提供庇护。对此记者的猜测是,也许瑞典大使认为自己可以通过一些非官方的手段达成目的。除此以外,很显然,人家害怕中共。他们已经看到挪威给刘晓波颁发了诺贝尔和平奖而被惩罚多年。中国几乎完全冻结了挪威和中国的经济活动关系。那么为什么瑞典不敢在经济上和中国脱钩呢?例如VOLVO这样的公司,曾经几乎垮掉了,最后基本上是中国给救回来的。这公司现在被中国持有很多股票,几乎是个中国公司了。瑞典知名大家族瓦伦堡家族Wallenberg也一直以来一个人身份和北京保持很密切的关系。这件事也反过来影响了瑞典的出版界。记者也在瑞典采访了不少出版界人士,人们都被瑞典政府的怂劲儿深深震撼了。记者这时也问了一个很值得问的问题,如果桂不是一个瑞典人而是德国人呢?德国使馆会如何做(什么都不会做,上海封城时试验过了)

Show thread
Paprika booste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