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冯唐派经常跟人说 性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自然 但却从未见过他们用描写性的劲头来描写吃饭喝水

意志是个伪概念,所谓意志只是一堆冲动的组合。如果这些冲动互相抢经济,不讲队形,阵容搭配也不合理,就表现为一个衰弱的意志;如果这些冲动配合默契,队形得当,阵容合理,劲往一处使,就表现为一个强大的意志。 ​​​

这几天重看了十几集棒球英豪,终于醒悟过来这个剧传递的爱情观实在太有害了,鉴于90年代各地方台滚动播放,可以说害了一代人,请受害者们都站出来,我们来组建棒球英豪受害者互助联盟。 ​​​

看了6集棒球英豪,发现90年代的我根本没有看懂那些温柔暧昧并纠结的情感,简直像个animal. 能涌起回忆的是原田叼着用纸袋装的面包圈,和也用叉子卷起意面,唱片机的触针缓缓离开黑胶,都是那时的华北农村见不着的东西,我当时对自己的匮乏浑然不觉,但匮乏早已暗中决定了我的注意力所在。另外主人公是三个初中小孩啊,该说的话硬是憋着不说,把半集就能完事的事情拖成了101集,没办法剧集是给人看的就是要这样,而且过了二十多年再看还是会感动,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实在是太磨叽,而现实中磨叽是会遭报应的。

已经有段时间没做八段锦了。我不自律了!

博尔赫斯借中世纪作家苏阿雷斯·米兰达之口,描写了一个帝国,在那里制图法达到了如此完美的地步,以至于一个省的地图有一个城市那么大,后来制图协会甚至制作出了一个帝国地图,它的大小正如一个国家。很显然,这样的地图对未来的使用者来说是毫无用处的。博尔赫斯还写另外一个关于伊雷内奥·弗纳的故事,他在孩童时摔下马来,导致他身患超强自我记忆证,使得他能够重构整段经历,没有丝毫错误和迟疑,他经常重构一整天,而这个重构本身就要花一整天,他失去了忽略无关细节的能力,因而根本无法抽象思考。所以世界的所有细节如果不加拣选地同时显现,将成为一个垃圾堆的存在,不会带来任何知识,没有任何用处。只有选择才能获得知识。知识的获得得益于人们不感兴趣的盲点,知识的增长亦伴随着盲点的增长。无知不是随着知识的增长消亡殆尽,而是跟随知识一起开疆扩土。

在政治、经济、地理、气候、心理等众多力量中寻找决定性因素的思路一开始就错了。哪怕通过精密计算得出了各种因素的比重,比重最大的那个因素也无法决定社会的最后形态。为什么?因为众多因素形成的是一个混沌系统,任何地方的一点轻微扰动都会令结果天差地别。各种XX决定论都可以休了。

中国学校的十几年如一日的政治课培养出来的所谓无神论者,都是不信神的加尔文教徒,毕竟他们所学的“历史唯物主义”让他们相信,不管从哪个时刻起,此后的一切事件早已被一个叫“自然规律”的东西所预先决定。政治课本里那一套不过是用自然规律替代掉人格神的一种另类神学而已。

德国共产党靠拢的是非熟练工人,而社会民主党靠拢的是熟练工人和知识分子---放在中国的话就是目前被网友尊为大神,构成各活跃微信群凝结核的那些人,没有他们一个群极容易沦为死群。

简中人的创造力和活力从小就被毁了,这导致他们作为一个群体无论投身何种运动都会成为其中迟滞和僵化的那一部分。

重男轻女的一大报应就是--当代男的普遍不行。

一个社会里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只想过好小日子的人越多,极权主义越容易成功,极权成功后又反过来劝诫所有人,大事你们不需要关心,过好自己的日子就行。妈的,简直是互相激励。

罗素用世界大战中的总动员来论证在现代要维持所有人的基本生活需求是多么容易,到了战时,男丁都去打仗了,女性则被抽调去兵工厂生产军火,更不要提还有那些从事间谍活动、战时宣传和军队文职的男男女女,如此大比例的人被调离了生产性岗位,所有人的吃喝拉撒依然能够保障。那所有人应该为了生存疲于奔命简直就像掌权者故意撒的一个谎。闲暇本就应该平等地属于每一个人。

“The morality of work is the morality of slaves, and the modern world has no need of slavery."---- by Russel

Kinou boosted

在B站听北大数院宋春伟教授的直播,到了提问环节,傻逼主持人最后提了一个问题,您猜他问的啥?他问宋春伟数学有没有民族性。。。

学了点日语,开始在词典的帮助下 阅读挪威的森林,村上春树的语言是很细致优美的,可惜我快20岁时完全是当黄书来读的,已不记得其中任何一句话。现在已经快跟小说开头的渡边一个岁数了,真想叹息。

Kinou boosted

30岁的欧拉是怎么发现这个等式的?他还是人吗?

我现在最重要的是要十二点前睡觉,这样我第二天的白天才不会废掉,我才有可能谈论其他计划,资本主义不让我早睡,旁边这个人类幼崽又不让我晚起,让我先面对睡眠剥夺这个困境。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