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llow

真心建议大家以后对什么领域好奇,如果有条件,请直接出门去本地最大图书馆的这个区域看看,而不是仅仅在网络上搜索和收集资料。在获取信息上,形式是内容的前提,你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基本等于你能获得怎么样的信息。 这个建议来自我今天非常偶然的真实经历,我现在就坐在图书馆敲下这些文字。*过长防刷屏折叠 

我个人上学期末开始正式有留学打算,然后一整个寒假有空就会在网上收集留意国外留学、就业信息情况,特别是论坛(寄托天下、一亩三分地等等)都快逛遍了。然而假期不在学校,在家我也不爱出门,加上我们学校图书馆太远了(……)我一个月也不会去几次。开学后的今天只是和朋友约着去图书馆随便选了一个楼层自习,恰好是我之前从未逛过教育学区域(对我国教育有阴影……),还是我上完厕所回座位的路上,才偶然发现居然有个贴在书架外的索引tag是“世界各国高等教育状况”,然后在书架上发现了很多留学相关的书籍。其中有研究性学术著作,《解析美国高等教育》对整个美国高等教育历史现状未来的总结概括,《为中国寻找现代之路》对20世纪清末留学生的历史研究;有留学中介出品的指南类书籍,很多一股知乎味的奋斗鸡血商科爬藤指南(懒得列举了),但也有以文科为主、比较平和客观的介绍建议(《美国留学咨询与DIY》),也有针对具体国家地区的全方位介绍(《留学加拿大》《英国留学全指南》《日本留学资讯大全》);有亲身经历的自传类,《留学这件事亲历者可以告诉你的》《这就是加拿大-读书在枫叶之国》这种一个作者写成的自传记录,也有《叩开世界名校之门》集合十几个人的真实海外求学经历短散文式记录,《留美航标》十几个华人教授从不同方面解读当代留学和提出建议。以上还只是在列举不同种类的书,而它们其中任何一本承载的信息量都比一个“干货帖”、一篇公众号文章要完整和丰富得多,比如很多指南甚至会专门有一章讨论从哪里获取留学信息。反正我个人直观感受就是,寒假一个月在网上的浏览到今天我还是基本只有个大方向(去哪个国家,先学好语言),对选什么专业和具体流程基本一头雾水,而站在图书馆书架前翻阅的一个小时甚至超出这一个月。
图书馆形式承载信息的广度、深度、完整度、系统性都是零散的网络信息比不了的。在图书馆中,书籍本身可以用几百页篇幅完整系统地表达观点,而相关书籍又在物理层面上紧紧排列在一起供你随时抽出翻阅。但是在网络上,最常见的ssn时间线几乎就是无数毫无关系的140字9图模块上下拼接,而在同一个帖子里碰到观点截然相反的两个人激情互喷几百楼都是很常见的状况。当然网络本质也只是个中立工具,它在及时性上肯定吊打书籍,而且也有信息聚合和关联做得好的,比如wiki和github,但我觉得从网页到app到小程序,从文字到图片到视频,整个网络发展趋势明显越来越碎片化,这对个人认知学习是很不利的。再比如长毛象上有很多很优秀友善的象友,我也在tl上学到很多了解到很多,但我还是意识到这种刷时间线企图获取信息的方法本质等于张嘴等天上掉馅饼,区别只是在于微博天上狂下屎,长毛象确实会经常下馅饼。在网络上自己搜索已经比这种被动方法好一点,但想要高效获取入门信息,我认为实地去图书馆是最合理的方法。(我甚至觉得这在信息时代之前可能是常识吧……毕竟当时还没有网络这种看起来“更高效”的alternative choice。但我作为一个伴随着网络一起成长起来的“00后”居然今天才认识到,有点心情复杂。)

再具体而论,我们也可以在网络上获取书籍,比如最常见的豆瓣豆列和友邻推荐,但是这种方式和从图书馆获取是完全不一样的,而且我认为图书馆显然整体优于这种方式。
在网络上获取书籍信息,受当下事件的干扰太大,比如某个出版社主推某本新书,必然时间线上到处都是这本"网红书",网红书不一定就没有价值,但你是真的需要它的里面的文字信息还是被漂亮的封面和浮夸的营销吸引了?而且这种情况下,很多明明有价值的书却很少能获得曝光机会,比如我看了这么多帖子,目前还没看到任何一篇推荐留学相关书籍的,倒是有推荐油管频道的。虽然我不清楚图书馆的具体采购流程(比如音乐区我很喜欢逛,而流行音乐书籍馆藏并不多,就会发现不知为何某本烂书很多高校图书馆都采购了hh),但是图书馆对书籍的选择和安排显然比网络推荐要广博、合理。
再退一步说,你可能看到一本书的书名、简介、封面产生了兴趣,把它加入了豆瓣想读或者用脑子记下,但因为网络把书籍的外表和内容割裂开来了,把魅力放大的同时也把阻力放大了,你想要看到原文必须得先去购物网站下单或者去资源网站下载,可能就是这么一点点阻力让你这辈子都不会真的有机会翻开这本书,而你不真正翻开书看到原文就永远不可能了解到这本书对你是否有价值。但是在图书馆里,书名被写在书脊上,相关书籍的书脊在书架上鳞次栉比有序排列,只要一本书的书名激发了你的兴趣,你随时可以抽出来它来翻阅内容,通过研究目录和翻阅略读马上就能知道这本书的性质、内容、结构以及是否是你需要的。比如我一旦在字里行间发现某本宗旨致力于吹藤校打鸡血就默默放回,看到符合自己预期和好奇的就抱在怀里准备拿到座位上继续细读,这是一个极其自然连贯的过程,既符合书本身的物理特性也符合人类的认知特性,不存在任何的割裂。当然只凭书名trigger发现书籍显然是不够的,但是图书馆里相当多的学术著作内有文献综述、参考资料附录,相当多的工具书里会提到另外的工具和书籍(比如我上面说的很多指南甚至会专门有一章讨论从哪里获取留学信息),你可以当场记下来之后就在图书馆里找,我仍然认为(不考虑及时性)这比网络高效和合理太多。
不过一切的前提都是,要带着自己好奇的问题、和想要了解领域去发现书,自己没有求知主动性的话,任何客观事物和方法对你都没意义。比如其实我个人觉得上海多抓鱼实体店收的挺多书都很有眼光和意思,但我听到很多人认为它就是个很无聊的网红书店……虽然我现在也还不太明白我和他们到底是谁眼光差了……

当然图书馆也有它的局限,比如几乎无法按照文内关键词检索书籍,比如排列太固定死板做不到有机联系,(还有太远了懒得去 :aru_0270: ),还有很多很多,我也不是从情怀角度吹捧纸书文化,而是从实用角度发掘它的的优势。这就是为什么强调图书馆适合好奇的时候获取"入门信息"。因为当我们第一次接触一个领域的时候,必然是一张白纸,既不明白任何概念和方法,也找不到继续顺藤摸瓜挖掘的线索。这个时候就非常需要平易近人的系统性基础科普和整个领域全景式的视角,这正是图书馆能提供的。而网络能提供的完全南辕北辙,如果你有积极的兴趣点和自己一套成熟的的方法论,网络其实是很好的工具,但是如果在入门阶段就只依靠网络,大概率只会被灌输很多肤浅、狭隘、偏激、自相矛盾而且破碎不成体系的信息和观点。我最开始接触留学信息,大量各式各样英文缩写已经够令我迷惑的了,好不容易一边谷歌一边靠语境猜理解了大部分,但也不可能全知道啊,不知道的直接问又担心被喷小白、伸手党……然后也不知道去哪了解、筛选院校,看官网吧就算能无障碍看懂英文,几百所大学难道只靠自己能一个个看下来吗,所以最多还是人云亦云听说哪个program好就去搜,脑子里完全没有关于整个学界的概念和每个高校的特点……还有好多……反正我觉得大部分网上冲浪人都有过这种经历吧,不说了都是泪,总之呼吁大家放下手机立马出门去图书馆翻书

………今天翻了两本加拿大的一本美国的,加拿大的一般老老实实平平和和介绍情况流程介绍学校专业,另外还有两本略翻了一下有点普通人改变人生成长心灵鸡汤那种,美国一上来就整一堆大佬案例还分析劣势(难怪叫裱花……)太nm吓人了(还是我选的书不对)

哇我为了写一篇近代史教育相关的期中论文,又去图书馆找到了↓这本书看,虽然对我论文好像没什么帮助,但很多内容挺有趣的,站在百年的跨度上看中国留美学生,居然也还能照应当代提供挺多思考意义。比如我最近一直在纠结的“美式professional教育观和中国教育观的冲突”(我爸就一直无法理解美式教育职业逻辑,他一直觉得我是准备去加拿大阶级下移洗盘子修水管……)“文科在理工面前式微”问题,在20世纪初已经作为主要矛盾反映在留学生群体上了,摘点 

这些人被视作现代专业人员并不仅仅因为他们所受的教育,更重要的是他们自身的专业身份认同。科举考试废除后,清廷曾特为归国留学生开科考试,并授予功名。只是在这一“另类”科举考试也被废止之后,新的身份认同的建立才有可能。体制的改变从根本上改写了知识阶层与政权的关系,“学而优则仕”这一传统中国读书人获得权力和声名的途径不复存在了。中国学生在美国受到正在兴起的“专业主义”(professionalism)文化的影响。回国后他们努力在社会上推动专业认证和专业技能的权威。二三十年代在中国出现了各种专业学术团体,它们培育了专业意识和专业人员的身份认同,促进了掌握现代技能的工作者向现代专业人员(professionals)的转化。专业意识和独立于政治权力之外的自主精神构成了本章所考察的留
学生们“现代身份认同”(modern identity)的重要组成部分。
研究现代专业化(professionalization)的学者一般都同意,现代专业(professions)是工业社会的衍生品。但在中国,现代专业人员的出现并不反映工业化的实现,而是对工业化的预期。尽管20世纪上半叶的中国为内忧外患所困扰,但追求工业化的理想始终没有被放弃,受过专业教育的人士对此更为执著。与信仰意识形态的政治人物不同,专业知识分子归根结底信奉的是实用主义哲学,希望“就事论事”地解决中国的种种问题,寻求的是渐变而不是革命。

是哪些(中国的和美国的)社会、思想和政治力量培育和塑造了这些?这新一代的知识阶层是如何调整他们与政治权力的关系的?“专业主义”(Professionalism)作为一种意识形态和作为一种组织形式是怎样在民国时期的中国出现和发展的?美国训练的专业人员是如何把他们的学科改造得适合中国的需要的?这些都是本章要讨论的题目。中国专业人员的故事里不仅有他们回国后如何应对动荡的局势和重重的困难,更与他们的志向、才能和令人瞩目的成就有关。

中国步入现代世界并非一定意味着要与过去的知识传统一刀两断,它完全可能对过去的传统进行“再发现”和重新连接。到美国去寻求现代知识的中国学生曾受到儒家文化的熏陶,这一文化传统强调知识的实用价值,虽然对什么是实用的看法会随着时间而变化。在学什么科目的问题上即可看出对待知识的实用态度:中国现代化需要什么就学什么;而国家也常常在这个问题上起重要作用。1908年以前清政府并不规定留学生该学什么,也不对那些学习实用技术的学生加以奖励。相反,如我们后面将讲到的,在1905年开始的特为归国留学生开设的考试中,持技术学位的人处于不利的地位,因为中国历来重文而轻视“奇技淫巧”之术。1903年梁启超访美时发现,学技术如工程(engineering)及相关科目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太少,他对此表示不满。1908年后清政府对留学学科的选择有了严格的规定,强调实用技术的学习。那年朝廷发布了一道圣旨,要求所有官费留学生学习工程、农业及自然科学等科目;自费学生如要申请官方资助也需学习这些科目。一年以后制订的庚款留学计划要求百分之八十的庚款学生学习工程、农业和采矿。1910年又颁布了一系列规定,要求重视“实用科目”,限制学习法律和政治的人数。结果,在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中学习技术科目的人占了大多数。在1909年派出的第一批47名庚款学生中,43人学习科学技术。此后的庚款留学生也大致是这种情形。
清政府限制学法律和政治的做法显然反映出它对那些政治激进的留日学生不满,后者倾向于选修这些学科。它也表明清廷对修建铁路和开采矿山的热衷。但清政府转向重视科技还有更深一层的原因——与中国知识传统重实用有关。
张灏认为,儒家——它从根本上为中国人定义了知识的地位——的核心动力就是实用主义。19世纪末被频繁使用的“实学”一词体现了儒家的实用主义传统。从明清之际到清末民初,实学的含义经历了不断的变化。17世纪时它指的是从“经验”的角度研习儒学,即能在明清过渡期有助于中国人解决实际问题的学问。19世纪中叶以后,当西方人的力量体现为“坚船利炮”,“实学”获得了新的含义。随着中国开始建造船坞、兵工厂和现代海军,“实学”被洋务运动的倡导者用来指来自西方、尤其是与军事有关的技术。中国1894-1895年甲午战争的失败暴露出洋务运动片面强调军事的缺陷。以康有为、梁启超为代表的新一代改革者开始提倡更全面更彻底的革新。“实学”成了代表一切有助于促进发展工业、国防、商业、教育和全面提升中国国际地位的知识。它基本上等同于多学科的“西学”。到了20世纪初,尽管人们对“西学”有了更广泛的理解,许多人仍然认为它主要指的是技术知识。从17世纪到20世纪初,“实学”的含义几经演变。尽管如此,其核心含义始终是:凡称得上实学的科目须有实用价值。
当梁启超们、留学生们以及清政府的官员们提倡“非中国固有”的学科如工程技术等,他们实际上是继续甚至加强了中国传统思想中强调实用的一面。
一些传教士教育家也强调技术学科对中国的重要。1904年刘景山和其他几名北洋大学堂的学生一起赴美国留学。去国之前,北洋大学堂总教习、美国人丁家立(Charles Tenny)会见了他们。丁家立问学生们想学什么。刘答道:“铁路工程。”丁听了很高兴,说:“很好,中国需要铁路。你要好好学习。”与刘受到的鼓励相反,一名表示对文学感兴趣的学生受到了丁的责备。清朝灭亡之后,尤其是北洋时期,政府不再规定留学生们该学什么。这反映了对西学更加开放的态度,也与政府自顾不暇有关。在有更大选择自由的情况下,越来越多的学生去学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这导致了留学生专业学科的多样化,并带来了二三十年代社会科学在中国的发展。本章在后面还要谈到这一点。
这时期学习科目的多样化并没影响技术科学的主导地位。以1914年为例,当年从中国来的学生中有四分之三说他们打算学习工程。1909-1929年,清华毕业生中有三分之一专修工程,比学习社会科学和人文学科的人加起来还要多。

选择学什么意味着对什么是“现代化”的理解。对世纪之交的许多中国留美学生来说,现代化的本质是工业化。一位学生在一篇写于1910年的文章中解释了美国对中国留学生的吸引力和为什么那么多人选修工程:英国的成功得自于商业,美国成功得自于工业·····美国的繁荣来自其地域的广大和自然资源的丰富。中国的条件与英国不同而类似美国。美国依赖技术开发丰富的自然资源,因此它有着最先进的制造业。这是为什么大多数中国学生到美国来的理由,也是为什么他们多数人选择工程和其他“实学”科目。
学习“实学”是为了促进“实业”,“实业救国”是当时的流行语。研究20世纪中国经济的学者指出,清政府曾试图促进实业的发展,但总的来讲并没有取得明显效果。民国成立后,在北洋和南京民国政府时期,现代工业和运输业相对发展较快。尽管在工业发展上有了一些进步,大规模的工业化并没有出现。20世纪初的头二三十年,中国出现了专业技术人员,但并没有相伴随的工业大发展。尽管环境不利,许多受过专业训练的技术人员仍然憧憬着一个工业化的中国,这成为他们坚守的理念。
我们今天知道,中国在20世纪上半叶未能实现工业化。清末民初时,一些留美学生对中国工业化的到来是充满希望的。在辛亥革命席卷中国的前夕,一位留学生预料,未来中国的发展将“基本上是工业的”而非“主要是政治的”。

顾名思义,现代专业意味着学科的专门化。要树立专业化的权威,留学生们需要挑战根深蒂固的中国士大夫阶层的“业余化”(amateurism)的思维、“票友”式的态度。列文森(Joséph Levenson)认为“业余化”是“中国思想的状况“。从孔夫子的“君子不器”,到明代士大夫文人蔑视把绘画当做谋生手段而不是陶冶性情的“画匠”,在中国的知识传统中有一种源远流长的观念,即认为学识是清高的,是社会和文化地位的象征。虽然儒家中实用主义的流脉对这种清高观念有所修正,特别是在出现社会和政治危机时,人们也被鼓励去解决实际的问题,但儒家并不主张任何领域的专业化,相反,作为一个儒士就意味着做一个通儒,而不是某一行的专家。
“业余化”的模式遭到留学生的迎面挑战。一名学生在写于1916年的题为《需要专家》的文章中说:“中国是一个业余者的国家,无论治国、教育、工商,抑或办事决策,都掌握在业余者手里-他们没有相关活动领域的专门训练、专业知识和技能。”一些留学生批评旧式文人“太偏重文学”,称之为“负担”、“寄生虫”和“攫取土壤中养分的杂草”。实用性和效率成为衡量事物价值的新标准。如一位学生所说:“教育只跟书本知识有关的看法已经过时了。现在人们清楚地认识到,教育在实用和物质方面的重要性不亚于在纯知识方面的.··我们应当知道,学习的目的不是单纯为了接受教育,而是为了更有效地工作。”一些学生认为专业化(professional specialization)是现代人的重要美德。一个学生评论说,专业化“这个最重要的原则”要求每个人选择一门专业,否则人的头脑就是茫然的、不集中的,就会浪费时间和精力。他的结论是:“这种人生定是失败的。”
这些新的知识精英给中国思想界带来的不是实用主义,因为它在中国传统中早已存在,而是对专业的崇尚。他们认为现代男子(女子常被排除在外)需掌握一门专业找能。对专业和专业权成的崇询加强了中国传统思想中讲求实用的一面。
也有人意识到片面强调专业化的问题。在一篇写于1912年的题为“使人变狭窄的专业教育”的文章中,作者指出专业化与担当领导角色之间的冲突,因为一个领导者需要广博的知识和多方面的能力,而不仅是狭窄的专门知识。出于同样的思考,另一个学生鼓励学工程的同学改变“人型机械”的工程师形象。对人文知识衰落的担心在这一时期一直存在。早在1908年,有个学生就建议学技术的同学也应当学一些“人文、经济和哲学”,因为“我们要的是引领[社会]而不是跟随其后,是取代外国人[而不是亦步亦趋]。要做到这些不仅需要关于物的知识,也需要关于人的知识”。一些外国观察者也注意到学技术的归国留学生知识面的狭窄。一名美国人在1914年撰文谈到留学生这一“致命弱点”。他说:“比起外国人的技术知识,中国更需要外国人的管理方法。”
虽说中国传统的“业余化”模式无法适应复杂的现代社会,西方强调的专业化和技术教育也无法使学生具有广阔的人文视野和领导能力。工程专业培养出来的人被认为“不会考虑和处理人际关系”。留学生们想以专业技术来建立自己新的权威基础,却发现他们往往受到自己所推崇的理念的羁绊。这成为一个悖论。
尽管意识到专业化本身具有的局限,那一代留学生大多认同专业化的价值,认为它对一个现代人极为重要。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美国的专业化文化的影响。1870-1900年间这一文化在美国出现并变得成熟,专业协会纷纷成立,专业标准得到承认。到1900年,法律、医学等众多领域已牢固地建立起专业的权威,专业化文化也普遍地渗透到美国的高等教育领域,大学校园成为它的重镇。中国学生正是在这一时期来到美国,生活在弥漫着专业化氛围的校园里,潜移默化中接受着影响。但要使专业化文化在中国生根,仅有一些专业化意识是不够的,还需要专业人士与政治权力关系的改变。对于归国留学生来说,只是到了1915年左右,在科举制度的残余完全消失之后,他们才有可能获得相对于政治权力而言更多的独立和自主。

这书里提到了潘光旦,了解了一下才知道优生学在20世纪很正常而且非常流行,还是有点毁三观(而且不是因为纳粹才流行,恰恰是因为纳粹将其混合种族主义推向高潮而且最终失败才导致优生学恶名昭彰)
谁能想到21世纪主流价值观快变成“人类快点灭亡吧”了 :aru_0450:

第四章 女留学生的故事|陈衡哲:造命 

陈衡哲(1890-1976),又名陈莎菲,是第一批享受庚款留学的九名女生之一。她1914年来到美国,六年之后,带着在瓦萨学院(Vassa College)获得的学士学位和芝加哥大学获得的硕士学位,被北大校长蔡元培聘为该校第一位女教授。在此后的几十年中,她是一位活跃的教育家、作家和社会评论家,成为民国时期留美女生中最突出的人物之一。她虽是在新文化运动兴起之前离开中国的,却体现了第三代群留美女学生追求的理想。她的故事给我们打开了一扇窗口,使我们得以窥视那一代有志于职业生涯的中国女性的内心世界,包括她们可能经历的事业与婚姻的冲突。
陈衡哲1890年出生于江苏省一个士绅家庭。她常爱强调的一点是,她的家庭早就有女子受教育的传统,而并非来自西方的影响。她是在母亲和祖母的抚养下长大的,两位女子都是有造诣的诗人和画家,因此她自幼就对中国女性的文学和艺术成就有所了解。另一方面,少女时代的陈衡哲也目睹了女性的种种不幸,尤其对一位姑母的遭遇充满同情。姑母才华横溢、能力过人,却受困于一个不幸的家庭环境之中。她对圆满人生的想往令陈衡哲永远难忘。后来正是这位姑母鼓励陈衡哲参加庚款留学考试。陈衡哲也深受她一位舅舅的影响,他是个有进步思想的清朝官吏。在她还是个小女孩的时候,舅舅就告诉她要相信自己能够“造命”,谈他对独立的西方女传教士的印象。生长在一个有女性受教育传统的家庭,又得到两位有见识的长辈在思想和精神上的指教,她很自然地不甘于做一个传统模式的家庭妇女。到了结婚年龄,她拒绝了家里给她包办的婚姻,理由是她想继续升学,这使她父亲颇为不快。
尽管她渴望一个有益的人生,但那个时代没有年轻未婚女子的出路。从一所教会学校毕业后,她到一个有钱人家做了家庭教师,那是个沉闷而无前途的工作。1914年庚款留学为女子开放,给她提供了一个等待已久的机会。对于在思想和情感上都蓄势待发、力求突破传统妇女窠臼的陈衡哲来说,去美国就意味着终于能够自己“造命”了。
那年陈衡哲24岁,大大超过了中国传统女子结婚的年龄。在拒绝了一桩婚事和目睹了姑母的不幸家庭生活后,她很可能在去美国之前就已决意独身。一旦来到美国,发现了一片独身和事业型女子的乐土,对她来说一定是一件非常欣喜的事。她在美国女子高等教育的先驱、霍雷克山学院(Mount Holyoke College)创办人玛丽·来因(Mary Lyon)身上找到了自己的楷模。到美国一年后,她写了一篇关于来因的文章,赞扬她投身女子教育,也特别提到她独身的决定。在她的留美同学中,陈衡哲决意独身是远近皆知的。(20世纪30年代,胡适在一封信中写道:“当时我和我的朋友都知道陈女士信奉独身,因此没有人敢向她提这事。”(《传记文学》1983年2月,第21页) )在中国传统上,独身对女人来说是逃避不情愿婚姻的一种选择,遁入佛门当尼姑往往是唯一的出路。偶尔独身也会以集体的形式出现,如19世纪、20世纪初广东一些地区的妇女通过特别的盘髻仪式以宣示独身终老(自梳女)。但独身一直被认为是女人的无奈之举,在社会和伦理上都不可取。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时期,独身获得了新的意义,成为反抗不合理婚姻制度的进步行为。陈衡哲不结婚的想法显然在“独身”成为五四时髦话但她最终在30岁时放弃了独身。使她回心转意的男士是任鸿隽,他是题之前就有了。
事业做出重要贡献。即使在结婚之后,陈衡哲仍在内心与自己辩论婚姻的1916年的康奈尔大学毕业生,后来成为杰出的教育家,为发展中国的科学利弊。她在1920年代中期写的短篇小说《洛倚思的问题》显示了这种内心斗争的激烈,使我们难得地窥视到一位有志于事业的中国女性的内心世界。故事开始时,洛倚思是个二十多岁的美国年轻女子、哲学系学生。她爱她的老师布朗教授,但决定不跟他结婚,以免婚姻影响自己的事业目标。她对布朗说:“你过去说过,知识和事业是人生最好的伴侣,你知道我是个心气很高的人,但我并不好虚荣。如果我结了婚,在我面前就会有许多障碍。”二十年后,洛倚思成了一所知名大学的有成就的学者,布朗则跟别人结了婚,有很多孩子。一天洛倚思做了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结了婚,有丈夫和两个可爱的孩子。那丈夫不是别人,正是布朗。这个梦使她感到身心两方面的满足,醒来后她若有所失。她的成功无疑是令人羡慕的,但这无助于滋润她干涸的心灵。她忽然明白,事业和家庭生活就像她学校附近的山与湖,它们相隔数里,需要彼此的补充才能构成美丽的风景。
不难看出,洛倚思的问题就是陈衡哲本人的问题。她在故事中说明,家庭和性-就像事业一样--对女人是不可缺少的。没有它们,她的灵魂,或许还有她的肉体,会变得“干涸”。也许正是这篇故事的写作使陈衡哲最终在内心接受了自己的婚姻。她的故事用美国中产阶级人物做主人公,这在中国现代文学中是罕见的。这说明陈衡哲意识到“洛倚思的问题”的精英性质,它是一个有着外国名字的问题,不管多么令人痛苦,也只是少数中国特权女性感受到的奢侈的痛苦。如南茜·考特及其他一些人曾论述过的,20世纪初[西方]女权主义的精英性质是显而易见的。虽说如此,我们仍然为陈衡哲所表达的女性对事业和独立人生的渴望而感动。毕竟,为了“造命”她历经了漫长的抗争,而她取得的成就定会令她那位委屈一生的才女姑母感到羡慕和骄傲。另一方面,我们也为陈衡哲所经历的事业和家庭冲突之剧烈(从洛倚思的故事可以想见)而感慨。

真心建议大家以后对什么领域好奇,如果有条件,请直接出门去本地最大图书馆的这个区域看看,而不是仅仅在网络上搜索和收集资料。在获取信息上,形式是内容的前提,你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基本等于你能获得怎么样的信息。 这个建议来自我今天非常偶然的真实经历,我现在就坐在图书馆敲下这些文字。*过长防刷屏折叠 

真心建议大家以后对什么领域好奇,如果有条件,请直接出门去本地最大图书馆的这个区域看看,而不是仅仅在网络上搜索和收集资料。在获取信息上,形式是内容的前提,你从什么渠道获取信息基本等于你能获得怎么样的信息。 这个建议来自我今天非常偶然的真实经历,我现在就坐在图书馆敲下这些文字。*过长防刷屏折叠 

@Gnpink 善用线上是更高效的。因为线下图书馆,如果不是校内,而是市图书馆,很多地方的资源是比较令人恼火的。
线上资源会更丰富,但是不要寄托于社交平台。更有效便捷的比如知网搜相关文章,从引用文献去找相关的书籍。或者超星一类的电子图书资源。豆瓣去关注相关专业图书的豆列之类的。

@Gnpink 单留学方面的话,纯个人经验,如果你对自己从网络上找到的信息不太有信心的话,建议去留学机构进行咨询。
带上你的个人成绩单,打着咨询的名义进行相关话题询问,多找几家,基本上能报哪些学校,哪些热门专业,不同国家申请的流程长度,就都清楚了。

@Linda
对的对的,赞同,我后来也有想到,当时懒得打字忘了说。就是除了从图书馆获取,还有一个同样好的方法是走出门去找到专门钻研这个的社群,直接向其中的行内活人打听也不错,而且实效性和灵活性最高(不过最好还是获取一点文本基础知识,交流起来会有底气点也不容易被坑)🤔

当时还想到的是时间精力、金钱特权、智商技能这三个元素可以互补,图书馆最适合有阅读能力又有空钻研(又没钱)的人 :aru_0160: 有钱直接找培训机构、靠谱中介一条龙最省心

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