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伪心理学说不》第9章 单一原因解释的诱惑 

复杂事件是由多重原因所决定的,这个基本的理念似乎很容易理解。实际上,当问题没有太大争议时,这个观点确实很容易掌握和运用;但是,当预设偏见——这个科学工作者的老敌人开始抬头时,人们就会倾向于忘记原因多样性这一原则。

我们无数次听到,关于一些容易引发情绪的话题——如犯罪的原因、财富的分配、对妇女和未成年人的歧视、贫困的原因、死刑的作用以及纳税标准的争论等——人们都在被误导以这样一种方式去进行理解,那就是让人觉得这些问题是简单的、单维的,而且导致结果的原因只有一个。这些例子进一步反映了尼斯贝特和罗斯(Nisbett & Ross, 1980)的说法:“虽然人们有时承认原因多样性,但是,人们在行动上却更多与单一原因的信念相一致。在某种意义上说,人们的行为像是将各种原因视为“水压式”的,或者各种可能原因之间像在‘零和’游戏中那样相互竞争”。 “零和”游戏——一个人的收益是另一个人的损失——常常反映了我们如何讨论那些容易引发情绪的话题。在情绪的影响下,人们通常会忘掉原因多样性这一原则。

想想两个敌对的政党是如何讨论社会犯罪问题的。自由主义者会认为那些社会经济地位低下的人之所以会犯罪,是因为他们本身就是恶劣社会环境(如失业、恶劣的住房条件、缺乏教育和对未来丧失希望等)的受害者。而比较保守的人会争辩说,也有许多穷人并没有犯罪,所以社会经济条件并不是主要原因。与之相反,他们认为个人的价值观和人格特征才是决定犯罪行为的真正原因。双方似乎都没有认识到个体因素和环境因素共同导致了犯罪行为。

关于复杂经济形势的讨论提供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个曾引起了长达几十年争论的、极具社会意义的重要话题是:为什么美国的贫富差距不断扩大(Beatty, 1996; Bronfenbrenner et al., 1996; Frank, 1999; Karger, 2005; Madrick, 2006)。1979年以来,美国男性工人的实际收入(即排除通货膨胀的影响之后)下降幅度超过了10%(Cassidy, 1995; Mishel, 1995)。当然,也有个别群体状况不错。从1977年到1990年的十余年间,人口总数里收入最高的1%的人,收入增长了74%(这个数值也是在排除了通货膨胀之后的数据,Slemrod & Bakija, 1996);与此同时,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只增长了3%;而占人口总数20%的处于社会底层的人,他们的收入却下降了13%。1977年,社会上最富的20%的人所赚的钱是那些最穷的20%的人所挣得的4倍。而到了1991年,这一数字是7倍(Frank & Cook, 1995)。这一事实不存在争议,有争议的是对这一事实的解释。

财富从公民的一个阶层大规模地转移到另一个阶层手中,这一现象引发了一场极富争议的、有关其原因及影响的政治辩论。这场争辩最引人注目之处就是,这些争论者都只关注单一的原因。争辩的每一方都只以某一个原因为立论基础,然后千方百计地攻击所有支持其他原因的观点。

事实上,计量经济学研究(Beatty, 1996; Cassidy, 1995; Frank & Cook, 1995; Mishel, 1995)已经聚焦了四个变量(还有人提出了超过四个的变量,但这四个是得到最广泛关注及研究的)。其中一个因素是科技。例如,论据之一是,计算机提高了其使用者的生产效率,导致了其收入的增加。与之相反,计算机还替代了很多没有特殊技能的工人(如邮件分类员、银行出纳员等等)的工作,从而降低了他们的工资收入。争论的第二个因素是新移民不断涌入美国,而这些人多是非熟练工,他们造成了非熟练劳动力供大于求,使得已经很低的工资水平继续下滑。第三个原因是全球化,它进一步加剧了收入不均,因为公司可以通过业务外包,在一些工资水平较低的国家雇佣一些非熟练工和半熟练工(正变为熟练工),而这更加重了本国非熟练劳动力的过剩。第四个原因是工会和大企业在影响力上的此消彼长。论据是,在20世纪90年代,劳工的罢工事件减少了,而资方的罢工事件(即企业放弃了某一区域为其生产基地,因为在其他区域生产可以取得更高的投资回报率)却增加了,从而在提升资本价值的同时降低了劳动力价值。 经济学研究这四个变量的时候到底发现了什么呢?你已经猜到了。所有这四个因素共同作用造成了不断加重的社会不平等。这个例子也证明了先前所提到的交互作用的概念。卡西迪(Cassidy, 1995)在文章中指出,“某些因素可能有交互作用并相互强化。随着全球化竞争日益激烈,企业管理者削弱工会,将资本投入计算机技术。同样地,公司迁址的威胁和外来廉价劳动力的增多都会导致工会力量的进一步削弱”(p.122)。

关卌 boosted

好家伙,通过某些暗号和观点知道一个并不是很熟的人也是反贼那感觉简直就,确认过眼神 :0160: :0160: :0160: 我们这个时代怎么这么魔幻,表达政治立场都像做贼一样。

关卌 boosted
关卌 boosted

看了象友的嘟嘟,也想发一下身边欧洲年轻人探索自我追求梦想的“转行”故事:
A: 计算机本科,毕业前说要申请音像工程的硕士,最后却不忘本心去音乐学院读了电子乐本科,现在一直在各地巡演
B: 高中毕业没读大学而做了银行的职业培训(边上课边拿工资),培训完在银行工作发现卖理财的生活不是自己想过的,也不想读经济,于是今年重新申请小学教育的本科
C: 45岁,经济硕士,工作几年发现想要读哲学,于是读了哲学,读完哲学硕士发现遇到了瓶颈,不想读博,对心仪工作要求高,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就打打零工
D: 曾经的哲学博士生,副业婚纱摄影支持学业,发现支持不了,后来去做了语言班老师,近况是博士退学正式做了语言班老师
E: C和D的好友,脚踏实地的第二代移民,一直劝CD不要太好高骛远,没有完美的工作,维持生活要紧。读的中学教育,在中学工作一年发现外交部有外交官的培训,就放弃中学教师的位置去做了外交官培训,现在在非洲做外交官。
F: 文学系本科毕业,发现不好找工作,又读了经济系,最后找到了满意的工作。
一批读音乐教育的年轻人: 年轻想读演奏相关的专业,却因为(竞争不过东欧和亚洲人/大多数艺术家找不到合适的工作生活不易/在欧洲做教师福利好)读了教育专业有了plan b,之后重读演奏类的本科看看自己能不能圆梦,不能圆梦就回学校。

看到这些故事就很感慨包容性高社会福利好的社会,大家都有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负担自己的生活开销,有尊严的同时也能活得很自由。当然,对外来移民来说,转码还是现在最好的选择 (高亮)。

中国社会的非主流人群都被隐形了……哎。残疾人、lgbt、老年人。

关卌 boosted

之前也简略说过,在加拿大让我感觉舒适的一点是,整个社会都更加年长。我在北京的最后一年已经28岁,那时可以明显感觉到,生活中遇到的人有半数以上比我年轻。可能是由于一线城市集中了全国各地前来抢夺工作岗位的年轻人吧:银行办卡柜员比我年轻,医院检查时候护士比我年轻,房产中介比我年轻,自己上班的时候除了上司,半数人也比我年轻。彼时虽然没觉得很怪,但从今天往回看,感觉就像是这座城市几乎只有年轻人在工作,40岁以上的人不知道在哪里做着见不得人的黑暗事也(名侦探柯南黑色组织?),只有街边停着的奔驰和宝马车能够证明中年人还存在。当然我是外地人,本地人接触的是社会的另一面,所见也许完全不同。但西来之后,虽然我也是大城市的一个外地人,还跨过了三十岁,生活中却感到能接触到的人多数都更为年长。前后两份工作中大概都有七八成同事比我更大,平常办事等等遇到的则更常见四十来岁的人;反之比我年轻的人少数在办公室,更多的如果不是在学校就是在街上玩滑板。从数据来看,这个国家的年龄中位数至少也有41岁,这是不是一个好的或不好的信号,我也不太清楚,但我换了个社会,年龄增长了,却回到了年轻人的那部分,不得不说其实感觉还挺舒服。

也还是没啥用……即使把我的人生多挤出1/3也还是知道不了一切东西体会不到一切美

Show thread

“如果说科学语言和日常语言是一种指向他物的语言,那么文学语言就是对这一指向过程的疏离和陌生化,通过比喻、隐喻、象征、夸张、暗示等方式,使科学话言和目常语形言变形,从而强化了语言自身的物质可感性。由于人是通过语言来思考世界的,那么通过这种被陌生化的语言,世界也一下子变得陌生了确切地说,我们对世界的感知方式一下子变得陌生了,以一种新的方式来看待世界。”

Show thread

如果我们拒绝看重自认为重要的世界,如果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找不到任何对我们的笑声的反应,那么我们只剩下一个解决办法:把世界看成一个整体,使之变成我们游戏的对象,使之变成一个玩具。阿弗纳琉斯在游戏,而游戏在一个毫无意义的世界上是他惟一看重的东西。但是这游戏不使任何人喜笑颜开,他也知道这种情形。当他向生态学家陈述自己的计划时,并不是为了取悦他们。这是为了取悦自己。

Show thread

各得其所,一切都精心加工过、思索过、感受过,没有什么是随手拈来的。可是这尽善尽美超越了我们,超越了我们的记忆力、我们的注意力,连最聚精会神、心醉神迷的听众也只能从这部交响乐中领会到它所包含的百分之一的内容,而且在马勒看来最不重要的那百分之一!
这个显然非常正确的想法使他兴高采烈,而我却越来越惆怅:如果读者漏看我小说中的一个句子,他就无法理解我的小说;然而,哪个读者不漏看一行呢?我自己难道不是最爱整页整行漏看的人吗?
保罗继续说:“我不否认所有这些交响乐的完美。我仅仅否认这种完美的重要性。这些至善至美的交响乐只不过是些废物叠成的大教堂。人无法接受。这些交响乐与人格格不入。我们始终夸大它们的重要性。它们给了我们一种自卑感。欧洲使自身局限在五十部天才作品中,欧洲从来不理解这些作品。好好领会这种令人恼怒的不平等:几百万欧洲人在这代表欧洲一切的五十个名字前显得毫无意义!阶级不平等比起这种把有些人变成沙粒,而给另外一些人赋予存在感的形而上的不平等,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必须把马勒的交响乐分割成碎块,在做卫生纸的广告时用作音响效果。必须一劳永逸地摆脱对不朽者的恐惧。打倒一切《第九交响乐》和一切《浮士德》的狂妄自大的权威!”
他为自己的讲话所陶醉,站起身来,手中高擎酒杯:“我想同你们一起为一个时代的结束而干杯!”

Show thread

啊我突然体会到了意识流的妙处……妙就妙在文字的意识流和读者思维的意识流合流的时候,而读时想的可以和作者写下时想到毫不相干,但这并不妨碍通感,可能这就是人类的奇妙和理性的局限吧…
还是说回那句“艺术就伟大在用粗糙直击灵魂”,任何精确的事物都不可避免地牺牲了某种美感。

Show thread

本穷人学雅思专门找盗版名师网课自己听,发现听几十分钟就可以知道和老师的观念和气场合不合诶。我就非常喜欢那种精准切题、方法明确、思路清晰但是态度踏踏实实真诚可靠的(而不是某些人疯魔了一样追求应试奇淫巧技)。甚至包括玩笑段子也是……有些人讲得又好笑又有水平有些人就讲得很无聊又恶心。
还有其实我特别感谢这种……可能是没钱没渠道没环境的学生能接触到的最好的应试教育资源(名校慕课大概不属于应试范围)。我高中就是,一直数学偏科,150满分常年考不到一半那种,高三有意识后可能基本60%的时间都在学数学,最后高考数学出分也就是普通成绩,但起码算是补上了木桶最短的那块板才能读到现在的大学吧。当时就是在家自己听网课学思路和套路,在学校完全不听课就埋头刷题(我们学校高三不怎么管,自己学就好了),就那段时间听课+刷题我才弄明白了好多之前学了两年也完全不懂的东西(呃我高中数学老师是班主任也是我人生最恨老师之一)。我现在都感觉那个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因为上的是盗版…就也不算买过他课吧)的网课老师是我这辈子遇到过最好的数学老师……真的改变了我人生的那种。其实现在我已经不记得他名字了,但还是会回忆起他高效、精准、独到的解题思路和授课风格,甚至正经里还有点可爱的小口音。
就……又想感叹,人生其实真的很偶然。如果我没有发现这种方法,或者我随便点开的是一个我不喜欢的老师从此对网课失去兴趣,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如果我小学中学的数学老师就是这样,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还有那种“最后几个月才搞明白学了三年都没懂的东西”的感受,其实我没选理科,部分是因为高一完全没搞懂化学,但我现在一直不觉得这是“缺乏天赋”,可能就只是恰好一直没碰到启发入门的那个机会,然后跟不上就开始恶性循环,一年还没搞懂,分科之后直接把这条路封死了你再也不用懂也没机会懂了,所以上面那条会对文理分科很怨念,我很喜欢现在的文科但并不想被剥夺了解理科的机会。(不过可能我以后有空想起来会看看高中化学网课也说不定呢¯\_(ツ)_/¯

:0090: 今天看到还挺有趣douban.com/note/812863806/?dt_
反正忽视一些职业也不代表他们就不存在了,社会有需要就总会有人做。所以归根到底还是,中国里其实也有很多价值观和人生……但老大哥只允许你看到听到一种?
m.cmx.im/@Gnpink/1065396921008

Show thread

:aru_0120: 一天过去回来看看,评论大家总结了中国人三条人生终极之路“考博找教职”“考公进体制”“转码学cs”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