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当然。没必要固执于眼前的小共同体。更多其他的”我和你“、更多其他的”大家“、更多大的共同体一定存在。」 呜呜呜呜把这句话送给每位与现处环境格格不入的朋友作为提早的新年祝福 

哲人:如果按照字面意思把阿德勒所说的”共同体“概念想象成实际的宇宙或非生物的话,那就会很难理解。当前我们可以理解成共同体范围”无限大哲人:例如,有人一旦退休便立即没了精神。被从公司这个共同体中分离出来,失去了头衔、失去了名片,成了无名的”平凡人“,也就是变得普通了,有人接受不了这一变化就会一下子衰老。
但是,这只不过是从公司这个小的共同体中被分离出来而己,任何人都还属于别的共同体。因为,无论怎样,我们的一切都属于地球这个共同体,属于宇宙这个共同体。

哲人:的确、宇宙很难立刻想象出来。但是,希望你不要只拘泥于眼前的共同体,而要意识到自己还属于别的共同体,属于更大的共同体,例如国家或地域社会等,而且在哪里都可以作出某些贡献。
青年:先生您正逃避在抽象论中。现在的重点问题是”可以在这里“这样的归属感。而在归属感这一义上,也多为能够看得见的共同体。这一点您承认吧例如,在拿”公司“这个共同体和”地球“这个共同体相比较的时候,”我是这个公司的一员“这种归属感会更强。用先生的话说就是,人际关系的距离和深度完全不一样。我们在寻求归属感的时候,理所当然地会去关注更小的共同体。
哲人:你说得很深刻。那么,请你想一想,为什么我们应该意识到更多更大的共同体。
我还要重复一下,我们都属于多个共同体。属于家庭、属于学校、属于企业、属于地域社会、属于国家等。这一点你同意吧?
青年:同意。
哲人:那么,假设你是学生只看到”学校“这个共同体。也就是说,学校就是一切,我正因为有了学 校才是”我“,这之外的”我“根本不可能存在。但是,在这个共同体中自然也会遇到某些麻烦—一受欺负、交不到朋友、功课不好或者是根本无法适应学校这个系统。也就是,”我“有可能对于学校这个共同体不能产生”可以在这里“的归属感。青年:是的、是的。非常有可能。
哲人:这种时候,如果认为学校就是一切,那你就会没有任何归属感。然后就会逃避到更小的共同体,例如家庭之中,并且还会躲在里面不愿出去,有时候甚至会陷入家庭暴力等不良状况,想要通过这样做来获得某种归属感。
但是,在这里希望你能关注的是”还有更多别的共同体“,特别是”还有更大的共同体“
青年:什么意思呢?
哲人:在学校之外,还有更加广阔的世界。而且,我们都是那个世界的一员。如果学校中没有自己位置的话,还可以从学校”外面“找到别的位置,可以转学,甚至可以退学。一张退学申请就可以切断联系的共同体终归也就只是那种程度的联系。
如果了解了世界之大,就会明白自己在学校中所受的苦只不过是”杯中风暴“而己。只要跳出杯子,猛烈的风暴也会变成微风。
青年:您是说如果闭门不出就无法到杯子外边去?
哲人:闷在自己房间里就好比停留在杯子里躲在一个小小的避难所里一样。即使能够临时避雨,但暴风雨却不会停止。
青年:哎呀,道理上也许是如此。但是,跳到外面去很难。就连退学这种决断也没有那么容易。
哲人:是的,的确不简单。这里有需要记住的行动原则。当我们在人际关系中遇到困难或者看不到出口的时候,首先应该考虑的是”倾听更大共同体的声音“这一原则。
青年:更大共同体的声音?
哲人:如果是学校,那就不要用学校这个共同体的常识(共通感觉)来判断事物,而要遵从更大共同体的常识。
假设在你的学校教师是绝对的权力主导者,但那种权力或权威只是通用于学校这个小的共同体的一种常识,其他什么都不是。如果按照”人的社会“这个共同体来考虑的话,你和教师都是平等的”人“。如果被提出不合理的要求,那就可以正面拒绝。
青年:但是,与眼前的老师唱反调应该相当困难哲人:不,这也可以拿”我和你“的关系来进行说明,如果是因为你的反对就能崩塌的关系,那么这种关系从一开始就没有必要缔结,由自己主动舍弃也无所谓。活在害怕关系破裂的恐惧之中,那是为他人而活的一种不自由的生活方式。
青年:您是说既要拥有共同体的感觉,又要选择自由。
哲人:当然。没必要固执于眼前的小共同体。更多其他的”我和你“、更多其他的”大家“、更多大的共同体一定存在。

Show thread
Pinned post

「即便是那些既非领袖又非英雄的人,也必须使自己具有一颗强韧的心,以便能够承受自己全部希望的破灭。他们现在必须做到这一点,不然的话,他们甚至连今天可能做到的事也做不成。一个人得确信,即使这个世界在他看来愚陋不堪,根本不值得他为之献身,他仍能无悔无怨;尽管面对这样的局面,他仍能够说:“等着瞧吧!“」

⬇️ 哇又发现一个可以让我惊呼“这就是我想要的人生”的。 摘录一点(喂你又要全文摘录了是吧) 

- Prot 于上个月获得由 FSF 颁布的“杰出新自由软件贡献者”奖项,正如颁奖词中所述:自 2019 年以来,这位哲学家通过他的博客文章、会议演讲、直播视频和代码贡献成为 GNU Emacs 社区的中流砥柱。
一方面,与大多数技术人有所不同的是,Prot 并非技术背景出身,并且是近几年才开始接触编程。另一方面,Prot 大多数时间都花在哲学上,时常探索、思考和制作哲学方面的内容,有时“将编程和哲学相结合”,但绝非言之无物。
在笔者看来,Prot 是个不随大流的人,追寻“忠于自我”的生活。他隐居,不用社交媒体,也不用智能手机。用当下流行的话说,Prot 称得上是真正“反内卷”的存在。在本次采访中,Prot 与我们聊了他接触编程的契机、坚持使用 Emacs 的原因、对自由软件的理解、忠于自我的哲学和其隐居生活等多个话题。

- 相反,我倒觉得 Emacs 相当超前。看看这个技术世界的现状,大家已经习惯了充当技术即商品的被动消费者。我们下载的净是些自己无法控制的应用程序,只能按开发者的既定意图来使用,并且根据服务商的提示放弃了自己的隐私跟自由。大家也习惯了不纠结这些问题,甚至将其视为“新常态”。
直到你意识到,技术本身不是商品。技术是一种资源,可以直接被应用的知识。技术应该是我们用来改善生活的工具,就如同锤子或者螺丝刀。它们存在的意义,绝不是帮助某些软件开发商“远程控制”我们的计算人生(computing life),也绝不是为了维持一种榨取式的政治 - 经济秩序。
总有一天,我们会认识到主导计算的重要性。我们的数据、我们的程序,都应该再次由我们所主导。这种认识无论是对全人类、还是对整个地球都是好事,将会帮助我们消灭当前那些机构的浪费行为。

- 我的建议不光关于编程、也关于生活。希望大家别养成投机取巧的习惯,不要以牺牲长远的灵活空间为代价而追求眼前的便利。学会专注于给定的事务,努力向前、一路推进。这样的态度,能让我们成为更好的人。
Emacs 已经是款很周到的工具了,只是需要我们付出一点努力去感受它的无穷潜力。我们在日常生活中也会遇到类似的情况,包括学一样乐器、练习一门外语、坚持体育锻炼等等……这些都要求我们付出必要的努力,并在过程中摸索出真正适合自己的方法。

- Emacs 就是我的爱好,这个已经有过详细介绍。我的另一个爱好是远足,我特别喜欢探索周遭的大自然。爬山、穿越森林,找到新的绝景观赏地点。户外活动让我保持着身体健康,也为我带来高效完成工作的充沛精力。总有人说自己度过了“糟糕的一天”,我从来没这种感觉。
所有的日子都是对生活的庆祝。

- 从 2011 年开始,我一直在自己的网站上发表文章。作为作家,我还是挺高产的。让我坚持的动力应该是内心的表达欲吧,当然也有其他一些次要动机,比如帮助他人。但如果没有这种内生的思考、反思与表达需求,其他动机肯定没法让我坚持这么久。
你肯定会好奇,为什么不自己想想就算了。我愿意公开,就是想表明我不怕让别人审视和评论我的观点,也不需要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多完美。我之前也提到过,社交媒体应该传递真实的话题、连接真实的个体,而不是一个个虚假的化身。所以我写文章也是一样,如果有错,欢迎大家指摘出来;如果我的观点不完善,读者也能及时发现。没什么可遮掩的,畅所欲言就好。
其实我在哲学探索方面也是同样的心态。我不在乎什么纯粹理性,我更关注物质本身。如果读者们觉得我言之有物,那就单纯是因为我说的话里有那么点价值。吸引他们的不是空话套话,也不是什么大师、教授的头衔。我没有这些头衔,我只是个普通的发言者。
如果有人质问我“你以为自己是谁,敢在这里说三道四?”那我会愉快地回答,“我是 Protesilaos,欢迎来到这里。”
至于视频,其实是写作之外的一种延续。我想要一种真正的口头表达途径,用它来帮助自己练习语言技能。口语和写作之间有个重要的区别,就是前者始终要求简练而清晰。在写作中,我们可以使用更长的句子来描述某种复杂的关系,但在讲话中,我们就得尽量让句子简化一些。要想顺利完成思想的交流,必须得弄清这两者间的区别。

- 从人文学科中,我意识到背景的重要意义。例如,如果不了解历史背景,我们该如何理解当前欧洲大陆所上演的种种冲突?
我们必须始终从宏观出发,尽可能融入更多的跨学科见解,这样才能更深入地理解现象背后的本质。人文学科这个名称本身,就暗示其对于人类状况的深邃观察。这一点对于技术、特别是自由软件也是至关重要,因为所有这些发明或者应用都离不开人的视角,而它们又会反过来对我们的人际关系产生深远影响。
我在网上经常看到“让我们远离政治”之类的说法。我明白他们的意思,但脱离政治本身其实就是一种脱离客观性的体现。软件是人类的造物,它的结构体现出了人类的价值观、信念与假设。但这一切既根深蒂固、却又若隐若现,所以让我们时常产生一种自己的思想产品具备无可置疑的客观性的幻觉。然而偏见、或者说隐含的观点是存在的,我一直都发现这些观点,而选取的方法就是维护自己的 Emacs 功能包。
一旦我们意识到软件是人的造物,就不会指望软件具有绝对中立的价值主张。所以我们要尝试拨云见日、还软件以本来面目:我们正如何影响软件,而软件又在如何影响我们。软件开发不该是所谓“极客”或者“书呆子”的小圈子狂欢,它影响着每一个人,理应像空气质量那样得到每个人的重视。
我们的资源是有限的,所以不能把一切都掺杂进来讨论。自由软件有着明确的政治野心,而这种野心的直接体现就是版权与相关问题。所以我们就从这里出发、就关注这个问题,其他目标虽然也重要、甚至更重要,但暂时不在我们的讨论范畴之内。
人文学科鼓励我们提升格局,辨别事物之间的联系。试想一下,臃肿的网站和糟糕的程序编码实践是不是在浪费我们的宝贵资源,这种浪费是不是对环境的变相破坏。所以在讨论软件自由时,我们其实也在讨论我们身处的世界。

- 我的意思是,我是在把关于编程的实用见解、跟对生活乃至整个世界的抽象思考结合起来。换言之,我觉得自己不是那种消极意义上的极客或者书呆子,因为我不会沉迷于某个特定的技术议题、而忽略掉其所处的广泛背景。我的兴趣,一直是在不同学科之间描绘彼此的联系。
另一方面,这句话也是想说明我是怎么处理一般性的知识问题。我认为,由各个特定研究领域催生出的精英最终会造成负面的远期影响。每当我们试图在什么是合适、什么是不合适之间划出清晰明确的边界,试图言之凿凿地划定哪些是正统立场、哪些是异端邪说,那么最终总会把这样或者那样的价值判断引入技术设计。但这种非此即彼本身才是大问题,就像大家熟悉的畜牧业,单一养殖总会带来大麻烦、混合养殖才是抵御风险并保证可持续性的正道。[[跨学科思想]] [[道德相对主义]]
我是想强调别被所谓的专业边界给限定住,因为这些边界根本不存在。我展示了人文学科出身的人也可以在软件社区中占有一席之地,哲学家们也可以投身于实践,比如编写程序等等。另一方面,技术型的程序员们一旦能在机器之外思考周遭的世界,也会有更好的发展。

- 我现在住在塞浦路斯的特罗多斯山脉,这里相当安静平和。我想来这,是因为我觉得之前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的城市生活方式缺乏智慧。在职业道路上,我们走得越远、越会发现所承担的义务和期望已经跟自己没什么关系了。每个人都成了某些宏观设计、或者说“大棋”中的一子。这样耗得愈久,能够表达真实自我的机会就愈少,就像是整个人被困在了某种角色扮演游戏当中。我们试图成为的是那种能满足期望、承担义务、厘清职责的人,但却不是自己。这是一条无从妥协的道路,要么变成“别人”、要么改变方向。迫于自己内心的声音,我不得不选择了后者。
而这种关注点的转变正恰好赶上我对哲学燃起探索的兴趣。别看我学了那么多年,但之前我从来没以哲学家的身份认真做过研究。之前的思考往往支离破碎、不成体系,但现在的我已经 33 岁了,我打算从头开始、一步步探索。现在看来,在学校里学哲学的我已经不再是我,而是某种社会文化意义上的“化身”——当时的我根本无法判断自己的行为在多大程度上受到了潜移默化的规则影响、制约与导引。
为了发掘自我,我决定从之前的泡影中挣脱出来,也意识到所谓的舒适区不过是一种建立在既有断言之上的幻觉。自我印象是个不断塑造的过程,随着我们更多地了解这个世界、体验不同的关系并反思他人对我们的影响,自我印象也会随之变化。而摆脱对于职业规划的那种虚假安全感之后,我才真正打开了创造自我、重塑自我的可能性。
如今我处于宁静的状态,不再受困于他人评价、邻居们的议论或者跟同龄人经济实力的比较。而之前,我一直在被迫追求这些表象、却忽略了自我的本质。
群山给我的馈赠远远不止美景那么简单。它体现的是我的信念,即万事万物皆相互关联。没有健康的身体,我们就不可能有健康的头脑——二者没有高下之分,而是同一系统中的不同部分,区别只是我们采用不同的词汇去描述分析结构。它们不可能脱离彼此而存在,所以在一个压力巨大、倦怠四起且毫无关怀可言的环境下,健康也就无从谈起。山不只是个物理存在,它代表一种意象,一种不涉及人为目标的生活。在这里,我可以坦然接受自己的平淡,正如宇宙中的所有存在一样。

关卌 boosted

隐居、反内卷,不意味着躺平|专访2021年度“杰出新自由软件贡献者”奖得主

mp.weixin.qq.com/s/VfclpaYjCH8
archive.ph/2kNTL
cf-ipfs.com/ipfs/bafybeiclgneh

同时也是一篇 Emacs 的推广文(笑)。

#备忘 #安利

一方面:美国人也只被困在英语世界里,我们好歹从小开始学外语
另一方面感叹:果然能自信地用且只用母语横行全世界,已经是一种特权了……

Show thread

大家好,这页叫:怎么用一页概括恶魔奶爸一本书的内容(

Show thread
关卌 boosted

今天上课知道了一个以前我确实不知道的事(虽然甚至也不是很久远的事),感觉可以解释得通了。
96年中国经济软着陆,意思就是不管怎么样,反正是要“着陆”了,要牺牲一些人了,于是97年国企下岗潮,原因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才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生产力飞速提高但是购买力只是缓步上升跟不上生产力,结果就是卖不出去东西,国企开不出工资,只能裁退工人。
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把学生放入就业市场,就业市场没有工作给他们,所以90年代末中国大学开始扩招,相当于让大学充当了青壮年进入劳动市场的一个缓冲地带, 直到最近才开始缩减(提倡职业教育、缩减一流学校指标、高考考研越来越难)。
ps:但是中国想要继续靠科技富国,不可能完全放弃大学代表的“精英教育”,这就是所谓“985、211”的起源。

Show thread

虽然我非常好奇这个最后一句的原文是什么……居然可以这样翻译

Show thread
关卌 boosted

又到了一年一度高校男性集体性骚扰节。今年女生的反抗横幅更加让我觉得男女关注点的不同已经拉开了代际差距。有的人在向女的发情,有的女的在关心被锁着的女性。

今天上课知道了一个以前我确实不知道的事(虽然甚至也不是很久远的事),感觉可以解释得通了。
96年中国经济软着陆,意思就是不管怎么样,反正是要“着陆”了,要牺牲一些人了,于是97年国企下岗潮,原因是改革开放后中国才真正意义上的第二次工业革命,生产力飞速提高但是购买力只是缓步上升跟不上生产力,结果就是卖不出去东西,国企开不出工资,只能裁退工人。
在这种情况下,不能把学生放入就业市场,就业市场没有工作给他们,所以90年代末中国大学开始扩招,相当于让大学充当了青壮年进入劳动市场的一个缓冲地带, 直到最近才开始缩减(提倡职业教育、缩减一流学校指标、高考考研越来越难)。
ps:但是中国想要继续靠科技富国,不可能完全放弃大学代表的“精英教育”,这就是所谓“985、211”的起源。

Show thread

:blobcatthink: 其实我并不清楚六四天安门事件发生的导火索和根本原因

Show thread

啧啧……我觉得中国不久的将来如果经济开始疲软(最糟糕的情况是经济危机/楼市崩盘),几乎必然导致内乱啊(现在的强权高压锅和愚民大字报都是表面的手段,本质还是经济发展消融了大部分矛盾

Show thread
关卌 boosted

#长毛象安利大会

推荐一个PPT苦手的福音,只需要打字就行 :ablobcool:

Slidesgo,模板很全,搜主题就行,非会员一个月10个模板对学生蛮够的,免费的挺多了不充会员可以活😎😎 不过是外网得翻出去要Google的邮箱 :blob_anguished:

放几个例图

突然又意识到了一个有点shocking的东西
我雅思口语课听的是tara的,
我总体上还是很喜欢她的教学和她的人的,但是还是可以听出她话语中透露出的、无法避免的privilege,比如她说她南京出生、北京长大、武大毕业、去英国留过学、全世界到处跑啥的(另一个让我不适的点是男女二分)。但她也会说之前的人生都是她爸妈给她安排好的,她24-28岁这段时期经常会非常抑郁,她一直很喜欢英语而且觉得自己很有语言天赋(不只是学习外语 包括喜欢各种模仿方言和和人沟通),做了好几年工程师才下定决心勇敢裸辞(家人和同事都很震惊),现在快乐英语口语老师,在加拿大生活了几年后来搬到她老公家乡西班牙了。

不过我今天刚刚看到她写的这篇语料才意识到……她大学专业学的是computer science啊……

其实我最开始码这嘟的初衷是感叹“我靠人家学了cs但是并没有出国找程序的工作而是在当自己喜欢的雅思口语老师耶”所以大家面对现在铺天盖地的转码呼声也不用过于焦虑过于窄化人生道路,但我现在打完更反思的是在一个健全(可以听出/从她性格感受出她父母很宠爱她 她家把她养得很好……)且中产的家庭成长是不是本身容错率就很高 :8111:

Show thread

⬇️哇想刻章的手又痒了起来

关卌 boosted

:8111: 草莓县直接宕机了?担心……

⬇️笑死 想看看什么时候能总结出一系列毛象中文梗
我记得的:忙人摸象

突然翻到一段之前存的评价汪精卫的摘录
「然而,这种得自于道德和“风烈”的政治地位,并不能证明或赋予汪更多的政治智慧和实际的政治能力。事实上,在很多重大政治问题面前,汪往往缺乏前思后想、妥善周全的能力,而常常表示出一死了之的决心。
年轻的革命党人,虽然有充沛的救国热忱,却缺乏实际的政治能力。其唯一可以依赖的政治资本,就是在革命过程中表现出来的理想、光明、忘我的志向和热情,以及在此基础上形成的道德感召力。民国建立之后,晚清延续而来的官僚政治依旧,腐败社会依旧,在内忧外患的局面下,此辈毫无政治经验的革命党人若投身政治,不仅不能有所作为,反而会误国误身。
事实上,到1939年11月《 日支新关系调整要纲》出台时,任何“和运”中人都已明白“和平”的虚伪和日本灭亡中国的野心,策划“和运”的两个核心人物——高宗武、陶希圣,就在此时悬崖勒马,逃到香港,在《 大公报》上全文刊出《 中日新关系调整要纲 》及《 附件 》,揭露汪日谈判和签订密约的经过及条款内容。而汪又怎么会不明白呢?据说他在签署《 要纲 》时潸然泪下,说:“他们要我签,我就签罢。中国不是我们几个人卖得了的。”陶希圣说:“好比喝毒酒。我喝了一口,发现是毒药,死了一半,不喝了。汪发现是毒药,索性喝下去。”
“喝毒酒”的隐喻,形象地表现了汪的性格,他在行动中常带着一种近于妄想的偏执与自信,相信自己能够挽救时势。只要认定某种政治主张,便不计后果付诸行动。
革命对于汪,曾经是成就生命意义的媒介,最终却变成权力斗争的手段;政治对于汪,曾经是一个救国的梦想,最终却使其走向叛国的下场。
对于他早年投身政治的救国动机,我们是可以不怀疑的。但是,汪虽有投身政治的热忱,其胸襟、器识、性情与人格,却不足以在危难重重的现代中国担当起政治的责任。他能够登上中国高层政治的舞台,很大程度上源于早年的“烈士精神”所积累的政治资本。然而这种“道德资本”并不代表实际的政治能力。当他真正投入到以实力相较量的政治斗争中的时候,其阶级本性与性格中的种种弱点就充分表现出来,使他在翻云覆雨的局势变幻中,不能始终把持自我和辨识方向,最终被权力所扭曲,被历史所抛弃。」

Show thread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