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室友是老外,看不懂中文。有次家里零食柜啥都没了,只剩下几包卫龙麻辣小鱼。她于是拆了一包,尝了一口,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等晚上我回家向我控诉,你怎么会买那玩意儿,辣得我眼泪都流出来了!后来她吸取教训,再也不吃我白底红色包装的同系列中国产品了。

我是一个偶尔买零食但非常非常偶尔自己才吃一点零食的人。比如一包正常大小的薯片,我可能可以吃上一个多月。一小盒的冰淇淋,在冰箱可以放三个月到半年。更不要说,很多看尝新买的零食,其实我经常都不爱吃。
高中时候我姐给我买的明治杏仁巧克力,我自己没吃几颗,坐我后排的闺蜜就把它扫荡一空了。
后来在韩国超市买的抹茶味的好丽友派,我只吃了一个,剩下的一直存到男友假期过来当早餐全部消耗光。
我喂的最多也是最熟练的是我室友,她作息不定,中下午被饿醒,看柜子、冰箱里有啥就吃啥。于是我那些吃不完或者不爱吃的零食,都默默地进了她肚子。
我超感谢帮我清扫零食的小伙伴们。没有ta们,我还是时不时要浪费零食,把过期或者实在不爱吃的塞进垃圾箱。
自从疫情后室友回国,男友又不能飞过来,我的冰箱和零食柜就多了好多扔也不是、吃又不想的产品,非常惆怅。

爹味不分男女。以金针菇嘲笑一些男性的disability,在我看来爹味十足。

我们县大农村。统计出来上个礼拜平均每天因新冠死9个人。一种要完的节奏…

Sociology's Race Problem。 aeon这个文章是一个黑人社会学教授讲述她所认为的近十年左右的社会学的黑人研究的问题。一方面,她认为以白人研究者为主体、以某种既定的共识作为主旨,不断补充新的个体材料进去的黑人社会学研究是很成问题的——白人社会学研究者是以一种主体的眼光审视作为客体的黑人群体,并且只喜欢揭露所谓的由于种族问题而引起的结构性的不幸,但忽略了黑人群体本身的多元化和生活世界的多样性。她说很多黑人社会学研究看着很像是poverty porn。我认为这方面她的批评似乎是很有道理的。但另外一方面,她一直在强调要更新黑人社会学研究的方法之类的,这部分我到最后也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唯一可能有感的是,她认为黑人社会学家本身以一种同时作为客体(被研究群体中的一员)和作为主体(研究者),可能会给黑人社会学研究带来新的更可靠的叙事。但我不觉得这是一个什么更新的社会学方法,最多也只能算是一个非常模糊的倡议吧。我觉得这部分是没啥大的意思。对blm有关注的人,这文章还是值得一看的。aeon.co/essays/urban-ethnograp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