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ned post

不要把我当成观察对象,不要把我的生活当成观察内容,【不要观察我】。

Pinned post

在昵称上加了“我最最可爱”,有点胆战心惊地开始培养自信 :0b16:

Pinned post
Pinned post

试图用一首《词不达意》来表达我对象友们的感情 :ablobcatheartsqueeze:

“我的弟兄姊妹,最重要的是不可起誓,不可指着天起誓,也不可指着地起誓,不可指着任何东西起誓。你们说话,是就说是,不是就说不是,免得你们受审判。”
雅各书 5:12 CCB

我猛然想起总统和有的大法官就职用圣经宣誓
之前没想起有什么不对 现在想起来 太魔幻了

讲话最后,拜登呼吁示威者保持克制,称暴力示威永远是不可接受的。

😅😅😅克制,克制,克你全家的制

Show thread

反堕胎运动的真正逻辑是:他们不是为了保护生命,而是为了控制女性,为了强化一个普遍存在的社会期望,那就是,女人要为指定的男人‘提供’孩子。
——凯特·曼恩《应得的权利:男性特权如何伤害女性​》

乌衣 :ablobcatcry: :ablobcatcry:
8个月! 最重要的是,这么久以来, 她受了多少折磨?那些畜生怎么虐待她的?不让睡觉、不让吃饭,还有可怕的强奸和其他酷刑。如果真的发生了这些,又怎么会有人知晓和报道呢……她出来后还能像以前一样生活吗……
我的老师曾经为被所谓扫黑除恶打击的,无辜的一群村民辩护,被抓进去3天,仅仅3天,她上课回忆起都哭了。

如果有人还不知道远鉴字幕组「前科」,我可以告诉大家,远鉴字幕组是靠抄袭多家别的字幕组发家,远鉴字幕组翻译校队能力堪忧,频频出现翻译错误,有网友专业指出远鉴字幕组翻译错误之后,远鉴字幕组表示「检查一遍顶天了」,甚至有翻译大佬说了远鉴字幕组校队还是要认真做,不要犯低级错误,但远鉴字幕组表示「你行你上啊」,远鉴字幕组还买水军波脏水给别的字幕组,重点来了,远鉴字幕组的骨干成员有过偷拍女性的犯罪事实,他亲口承认,但他理直气壮表示「偷拍这件事情,的确是有。但偷拍的范围局限在公共场合下的拍摄,本人并没有进入女厕所或者其他私密场所进行拍摄,也没有拍摄过女性的敏感部位(比如下体,裸胸,裸体等)。所以这些拍摄都是在公共场合下进行的。」

这样一个品行极差,专业能力堪忧,前科累累的字幕组,我都不知道远鉴字幕组有什么样脸面支撑着它活下去。
zhihu.com/question/305968135

感觉发视频没人看 又四图了就发发
但其实视频才是精髓啊~我家崽每天和她的好朋友黑柴玩得可欢乐可有精气神了 谁看了都会开心的~

Show thread

分享一张好图。以后有人说男女已经很平等了就发给他。

米米亚娜:「这一次我不想再问女权主义者还能做什么,我想向进步男性们提出要求。文明的防线已经落到了每一个个体身上」。喜欢她这个「文明的防线」的表达。  

[摘录]

「我看到身边很多女权主义者在表达对男性的愤怒,认为不要再 “指望” 和男性沟通、不要继续承担徒劳的诠释性劳动。其中也不乏将男性非人化的话语,比如指责对方是天生暴力、兽性、缺乏共情的,和女性不一样的 “物种”。类似于 “男人都是潜在的强奸犯”、“男人就是这样” 的说法和思想,是应该下意识警惕的。

我不是觉得不应该骂他们,而是说不应该把男性的行为视为一种内生的、本质的、不可移的 “本性”,从而免除他们每个个体的社会责任 —— 这正是父权制在干的事。“有毒的男性气质” 既然是被社会构建的,就能够被社会改变。男性是性别暴力的责任主体,无论是以直接参与,间接纵容,还是以无视、回避、否认、为其辩护等与暴力共谋的方式,都应该成为问责的主体。这种属于 “人” 的责任不容推卸,哪怕推卸给父权制、推卸给公权力也不行。」

「我们看到,在这个丢下了法治建设、毁坏了公民社会的国家里,理性已经无力主导公共事件的议程。受害者没有救济渠道,只能通过网络爆料引发群情激愤、谣言四起、官方出手一锤定音、严打严管,并且一定伴随着对维权方的捂嘴和维稳来平息个案。这种民粹和威权互动的模式维持着暴力运作的链条,永远酝酿着下一个重演的悲剧。」

「曾几何时,女权行动者们通过各种社会活动去推动政策和法律的改善,如今这样的土壤早已不复存在。我想说的是,愤怒的情绪依然重要,但是在为女性提供解放方案的目标上,女权主义者的话语若是变成不真诚的、言不由衷的、脱离现实的 “正义实践”,甚至精神上陷入了自欺欺人、自暴自弃的绝境里,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这一次我不想再问女权主义者还能做什么,我想向更多的 “进步男性” 们提出要求: 能够看到更多男性在这类事件里发声是重要的,因为男性的反思会为男性树立榜样,男性的声音可以到达女权主义之外的圈层。请你们在自己的社交圈和舆论圈里谴责暴力,拒绝成为暴力的共谋;也公正地对待身边的女性,主动询问和倾听她们的经验,在自己的社群里推动对性别议题的共识。在舆论场上,学习和了解女权主义的具体内容,和志同道合的女权主义者在公共事件里互相声援,而不是互相拆台、互相竞争、互相取消。」

「当你们比其他人更能认知这个体制的崩坏,就应该明白文明的防线已经落到了每一个个体身上。那么请这些占据着性别、阶级和知识等多重特权的人背负起抵抗的道德义务,而非把寻找出路的劳动永远留给女权主义者,把两难境地永远留给承受着暴力代价的群体」

matters.news/@Nikko/296989-%E6

Show thread

丹东警方发布通报说两父女阻碍警务、袭警,实际是女子和其父亲有社区证明有核酸想去看病,因为黄码被警察拦下,争执之后女子准备上车离开,警察站在车门口拦住她“我现在不让你走“并把她推到在地,70岁的父亲看到立刻打了警察一巴掌,警察立刻躺地上了,喊着“录上了录上了”才爬起来。回头通报和新闻通稿都说女子父亲袭警被采取强制刑事措施。

这次还有录像放出来,看了下转评区,没有一个人同情警察。

除此之外,这几天还有一位友邻的反馈,也让我感到心情复杂。而且能感到还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犹豫了两天还是觉得应该讲一讲。(长篇信仰冒犯及创伤预警) 

一位多年前认识的出家人友邻给我留言,语句间谈到希望我多谈谈在佛门中同样存在的对女性的歧视和精神控制、性虐待,甚至还暗示了之前龙泉寺方丈(佛教协会会学会长学诚)等人对女尼洗脑和诱奸的事件,实际至今没有休止。然而更多的情况她不敢公开讲。
我豆邮回复,表达了对这件事还没结束的震惊,也认为该更进一步把真相告知公众。然而她回应的意思仍然是“严重到我们不敢说”“居士们对实际情况都不了解”。
这次交流唤醒了我和另一位佛教徒朋友交流的回忆,其实也就是在三四个月前。她是我大学时代就认识的朋友,为人单纯率性,一直学业优异,对学术也非常执着,是我最欣赏的朋友之一。在认识的所有人中,她也曾是我认为最可能在学术领域有所成就的一位,每次和她交流都有极大的收获。
但大概去年开始,她的朋友圈一下子就被各种佛教相关的宣传占据了,有一些是佛学课程,也有一些是公众号的文章,更新频率高到平均每天三四条,少时也一定每天至少发一次。
我没敢问,起初猜测可能是一时的热情。她对佛学有兴趣我一直知道,我也有,以前还讨论过,我完全能想象她亲近佛教是多么自然而然。可是当我去看她分享的内容,再对比以往和其他居士、出家人朋友打交道的经验,又确实感到了担忧——因为她发的佛法课程和文章,几乎全部来自于同一个团体同一个讲师,而分享时说的话,也越来越明显像是推销课程和照搬文章中的语句。同时所有与此无关的信息都消失了,没有生活、学术,不再谈以前关注的书,更别说参与社会事件的讨论。这和我认识的其他值得尊重的佛教徒不太一样。
也就是说,我这位朋友的个性完全看不出来了,变得像一个安利机器人——只不过这个机器人卖的不是东西,也不是什么投资机会,而是单独某一个“法师”及其团体的所谓“课程”和活动。我去年甚至怀疑是不是她被盗号了,可是看到她的豆瓣同时也出现了这类分享,我知道盗号的概率不高。
直到不久前她主动找我聊天,我赶紧控制有些激动的情绪,试探询问她生活的情况,然而除了很客套地说“已经回国了”“很好”,就再问不出其他,倒是她很关心地问了我现在的状态。我本想慢慢展开,让她多讲讲自己,但随后她很快又转回到了给我“推荐课程”的话题上。我的心就有点儿凉,但也没正面拒绝,只是顺着这个话题,继续尝试像以前那样和她就佛学理论做一些讨论——我甚至还有一个心思是看看对方能否进行这样的讨论,以便确定她仍然是她,而非冒名顶替者。
然而讨论没有进行多久,虽然不是太顺畅,可也够我知道这个人的确是她了。所以当后来的交流一次次被她拉向“你去看看课程视频吧”,我一边应着说“好”,一边非常悲哀地意识到:我要失去这个好朋友了,而且还是以我从未想过的最最悲哀的方式失去她……
后来一段时间,她继续给我转发那个法师的课程,我顺便又试过两次和她讨论佛学问题。但结果最后都不过是她说“我能有什么观点呢?我太无知了,所有的知识都在佛法之中。你去看课程吧”。此外就是一遍一遍复制那个法师的话或者公众号文章里的句子给我。
我的朋友被洗脑了,很明显,这应该没有头脑比较清楚的人还会看不出来。我不可能不担心她真实的处境,作为一个曾经和我一样热心女性权益问题,性格自我更独立有主见,甚至身体都非常强健也有很开阔视野的女性,她怎么会被变成这样的呢?到底她经历了什么?她是怎么被变成不敢和我说到自己生活细节的?为什么不仅不再谈论佛教之外的话题、书籍,甚至连与那个法师无关的佛学理论都明显在回避?看上去她跟着那个团队去一些地方“修行”(其实也是付费旅行),那么她如今又是在做什么工作呢?甚至还有,她的同学导师是如何看待的,他们会怎么想,为什么他们也没办法帮她恢复清醒?
我当时就也有想到龙泉寺方丈学诚事件,真的好害怕和担心,于是跑去网上搜了那个她跟从的法师的信息。但能找到的大部分都是课程和活动,只有一个论坛里冷清的版面下,有一条触目惊心的留言:“XX法师是邪师。但是被他控制的人太多了,他们势力太大,我不敢说出来,实在是不敢……”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对佛学理论有兴趣也纯粹是因为其中的哲学精神,何况原始佛教事实上也仅是一种观看和解释世界的方式,内核就是无神论的。也是这样的原因,我在有机会认识一些出家人和居士时,都和他们有稍多的相处交流。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都给我非常好的印象。然而不得不承认,佛教界内部似乎是存在着一些非常可怕的邪教势力团体的,佛教变成了他们发展下线的诱饵,而一旦被吊上钩,他们就有极大的力量控制住受害者,牢牢捂住Ta们的嘴,把Ta们完全变成傀儡、祭品、玩物不说,还会同时胁迫其他佛教界可能知情的人不敢说出去,于是外界几乎是完全无知的。就算像学诚事件这样,终于有了几个出家人宁死不屈的揭发,最后居然仍然能被大事化了,迅速被遗忘了……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记得龙泉寺方丈和他的同伙对女尼和居士们做了什么,不知道有多少人仍然想知道那些揭发他们的出家人如今是何处境,那些被他们性侵强奸诱奸的女性又都在哪里,过得怎么样。可是结合以上我能获得的这一点点信息,已经足够让我感到毛骨悚然了。尤其是意识到我的朋友可能在其中,仍然被控制着,而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就更加毛骨悚然……
很抱歉说了这么压抑可怕的事,这两天我虽然会想,但自己其实都有一种回避的心理,试图让自己把这变成“别人的选择我不该干涉”“信仰自由”,以便默许下来。然而我仍然非常不安。那另一位出家人朋友的“不敢说”,恰恰印证了我对朋友的担忧不是凭空而来的。
可是怎么办呢?怎么办…… 我到此刻仍然不知道。只是太难过了。我的朋友是和我们一样的人啊,是曾经可以并肩作战的女性,怎么她也会落入陷阱?那么我会不会?这世间到底有多少陷阱存在着,但人们却“不敢说”?

小人类,你很双标。我圆滚滚,你夸我可爱,你肉嘟嘟,你却抓耳挠腮。你明明也很可爱啊!
:dance_cool_doge: weibo.com/5622800353/LyV5b8vb9

以前分享过的《从奸淫幼女案观中国司法之恶》2047.one/t/12918
请您读一读吧,看中国特色吃女人体系的一角。残忍至极。触目惊心,没办法用言语形容我的愤怒和憎恨。

(另,作者是男性,他在结尾写:“但我同时认为,被压迫的男人都不应被同情,他们本该自己去争取权利,并承担这社会变革的责任。”
与此同时,在评论区就有傻屌嚷嚷:“摸一下和插一下不应该同罪吧”
您懂我的心情吗,我想毁灭世界)

中国的原创音乐剧就这种垃圾?
张桂梅校长还没死呢,就开始曲解她、污蔑她了!

等明天见到小黄,我一定告诉他我早就发现他有新的好朋友了,但是我不生他的气,因为好朋友有了新朋友是很正常的事情,这是汪汪常情,虽然小黄在我这里还是世界第一。
:dance_cool_doge: weibo.com/7394892032/LyE5LFAL6

Show older
驴肉火烧Mastodon

1. 驴肉火烧是一个开放的长毛象(Mastodon)实例,在法律允许的前提下保证言论自由。 2. 驴肉火烧的服务器位于德国,站长定居加拿大,站长保证不会主动泄露大家数据,但来自某些地区的象友请务必注意隐私保护。 3. 申请时会默认关注管理员,注册成功后可取消关注。 4. 请勿使用网易系邮箱或QQ邮箱注册,注册后14天内无任何操作(发嘟、换头像或关注)的账号将被删除。